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三十一章 还在路上的高能
    作者:biohard27/3/3字数:96第三十一章还在路上的高能妈妈嘴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到最后妈妈都是没有解释为什么,就这样事情过了好几天。

    我的身体素质本就很好,过了几天几乎就没什么事了,讲深一层,我这次的感冒之所以这么严重,更大的原因是因为看到妈妈和爸爸做爱,心灵上受到了的创伤才导致的。

    只是那一次迷迷糊糊中妈妈帮我口交后,我就越来越无法捉摸妈妈了,看似离我很近,实则每当我靠近却发现妈妈好像天上的云彩缥缈不定。就如我以为经过生病,既然妈妈都已经愿意帮我口交了,就此契机妈妈应该可以跟我更进一步。

    但是当我尝试着亲近妈妈,妈妈就会以一个冰冷的眼神,将我拂开。甚至连胸部都不愿意让我触摸了。

    我有时真的搞不懂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妈妈,我生病时照顾我无微不至温柔似水的妈妈,愿意帮我口交,舔弄我巨棒敏感带,然后容忍我将她口爆到射精,允许浓浆溅射到处都是,流落胸部显得淫糜无比的妈妈,还是平时对我严厉,在学校里被称之为“灭绝女魔头”,无数一中学生心中永不磨灭的阴影,给他们带来无尽噩梦的妈妈?

    原本我以为经过第二天的打闹,被妈妈教训一顿就没事了。就可以跟妈妈好像以前那样对妈妈撒撒娇打打闹吃吃妈妈的豆腐,可事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这一日如同往常放学,我来到妈妈办公室,妈妈淡淡看了我一眼,便低着头继续工作。我见此以为是妈妈对我那晚口爆她的事情生气了,我走到妈妈的面前,诚恳道:“妈妈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是因为我那晚对妈妈做的事情吗?”

    妈妈没有说话。

    “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有心的,生病那晚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怎么了,浑浑噩噩的我以为是做梦,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下去了,再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我对妈妈做出了过分的事情。

    妈妈看都没看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先去吧,我今晚可能会很晚去,晚饭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妈妈”

    “去。”妈妈不温不火地吐出了两个字,不过却充满不容拒绝的味道。

    我还想说些什么的,见妈妈坚决的语气,无奈只能拿起书包深深望了正在工作中的妈妈一眼,动身离开了。在我上办公室门的那一刹那,妈妈仿佛泄了气般瘫垂在软椅的后把上,双眸迷离地看着我离开的地方,水汪的大眼睛中露出难以言明的意会。

    妈妈现在的心情很乱,她不知道该如何向我陈述她现在的心情。其实那一天我未醒过来的早上,爸爸来了,妈妈跟她大吵了一架,质问爸爸到底去了哪里,难道我这个儿子的事情还没有其他事情重要?爸爸有口难言,脸上陷入郁结久久不散,面对妈妈的质问,爸爸唯好不语。可是这一次妈妈实在太生气了,我的事情让妈妈作为一个母亲护犊子的本能,说着说着说到他们结婚的时候,妈妈骂爸爸是个窝囊废,当初怎么会瞎了眼嫁给爸爸。

    这下子触及到爸爸的尊严,从来在家里被妈妈如何骂都不懂得反抗的爸爸,第一次怒了。这么多年积攒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与妈妈大吵一顿,尤其是显然爸爸那天心情也特别差,被妈妈这么一激,竟飙出一句既然这么不爽嫁给我,现在离婚还来得及。过后便直接甩门而出,留下妈妈一个眼眶红红的,不哭不闹,只是眼神的落寞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妈妈很想大哭一场,只是当妈妈到房间看到还在熟睡中的我,不知为何妈妈突然心里的悲戚淡了许多。原本妈妈还存有帮我口交,觉得身为一个妻子的责任这种行为是背叛了爸爸,对不起她内心的坚守。当听到我嘴里不断喊出“妈妈我会一直很爱你很乖的为了你会很努力去读书的不会让妈妈失望的,妈妈你不要离开我”的时候,妈妈却发现在她心灵深处还有着一块净地,可以让她在此依靠,慰藉。不禁地,妈妈躺落在我身上,在她心里面的爸爸形象渐渐黯淡,那份愧疚感慢慢的慢慢的变得很模糊一想到了我昨晚对她做的事情,妈妈就没好气的掐了一下我的小脸,不过并没有用力,妈妈也知道我生病需要休息。旋即妈妈稍作打点便出门买菜煮粥给我吃,为了不让我有疑虑,妈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同时昨晚的事也让妈妈害羞不已,想想她一个作妈妈的,居然去舔自己亲生儿子的子孙根,还不顾廉耻的吞下儿子射出来的浓浆乳液。即便换作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荡母亲只要内心还有一点廉耻都接受不了,毕竟这不是他人而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更不要说是将人伦道德看得比什么都重内心无比保守的妈妈,这场面如何不让妈妈感到羞窘。

