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绝配娇妻小秋 >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33)
    第三十三章跟小秋最难忘的记忆—她喝我的尿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by洗澡水看着小秋跟父亲“假戏真做”

    感情真的越来越好,而自己却把游戏玩砸了,真的跟小秋貌合神离还离婚了,这当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第二天早上,看到被滋润得已经红光满面的小秋,我依然强行打起精神,重振雄风般用命令的口吻对小秋说道:“今晚你就留在家里吧,我有事跟你商量,你白天跟爸说一下,别到时又催你回去…”。

    小秋听后在那一愣,然后用好笑藐视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转身就去忙自己的去了。

    当然,小秋很多时候,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虽然仍然气嘟嘟的,可是晚上没有任性再要离开了,反而忙好了之后,来到房里,瞪着我问道:“搞笑了,我现在又不是你老婆?你还跟我商量什么?有话快说,没事我就回去了。”

    我望着小秋故作逞强的样子,就觉得搞笑,觉得小秋就是太善良太单纯了,老是不知道如何绝情地拒绝别人。

    所以我也忍俊不禁道:“当然有事了。你先坐下来呀,站在门口,我咋跟你说…”。

    小秋又藐视地瞪了我一下,但是还是乖乖了坐到了床边。

    而我此时也不敢逗小秋,所以便小心翼翼嬉皮笑脸道:“你看吧,当初我苦口婆心,让你玩这个游戏,是不想让你像霜姐那样,那么孤苦,那么凄凉。现在倒好了,你是变得勇敢坚强了,但是真的跟我离婚了。我不想再玩下去了,再玩下去,我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小秋抿嘴一笑,然后又强忍住了。

    接着叹了口气说道:“志浩,你错了,我敢跟你离婚,不是我变得勇敢坚强了,而是真的对你有点失望了…”。

    小秋的话让我很是意外,所以我不解地看了看小秋说道:“不是吧?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这段时间突然这么含沙射影骂我…”。

    小秋看了我一眼说道:“对啊,现在你完全猜不透我的心思,这半年以来,甚至这俩年以来,你说,我让你猜我心思,你有猜对过吗?可是你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我跟你做爱时,有一点点分心,你都能捕捉到,可是现在呢?”

    我被小秋说得云里雾里,皱着眉头,深感不解。

    只能狼狈说道:“我晕,不至于吧,我觉得我现在依然很包容你,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没有指责过你半句,譬如,你说你喝了爸的尿了,我都没骂你,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对你好?”

    小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可是,女人需要的是爱,不是光好就够了,如果只需要你对我好,我干嘛嫁给你,不如在家里,让爹地妈咪疼我,我是找老公,不是找爹地的…”。

    小秋的话,让我无比亚历山大,感觉怎么做都不合小秋的意了,所以我狼狈地说道:“晕,我现在是不是做什么,你都不满意?”

    这时小秋居然恼羞成怒道:“对,因为你根本没以前爱我,你现在对我好,完全是你的君子本性,你本性就善良儒雅,你就是娶了别的女人,你也不会打她们,也会宠着她们。这样的好,我根本不稀罕。而你以前对我好,是你真的爱我,是真的想把我宠上天。”

    说到这,小秋又停了停说道:“志浩,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你,不是因为你对我多么好。而是曾经的你,多么多么了解我,甚至比我自己还了解自己。我一度以为天底下再也找不到那么了解我的人了。你忘了吗,那次我被爸下了迷药,我以为是我春心荡漾没忍住,是你一直相信我,还帮我查出了真相;当我做爱分心,也是你安慰开导我;当我不好意思去爸房里,是你在那站出来安慰我的…”。

