小强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九章 玄麟
    轩辕破所说的情报,齐宁自然是一清二楚,却也不直言,问道:“可知道是何人假冒?”

    “卑职虽不能确定,但推断很可能是黑莲教的一位长老。”轩辕破道:“当年黑莲教内乱,玄阳太阴两名长老一死一逃,可是当年那次变故,却是大有蹊跷。”

    “大有蹊跷?”齐宁道:“轩辕校尉为何如此断定如今在朝雾岭的不是大宗师?”

    轩辕破道:“卑职此前无法肯定,虽然潜伏在这边,但黑莲教主很少露面,卑职废了好大的气力才摸清楚他的习性。本来卑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教主是假冒,不过......!”微微一顿,才道:“国公可知道就在几日前,黑莲教这边发生了极大的变故?”说到这里,瞧了黎西公一眼,他显然并不识得黎西公,眼中划过一丝狐疑。

    “你是说真正的黑莲教主回来了?”齐宁反问道。

    轩辕破并不感到意外,齐宁既然身在朝雾岭,虽然轩辕破一时闹不清楚其中到底是何缘故,但朝雾岭这边人心动乱,黑莲教主大开杀戒的消息已经传扬开去,齐宁若是不知反倒奇怪。

    “真正的黑莲教主回来,那么卑职在朝雾岭见到的那位教主,自然是假冒。”轩辕破道:“卑职怀疑假冒教主之人,很有可能就是黑莲教两位长老中的其中一位。虽然我们得到消息,玄阳逃离黑莲教,而太阴死在玄阳手中,但这两人的尸首从无人见到,江湖上装死装疯之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太阴到底是生是死,谁也无法确定。”

    齐宁暗想神侯府大师兄果然是非比寻常,问道:“你说已经摸清了那位假教主的习性,这又是怎么回事?”

    “也不能说是真正明白他的习性。”轩辕破解释道:“只是卑职发现在朝雾岭的一处山谷内,有一片茂密的竹林,但那片竹林十分古怪,里面大有玄机,布下了极为厉害的古阵法。”

    齐宁心下一紧,知道轩辕破所说的竹林必然就是迷花谷竹林。

    竹林之中暗藏古阵法,齐宁自然是很为清楚,当初花想容带人趁黑莲教无暇自顾之际,带人前往冰潭取宝,正是要穿过竹林,为此甚至带上了精通古阵法的绿袍老怪任阡陌破除阵法。

    那古阵法十分厉害,若是普通人进入其中,便会被困死在里面,根本无法从那竹林之中走出来。

    “卑职幼时得到神候恩待,也和他老人家学过一些阵法,但古阵法千变万化,稍有闪失,便要困死其中。”轩辕破神情肃然:“卑职发现那竹林有古阵法存在,猜想既然对方在竹林布阵,一旦穿过竹林,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往竹林去,一层层破除阵法。”

    轩辕破懂得古阵法,齐宁倒并不奇怪。

    轩辕破是西门无痕钦定的接班人,乃是下一任神侯府神候,西门无痕对轩辕破自然是寄于了厚望,为了让轩辕破能够有足够的实力继承神候之位,西门无痕自然会着力栽培轩辕破,传授他古阵法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齐宁自然不会忘记,当初西门无痕化身青铜将军到了冰潭,自然是先要穿过迷花谷,若是不精通古阵法,西门无痕绝无可能顺利抵达冰潭。

    “有一天夜里,卑职看见一名孩童进入了竹林之内,心中好奇。”轩辕破道:“那孩童看上去也就十多岁,但身上穿着极为奇怪的服饰,卑职在黑莲教潜伏多时,对黑莲教众的服饰已经十分了解,那孩童身上的衣饰与别人颇为相仿,但又大是不同,而且那孩童虽然年纪不大,但身法灵敏,如魅似鬼,卑职.....!”说到这里,轩辕破微微停顿了一下,才轻声道:“卑职判断,那孩童的武功修为只怕在卑职之上。”

    齐宁心下一凛,颇有些吃惊。

    轩辕破乃是神侯府大师兄,亦是神侯府内除了西门无痕之外的第一高手,此刻他坦言那孩童的武功比他还要高,着实让齐宁大感意外。

    “你又如何断定他武功比你高?”齐宁不解道:“你和他交过手?”

    轩辕破摇头道:“卑职若与他交手,定然会暴露身份,除非有绝对的把握击杀他,否则不能轻举妄动。但卑职从他的身法动作便判断他武功了得,事后查过他走过的地面,没有丝毫痕迹,亦可见那孩童的武功修为着实惊人,虽然没有交手,但卑职自问绝无他那般的身手。卑职不敢惊动,幸好他并未发现卑职,卑职记清楚他衣服的样式,后来找机会在黑莲教众的口中得知,那人所穿的服饰,竟是黑莲教主的样式。”

    齐宁吃惊道:“你是说,那.....那孩童是黑莲教主?”