    亦然让妈妈措手不及的是,我的那一番话。妈妈说不触动那是假的,刚刚遭受爸爸说要离婚的打击,就算坚强如妈妈,也是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十几年的夫妻感情,在我和妈妈相爱后甚至还有过了一次肌肤之亲,妈妈都依然恪守着妻子的本分没有越轨,就算这一次妈妈如何对爸爸失望透顶,妈妈都没有动提及离婚两个字,没想到爸爸居然说了出来。一瞬间妈妈觉得自己很悲哀,她一直苦苦坚守的夫妻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

    当年妈妈之所以会选择平平无奇又没有什么大志的爸爸结婚,倒不是因为什么爱情,那个年代的婚姻很少会因为相爱而结婚的,大多都是讲究适不适过日子。以妈妈冷傲的性格要找一个能忍受她性子的男人很难,不是谁都像爸爸那样没有脾气,任劳任怨任由妈妈打骂的。经过多方面的介绍,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爸爸,加上妈妈那时高中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见爸爸老实可靠稳重便答应了外公外婆休学嫁给了爸爸,于是便有了我,那一年妈妈才十九岁。那个时候我们这个市镇还差不多跟农村一样,重男轻女的思想蔓延,一般家庭的女孩子若是读不了书都会尽早找个可靠的嫁了,所以妈妈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没想到后来在怀着我的时候,妈妈没什么事做就开始学习,最后在妈妈的要求下复学,没想到竟然真让妈妈考上了我们那个省份最好的重点师范大学,妈妈要强的性格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开学前一个月妈妈刚好出月,爸爸拗不过妈妈唯有让她去读大学,很快妈妈一出来就分配到市一中教学直到现在当上了校长,这也是为什么我才几岁就送到和爷爷生活,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也是为什么妈妈对我比其他家庭的小孩更加严格,妈妈对我终其抱着一份愧疚,所以更希望我成材不想我好像爸爸那样碌碌无为。至于其中妈妈为什么会随波逐流喜欢上从事教育事业,这里就不详细解说了。

    妈妈反问过自己好多次,她到底在坚持什么,妈妈内心很清楚也坦承接受,她的确是爱上了自己的儿子,那种爱恋的甜蜜滋味使得妈妈欲罢不能仿佛到了少女怀春的时期。曾经有过一刹那,在经受爸爸的打击后,在听到我那番由衷的直白,妈妈内心真的有过干脆就这样答应我算了的冲动。只是妈妈一想到她若是真的跟我踏出了那一步,她赤身裸体地被我压着,那根粗壮惊人的巨物捅进到的身体里面,那个画面到那时我们还算是母子吗?她还能以母亲的身份自居吗?仿佛前面就是万丈深渊,阻碍着妈妈不敢前进,层层的顾虑和人伦的枷锁好像锁链一样束缚着妈妈,使得妈妈对我的爱意无法彻底释怀。

    “小枫对不起,再给妈妈一些时间吧。”妈妈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刚才跟她说话的地方,久久没有收。