    说到这,小秋眼泪都有点出来了,在那哀伤地说道:“可惜这一切,你早都忘了。你忘了,你以前是那个天底下最最了解我的人。你看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了解我,越来越容易误会我。我跟爸接吻,你不吃醋了。这也算了。我光着身子让爸把你买的项链摘了,戴了他买的项链,你不在乎,也算了。可是,当我故意不告诉你,爸回来了,你还是无动于衷,你以为我傻吗?邻居不说,小宝不说吗?你知道我为啥不告诉你吗?但是,此刻的你却变成了爸,变得粗枝大条马大哈了,啥都发现不了,我跟你的结婚戒指,被爸摘掉了,我故意不说,你还是没发现。好吧,我不怪你,因为是我不让你管我的事的。可是,后来呢,我故意把跟爸的床戏,写的越来越夸张,写到爸把饭菜倒在我身上,写爸把我推翻在饭桌上,疯狂蹂躏。你居然依然无动于衷。好,我还是不怪你。但是当我,彻底乱写,说我喝了爸的尿,你不但信了,还冷冰冰嘲讽我。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老公?自己老婆喝了别人的尿,你还那么澹定?那我要你这个老公干嘛?我故意在那试探你,可你呢,完全误会我,甚至误解我,而最让我伤心的是,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那么懂我的,我最爱的男人了…”。

    小秋一口气歇斯底里说了很多,而我听了,也是头皮发麻。

    因为小秋说的这些微妙的心理活动,让我惊讶得完全茫然不知所措。

    这时小秋冷静了会,然后叹了口气对我说道:“你还是不懂?我为啥要故意写爸糟蹋我,故意在那考验你对吧?”

    小秋问的我哑口无言,郁闷地只能结结巴巴说道:“我当时是怀疑过,可是我答应过你,不管你跟爸做了什么?我都不在意的…”。

    小秋这时哭了,在那伤心地说道:“可是我在意啊,因为你才是我的老公,我能让爸糟蹋我,我干嘛不让你糟蹋我?你才是我最爱的人,为啥我不能为你做出疯狂的事情来呢?我不是想让爸把我推翻在餐桌,使劲干我,而是我想我乖乖的给你做饭,你却坏坏地在餐桌上,把我任意糟蹋,因为那样我会明白,我一辈子都是你的菜。我也更不是想喝爸的尿,而是跟爸已经做了很多大胆的性爱,那晚在厕所的确很疯狂你知道吗?爸的尿,我虽然没喝,可是他抱着我尿尿。甚至把他的尿尿到我小穴上,然后抹开了。那时,我被爸干哭了,不是他多么厉害,而是我想着,我可以跟爸做这么疯狂的爱,为啥不能跟你做这么疯狂的爱呢?我当时写日志故意那样写的,就是想让你发火,想让你吃醋。可是你居然连我喝爸的尿也能忍。你知道我多心寒吗?等下到老了,我们之间除了甜蜜的回忆,还有任何坏坏的回忆吗?为啥我可以跟爸有疯狂的回忆,跟你就没有呢?等下到老了,我的脑海里,全都是跟爸的疯狂性爱了。所以,我觉得,不能再疯下去,故意在那胡写,故意给你脸色看,故意让爸喊你陈老板,就是想看到你跟以前一样,为了我吃醋,为了我恼羞成怒,那我会开心死了…然后乖乖回到你身边。可是你呢,你的反应,真的让我伤心欲绝,我真的明白了,你根本没有以前那么爱我在乎我了,你现在除了对我好,我真的感受不到了一点点的爱了…”。

    小秋口若悬河,把心里的不痛快全部说了出来,而我的确只能干瞪眼,因为我居然跟别的男人一样,忘了女人需要精神上的关爱,而不是一味的对她们好。

    所以我有点自责地叹了口气说道:“呵呵,好像的确是我粗心大意了,我的确有点没有考虑你的微妙感受,可我也是人啊,是人就有疏忽大意的时候,你总得给机会让我改吧?”