    “敢在朝雾岭穿着教主的服饰,那绝不可能是普通人,否则若是被人发现,黑莲教教规森严,断不容他。”轩辕破道:“可是卑职也知道,黑莲教主是一位大宗师,年事已高,绝不可能是个孩童,而卑职所见的又分明是个孩童,所以.....!”叹了口气,苦笑道:“当时连卑职也是疑惑不解。”

    齐宁也觉得这事儿有些匪夷所思。

    他已经确信是阴无极假冒黑莲教主,可是阴无极何时又变成了孩童?

    又或者轩辕破当夜所见,根本不是阴无极。

    “后来如何?”

    “那人进了竹林,卑职就不敢进去了。”轩辕破道:“可是卑职又想弄清楚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所以就在竹林外等候。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三天,卑职寸步不离,足足守了三天。”

    齐宁心想神侯府的人都是经过严苛训练,轩辕破三天水米不进,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无法承受,但对轩辕破来说倒是足以支撑住。

    “三天之后的夜里,那人终于出来。”轩辕破低声道:“可是.....出来的却完全是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

    “进入竹林的是一个孩童,可是出来的却是一个身材瘦长的成年人。”轩辕破道:“如果不是前后两人的衣衫一模一样,卑职.....卑职都怀疑他们并非同一人。”

    齐宁皱眉道:“你是说,进去的孩童和出来的那人,乃是......同一人?”

    “那孩童进去时候身穿的衣衫十分宽大,并不合身。”轩辕破道:“可是出来的时候,那人的衣衫正好契合,披着一件灰色的大氅,而且.....那人脸上戴着一具纯黑色的面具.....!”

    齐宁脑中立时便想起当初与西门无痕在冰潭边上对决的阴无极,两大高手对决,齐宁那次自然是看得异常仔细,对阴无极当时的衣饰却也是记忆犹新。

    那一日西门无痕戴着青铜面具,而阴无极恰恰也是戴了一具纯黑色的面具,而且齐宁记得清楚,阴无极当时正是披着一件灰色的大氅。

    齐宁相信轩辕破看见从竹林出来的那人应该就是当初与西门无痕交手的阴无极,可是一名孩童进去,怎地会变成阴无极出来?

    那孩童又是谁?

    “一个孩童和一个成年人的外形完全不同。”齐宁道:“三天之内,又如何能够改头换面?是否是出来那人是换上了孩童的衣衫?”

    虽说这样勉强可以解释,但齐宁却觉得有些古怪,毕竟阴无极一直隐匿行踪,并不以真面目示人,连行动也是在夜里,却为何要换上别人的衣服?

    轩辕破神情凝重,并没有说话。

    齐宁将轩辕破似乎在想什么,也没有打断他思绪,片刻之后,轩辕破终于看向齐宁道:“国公,不知道你是否听过一个传说?”

    “传说?”齐宁好奇道:“什么传说?”

    “玄麟!”

    “玄麟?”齐宁不解道:“玄麟又是什么意思?”

    轩辕破叹道:“看来国公并未听过。”

    “玄麟是传说中的神术。”齐宁身后忽然传来声音,这让齐宁赫然转身,轩辕破的目光也瞧过去,只见到黎西公已经勉强坐起身来,齐宁忙起身过去,道:“黎前辈,你.....?”

    “多谢国公挂念,还死不了。”黎西公看向轩辕破,叹道:“神侯府巨门校尉,果然非比寻常,潜伏在黑莲教,竟然无人知晓。”

    轩辕破顿生戒备之心,但脸色不变,齐宁已经向轩辕破介绍道:“这位是黎西公黎老前辈。”

    “你是.....医使?”轩辕破吃了一惊。

    黎西公道:“如今自身难保,医使之名,也早已经不复存在。”

    轩辕破道:“听闻黑莲教四大圣使之中,医使黎西公医术了得,悬壶济世,但凡瞧见患者,不问身份尊卑,都会出手相救。”向黎西公拱了拱手,眉宇间带着一丝敬意。

    黎西公淡淡一笑,这才道:“巨门校尉提及玄麟?”

    “莫非医使也知道玄麟传说?”轩辕破显然有些意外。

    黎西公道:“若说别的,老朽还未必知道,但玄麟传说亦是医道之中一个很久远的传说.....!”看向齐宁,缓缓道:“传说之中,九天之上册封神兽之时,一头麒麟法力了得,自以为必能成为神兽之一,孰知它身形丑陋,被拒之天门外,受百兽嘲讽。”

    齐宁一愣,心想还有这样一段传说,只听黎西公继续道:“那麒麟忍疼在心,自脱鳞甲,毁骨灭肉,千年之后,重塑身躯,集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于一体,有毛之虫三百六十,而麒麟为之长,天帝封四灵,赐其玄麟之名,与龙、凤、龟合称四灵,玄麟更是四灵之首。”

    齐宁看了轩辕破一眼,见到轩辕破微微颔首,这神话传说固然玄奇,可是齐宁一时倒闹不清楚,轩辕破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提及玄麟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