    整个办公室剩下无休止的叹息自从那一天与妈妈争吵甩门出走后,爸爸就跟妈妈陷入了冷战,同时很少出现在家里,即便两人同屏出现,也没有跟对方多说两句,好在爸爸和妈妈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离婚的事。爸爸这次可谓是积攒了多年的怨气一次性爆发不可能会这么容易平复的,不过妈妈这次对爸爸俨然失望透顶了,妈妈作为一个传统女性,当然有着大部分妻子对丈夫那般想望夫能成龙,可是结婚这些年来,爸爸一直烂泥扶不上墙东不成西不就的,混了几十年还在跑长途车司机,还是帮人家开车打工的那种。妈妈怒其不争,早就心存不满,明里暗里妈妈和爸爸不知道小吵过多少次,只是我一直不知情罢了。这一次关乎到我的生命安危,爸爸作为家里的支柱,平时不在家不好说山高水远的,可是这次爸爸就在家,竟然单凭一句有事而对我这个亲生儿子全然不理不顾到第二天才来,这对妈妈一个女人来说,能够想到其中是造成多大伤害吗?我生病那晚,妈妈会帮我口交,无不没有报复爸爸的心理。

    至于我,是闻到一点不常的味道,介于妈妈和爸爸之间。当时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在房间里睡得昏昏沉沉的,对外界的事全然不知,所以只是感觉到其中怪怪的气氛。爸爸倒没什么,以前爸爸就算不出车也不怎么粘家,要不是出去打牌就是去打麻将,我已经习惯爸爸经常不在家的日子。但是妈妈就比较奇怪了,要说生爸爸的气,又不像,生我的气嘛,显得太平淡了。我可不是爸爸,爸爸惹妈妈生气还有同等豁免权,我惹妈妈生气就是一顿痛斥或者教训。然而这次妈妈实在太奇怪了,我去办公室认错,妈妈竟然不打不骂,对我说话的语气也不重不火的,尽管妈妈身上充斥着冰冷的气息令人难以靠近,可是妈妈不都一直这样么?

    晚上的时间,果然如妈妈所说很晚才来,我这时已经做完作业到房间准备睡觉了,突兀我听到在妈妈来后不久又一阵开门的声音。

    爸爸来了。

    我在房间里很难听清楚爸爸和妈妈说了什么,只是我贴着房间的门,知道了爸爸和妈妈到了卧室,为了解开我的好奇爸爸和妈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悄悄走出房间,来到妈妈爸爸的房间门前,只见房间门紧闭着,我唯有把耳朵靠上去听墙根。

    只听妈妈道:“你不是很牛气地说要离婚吗,干嘛还要来?”

    “我那不是一时的气话嘛,淑娴你就原谅我一次。”显然爸爸这次来是打算放下他本就没有多少的自尊跟妈妈认错了。

    “一时的气话?我看不像吧,比较像是对我埋怨已久的吧。”

    “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会埋怨我的老婆,长得这么漂亮又是市一中的校长,这么有能耐,这种老婆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我疼爱都来不及,怎么敢埋怨呢?”

    我在门外听到爸爸的话,一阵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没想到爸爸还有这么恶心的一面,看来平时我被爸爸老实的外表欺骗了。不过他们谈话中有个信息我比较在意,那就是爸爸和妈妈要离婚?我内心极度震撼,说实在的,如果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就再也不用看着妈妈和爸爸做爱而无能为力,默默忍受内心的酸楚,这样一来妈妈就可以独属于我一个人的了,那么我得到妈妈的机会将会大很多。

    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又不想失去爸爸,再怎么说爸爸始终都还是爸爸,这么多年的父子感情不是说散就散说没就没的,那些乱伦故事中每个猪脚为了得到他们的妈妈,看待自己的爸爸就像看待仇人一样,我实在不以为然。

    我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对我很好,有很多时候妈妈要骂我都是爸爸帮忙劝阻,而爸爸的肩膀是我觉得最宽厚最安全的地方。我从来都没有要仇视爸爸,我是很嫉恨爸爸能够完整拥有妈妈,享用妈妈的身体。但是嫉恨是一事,父子亲情又是另外一事,不由得我陷入了纠结漩涡之中。

    “我知道扔下你和小枫不管是我不对,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你的电话我随传随到,无论多远我都会飞来,我保证。”

    “小枫?你还敢提小枫,你有什么资格提小枫?如果这次小枫真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抱着你同归于尽的,你信不信?!?”

    说到我,妈妈就像是保护受伤孩子的母狮子,一下子勃然变色,怒火中烧地对着爸爸咆哮道。

    “是我错,对不起淑娴,我不知道小枫这次会病得这么厉害,你也知道以前小枫的体质感冒都是小打小闹,睡一觉就好了。这次我也以为小枫只是一些小感冒,所以我”

    “所以什么?所以你就可以连来看一眼都没,你知道我是如何将昏迷的小枫送去医院的吗?我肌肉都拉伤了你知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你就知道你那所谓的什么重要事,扑克牌和麻将很重要是吧,明天我就去买一副给你,你就抱着它们一起去死吧。”

    “我”爸爸语塞,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本准备要来道歉的台词在这一刻统统用不上了。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你不是不想来么,那以后都不要来了。”

    突兀爸爸竟然跪在妈妈的面前,令到妈妈的表情微微一滞,瞳孔中闪过一道异色。“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

    爸爸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跪着。

    妈妈见此,道:“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说完冷冷“哼”一声,向着房间外面走去,爸爸并没有阻拦也没有喝止,依然默默跪着任由妈妈离开。

    门外的我听到妈妈和爸爸后面的对话,心里那谭死水仿佛跌落一块大石头惊起千层浪花,原来妈妈是因为我才跟爸爸吵架的,是妈妈送我去医院的,忽然我的脑海中掠出一幅幅,妈妈背着我的画面,妈妈一个弱女子背着身材高大的我,一步步下楼送我到医院又送我来,其中的艰辛根本不外乎人所知。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最后我听到妈妈说肌肉拉伤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羞愧。

    生病那天晚上,我竟然要求肌肉拉伤疼痛不止的妈妈帮我口交打飞机,怪不得妈妈开始都是用单手帮我,过程还不停地交换左右手,我以为是妈妈疲累了,原来是妈妈忍受着痛楚在帮我的。我究竟是不是人我简直猪狗不如我不断暗骂着自己,同时暗暗悔恨,难怪妈妈第二天的反应那么大,我现在觉得打死我都不过分。

    在我不断责怪自己的时候,忽然灵敏的听感警示我妈妈正往着我这边过来了,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连忙收起眼泪,抽泣般的蹙了蹙鼻子,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动身飞快跑我的房间。

    我刚到房间不久,妈妈便尾随着进来,我看到来人是妈妈,把我吓了一跳,刚才爸爸和妈妈后面的对话我因过于在于妈妈肌肉拉伤的事情没注意去听,看到妈妈进来还以为是妈妈发现了我刚才在外面偷听过来兴师问罪的,一时间顾不得眼角的泪花,匆忙坐起身一脸懵然地望着妈妈。

    只见妈妈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坐到我的床边,“你睡过去点。”

    “啊?”我懵然的神色更浓了,脸上浮出一丝不解。

    “今晚我睡这里。”

    “啊?妈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今晚我在这里睡了。”妈妈面无表情地说道,似乎在讲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容我拒绝。

    “妈妈你来我这里睡?”我双目圆睁,不敢置信这是真的。“那我睡哪?”

    妈妈瞥了我一眼,“随便你,你要是想跟我一起睡也可以,如果不想就找哪个角落随便你。”

    “想,当然想了,能跟妈妈睡一起是我梦寐以求,我怎么可能不想。”听到妈妈的话,我连忙点头,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突然过来跟我挤一张床,但是这种千载难逢的“好事”我怎么会错过呢。

    “那就别废话,睡进去。”

    显然妈妈此刻的脾气有点冲,不难想象是跟爸爸吵架有关,看来这次妈妈对爸爸是动了真火,以前妈妈和爸爸夫妻间尽管时常也有些不和,但还不至于到分房睡的地步。

    见此我不敢吱声,默默地把床铺好,转过头来才发现妈妈今天有些“不一样”。

    平时妈妈的睡衣大多都是老款面料的那种睡衣睡裤,不性感不单止还把妈妈的好身材给掩盖了。今天的妈妈,一身米色的真丝睡衣,虽然不似睡裙那般诱惑还是睡衣睡裤,但是上面光滑的丝绸上蕾丝碎花的点缀,在胸口或者臀部都有,翩翩丝滑之中若隐若现透视出妈妈里面白皙的肤色,还时不时印出浅浅诱惑的黑色踪迹。配上妈妈刚洗完澡出来,头发没来得及彻底吹干,些许水渍带出湿润的水汽,慢慢落到妈妈美艳的俏脸上浮现出柔和的光彩。

    妈妈的胸口鼓起的高耸,在妈妈傲然身材的衬托下,妈妈的这身真丝睡衣,没有睡裙那般性感惹火,却带出成熟美妇的味道。在我眼里,妈妈穿着这真丝睡衣,比任何的睡裙还要显得勾人。这种柔滑的丝绸质感,高贵动人之余不失大方,给到男人不仅仅是视觉的享受,还有一种温馨的香艳。

    如果真有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贵妇”。让男人自甘堕落地拜倒在风艳成熟的石榴裙下。

    “妈妈,床铺好了。”

    我的声音不禁颤抖,一想到我能够跟眼前的贵妇尤物相拥入睡,胸口那颗小心脏就按耐不住激动乱撞。

    熄了灯后黑暗的房间漆黑一片,黑暗的环境能使人的原始欲望暴露。嗅着妈妈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拥挤的单人床,我的心情显得无比的激动,丝毫没有睡意。这可是真正的大被同眠啊,没想到我梦想许久的愿望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实现了。

    在我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妈妈冰冷的声音仿佛从深渊传来,“管好你的爪子,如果管不好就给我滚出去。”锐利尖峰的凌厉,瞬间把我刚伸出来想要做“大事”的咸猪手,“铛”的一下缩去了。

    我猛然吞了吞口水,看来妈妈正在火头上不能惹啊。可是就这样放弃,我又不甘心,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

    “妈妈,你跟爸爸吵架啦?”过了一会儿,我故意挑开话题。

    只不过妈妈没有答我,妈妈从睡下来开始就侧着身背对着我,我也难以揣测妈妈到底在想些什么,到底在难过呢,还是其他?

    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继续道:“是因为我吧,妈妈你很少跟爸爸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我的声线表现得很难过,我知道妈妈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她外表表现得越是冰冷就代表她心里面越是难过,果然“不关你的事”。

    “怎么能说不关我的事,这次害得妈妈和爸爸吵架的始作俑者是我吧,难道是爸爸发现我和妈妈你的关系?还是因为上次生病?”我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我是故意这么说,以妈妈冷傲的性格,如果没有一点刺激是很难能够打开妈妈的心扉的。“妈妈你能跟我说说吗?说出来或许会舒服点,况且妈妈你别忘了,我还算是你的男人呢,听自己的爱人倾述是我应尽的义务,说到义务妈妈你作为我的爱人是不是应该向我坦白你的感情生活呢?”

    “义务你个大头鬼。”

    可能是我后面的话触动了妈妈,突兀妈妈把身子转正,面对着房间的天花,语气倒没有一开始那么冰冷了。窗外的月光照射进来,印出了妈妈脸上的伤神,“你这次生病不过是导火,我和你爸爸的矛盾早就存在了,只不过差一个引爆它的导线而已。说起来其实也是我错,我当初嫁给你爸爸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又不甘心,我不想我陈淑娴的丈夫是个平凡的长途客车司机,可是你爸爸你也知道的,胸无大志只想安于现状,无论我怎么给他压力他都依然无动于衷,整天只是顾着打牌打麻将不思进取。这些我为了这个家我忍了,可现在就连唯一,作为这个家的依靠,他都没能承担,我如何不气不怒?”

    “你知道吗?小枫你被送进急诊室的刹那,我真的想过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搂着你爸爸同归于尽的。”月光印射在妈妈的脸上,现出了一股坚毅。

    “所以我才不想你学你爸爸,狠下心从小开始就来对你苛刻,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怪妈妈没有给到母爱的温暖于你,有的只是打骂和训斥,其实妈妈也内疚过是不是对你太残忍了,但是我实在不想你跟你爸爸一样没出息,我真是个失败的妈妈。”

    “对不起妈妈,让你操心了。对没错,我小时候确实很恨你,恨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着个脸,恨你为什么总是对我打骂,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最渴望的东西,说出来也不怕你笑,我最想得到并不是妈妈你对我有多好,而是妈妈你的一句赞扬还有你的一个怀抱,可是我无论做什么,只要不是学习方面,最后得到的都是妈妈你的训骂,逐渐的我开始讨厌学习起来。”

    我陷入了缅怀,妈妈不自觉地闪烁出泪花,暗自悔恨,这些年来自己要强的性格真是失去了很多东西,一句赞扬,一个怀抱,多么渺小的心愿啊,自己居然连这么丁点小小的要求都没能满足到自己的儿子,仅仅是为了能把儿子培养成她心目中所谓的理想人才。

    “不过我现在倒有些庆幸,妈妈能够对我如此苛刻,我想过,如果没有我小时候这些『惨痛』的经历,或许我会像其他那些官二代那样变成一个骄纵子,整天仗着妈妈的威名作威作福吧,一个正处级实权干部的儿子,哈哈多大的威名啊。”

    “哼,如果你真变成那样,我宁愿不做这个校长也要收了你,若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我也没资格为人师长了。”

    “好吧,妈妈既然你这么想收了我,就把我收了,最好把我塞我出生的地方。”

    “锵”

    “妈妈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打,都关了灯黑漆漆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准确打到我的额头的,而且每次还是同一地方一丝一毫都不差。”

    黑暗中我捂住额头,疼得一阵呲牙,妈妈舒了一口气,显然经过我这么一闹,气氛变得融洽升温不少。亦然说出了心里话后,妈妈的心情也舒坦了许多。妈妈的语气也渐渐从冰冷化为平淡。

    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平和了下来,妈妈忽然觉得有个这样的儿子当恋人也挺不错的,至少比那个没担当的法律意义上所谓的丈夫强,就是有点小混蛋在黑暗中,妈妈掠过一抹浅浅的笑颜,不过在说话的语气上还是尽量让自己保持淡然。

    “活该,让你乱说话。”

    “妈妈你笑起来真美。”见到妈妈恢复笑容,我也舒心地扬了扬嘴角。“就是嘛,妈妈你不要整天着个脸,冰冰冷冷的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你要多笑才行,妈妈你笑起来真的很漂亮。”

    “笑什么笑,妈妈哪里笑了?”

    妈妈否认想保持最后一点面子,谁叫她现在本应正在“生气”呢,我却一点都不给妈妈机会,拆穿道:“呵呵,妈妈你别忘了,我可是会武术的,视力即便在夜里受影响,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对我来说还是小意思的。”

    妈妈毋庸置否,“你说我整天着个脸?你的意思是妈妈很凶了?”

    “当然不是了。”我连忙道,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妈妈还真难侍候,为什么我遇到的每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姨妈是这样,连妈妈也是这样。“也好,妈妈你还是不要乱笑好了,免得把其他男人迷住到时来跟我抢妈妈你,妈妈最美的笑容只能留给我一个人的。”

    “少来,就知道恭维妈妈,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油嘴滑舌,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学校里私底下我都是被你们称之为『灭绝女魔头』的”

    “那是他们太肤浅了,只看到了妈妈的表面,妈妈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我此刻一副猪哥样,好在是在黑暗中没有被妈妈看到,要不然肯定又是一个爆栗赏过来。“妈妈你别以为我是在讨好你安慰你,我是说真的,只是妈妈不爱打扮而已,否则不知道甩开那些电视里的女明星多少条街。”

    我的语气很是诚恳,一点都没有故意调侃妈妈或者恭维妈妈的意思掺夹在里面,使得妈妈微微一愣,这貌似是自结婚以后很久都没有夸她长得漂亮了吧。不管怎么说,妈妈心里还是甜滋滋。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赞她漂亮的,即便是孤高冷艳的妈妈,只不过是妈妈平时不看重这些表面的东西而已,不代表妈妈不是个女人了。

    妈妈暗忖,是不是以后也该打扮一下不过久久没有被别人赞美过的妈妈,突兀被儿子这么称赞,内心还是有些羞赧,为了不让我看出来她现在心情很高兴,于是换开了话题。

    “小枫,妈妈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眼睛红红的,你是不是在哭?”

    “啊?哦,不是啦,我只是打哈欠。”哎呀妈妈果然还是看见了,我慌张地连忙否认。

    “嗯?打哈欠?有谁打哈欠还会一脸难过的样子的?说谎也不编个好点的理由,你想骗过你妈妈我?你说说你有哪次是能骗过我的?。”妈妈语气骤然一沉,“老实交代”

    “我”好吧,果然谎言在妈妈这里是行不通的,我这点道行还是太小了点。言下唯有老实说了。“我实在责怪自己。”

    “责怪自己?”

    “妈妈我都知道了,你为了把我送到医院,一个人抬着我,搞到肌肉都拉伤了。我竟然为了一己私欲,晚上还要你帮我打飞机,最后还对你那样粗暴。

    我实在是有够混蛋有够差劲的,我”

    “你怎么知道”妈妈想起我生病那天晚上的事,整个人都不自然了起来。

    “这个嘛嘿嘿,我偷听到的”

    “偷听?难道是”妈妈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这小混蛋。”妈妈啐骂了一句,突兀想起上次这小坏蛋也是偷看她和丈夫做爱,想到这件事妈妈就羞涩不已,真不知道这小混蛋以前被他偷听偷看了几次。

    “你的确是个混蛋,差劲的臭混账,说起来妈妈就一肚子不忿,见你难受好心忍着手臂的疼痛帮你弄,你这混账倒好竟然敢对妈妈那样”一向保守的妈妈,一时找不出用什么来表达被我口爆的事实,应该是妈妈对这方面的表达词语缺乏吧。

    “对不起妈妈,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做,当时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也是醒来后才忆起对妈妈做的事情,我也很内疚,我我实在不是人。”我的声音在颤抖,带着些许抽泣的伴随。

    “冤家”

    见此妈妈叹了一口气,的确当时她真的很生气,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蛋儿子,可是想深一层,儿子病得浑浑噩噩的,做出的事情都是他下意思的行为。

    尽管这些妈妈都知道,但她就是忍不住,一想起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粗暴按着在她的嘴里的射精强逼让她吞下去的画面,那种腥臭滚烫的液体在她的胃里打滚的感觉,腔口就一阵无名火起。不过此时听到儿子愧疚的话,还有适前进来看到儿子内疚的眼泪,忽然她感觉心里憋着那团火好像也没那么生气了。再想想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她和儿子连真刀实枪都干过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唉算了,妈妈不怪你了,你这小混蛋,你肯定是妈妈前世的冤家,这辈子来讨债的”

    听到妈妈的话,我抬起头,“妈妈你真的不生气了?”这下子总算是安得下心了,这段时间妈妈的冷漠对待可把我吓坏了,以为妈妈与我又要重那个时期,隔阂着一道看不清摸不着的墙。

    “你这臭小子,这一次我原谅你了,但机会只有一次,以后妈妈若是不愿,你不能强逼妈妈,不然妈妈不会再理你了。”

    “嗯,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对妈妈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忽然我顿了顿,妈妈的话是没错呀,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太好了。”能得到妈妈的原谅,这可以说是我这段时间最高兴就是现在了,终于不用担忧妈妈会和我划清关系。一时高兴之下,我张开手一下子把妈妈拥在怀里,狠狠在妈妈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但是我忘记了一件事,妈妈身上穿的真丝睡衣的质感,滑溜溜的柔顺感,搭着妈妈丰腴的美肉,迷人的体香,下面的家伙马上就坚忍不住刺激,顶了顶妈妈丰饶的翘臀,双手不自禁地在妈妈身上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