    小秋这时突然破涕为笑道:“呵呵,你终于承认错误啦?你爸还说你很倔,性格很难改”。

    我也好笑地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是缺点肯定得改嘛,那我们总得先复婚吧?…”

    小秋这时又龇牙咧嘴道:“就不跟你复婚呢?要考验你一段时间看看,哼,搞不好还得让你重新追我一回,你还没追过我呢…”。

    看着小秋这调皮样,我摇了摇无可奈何道:“老婆大人,你就饶了我吧,你看我这笨头笨脑的,哪里会追女孩子…”。

    “别别别,你现在可别乱叫哈,谁是你老婆啊…”。

    看着小秋的可爱样,我龇牙咧嘴道:“不就是你嘛。除了你,都没别人会要我这个笨蛋了…”。“知道就好,那你还不好好珍惜?动不动就要跟我离婚?下次再敢说离婚,永远别想我原谅你了…”。

    “好啦,好啦,今晚一直被你训死了,你啊,外出国留学一回,我发现我完全讲不过你了…”。

    “哈哈,说真的,爸还是有优点的,你知道嘛?我觉得啊,相爱的俩个人之间,就应该疯狂一点,大胆一点,疯狂的爱,才会记忆深刻,永远忘不掉。夫妻之间,如果相敬如宾,那这样的爱,到处都是,俩个人,只有做点疯狂大点的事情,才会终生难忘。”

    我看着小秋叽里呱啦在那说了一大堆,实在觉得搞笑,忍不住插嘴道:“你啊,叽叽喳喳地,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啊,以后在床上不许那么斯文。你真的爱一个人,就会疯狂,就会失去理智,就跟爸疯狂爱着我一样,乃至于失去理智做出了那么多大胆的事情,但是别说,效果还真不错,的确让我记住了他。你要再不对我做一些大胆的事情,你等着哭吧。你知道吗?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那么爱你,我们的爱那么特殊,那么肯定得有点特殊的回忆,真正爱一个人,你就不会在乎那么多面子…”。

    我看着巧舌如簧能说会道的小秋,突然感觉小秋真的伶牙俐齿,聪明绝顶。

    所以,我心服口服来了句:“谨遵娘子教诲,这也是我的缺点。我以后一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你看你,又来了,又之乎者也的,以后,只许你白天之乎者也,晚上你必须给老娘耍流氓,不会耍,看我不休了你。

    看着小秋可爱调皮的样子,让我真的明白了,小秋的口才还真没那么好对付,而这时,小秋看了我一眼,突然说道:“哼,不想跟你废话了,我要你现在就耍流氓,快把裤子脱了…”。

    说完,小秋居然不是脱我裤子,而是拉开我的裤子拉链,然后把我的小鸟直接掏出来,紧接着自己蹲在了地上,张开了嘴巴。

    我当然明白小秋想让我干嘛,这顿时让我心跳到了嗓子眼,因为我从来没做过这么粗鲁肮脏的事情来。

    但是,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小秋居然眼睛湿润地说道:“老公,我爱你,在你面前不要脸,一点不丢人,反而心甘情愿。我想喝你的尿,因为我爱你;我想喝你的尿,因为真的爱一个人,又怎么会嫌弃他脏呢?老公,让我们的性爱,留点最特殊,最与众不同的回忆吧?”

    说完,小秋就哭了,而我,也感动得身子一哆嗦,直接尿了出来,溅了小秋一脸。

    小秋“嗯”

    地喘了一声并没有躲掉,相反还靠近可我的肉棒,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但是,喝着喝着,就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而我也第一次被小秋感动得眼睛湿润了,赶紧把她抱了起来,帮她擦了擦眼泪。

    小秋一看我帮她擦眼泪,居然笑的眼泪越来越多。

    而,看着小秋这傻样,我立刻脱掉了小秋的裤子,也不管小秋下面有没有洗,直接就亲吻了上去。

    说真的,当时,我被小秋感动得也想喝她的尿,但是。

    比较保守的我真的做不到。

    不过还好,小秋没有要求我那样做,相反很容易知足。

    一看我亲她下面,居然娇滴滴说道:“老公,抱我去床上,我要跟老公69。”

    一看小秋这风骚样,我也有点茅塞顿开了,一把把小秋扔在床上,就开始撕掉她得内衣,边撕还边说:“不许穿别的男人送的内衣,全撕光…”。

    但是小秋却娇喘道:“不许撕,就喜欢穿别的男人送的内衣,被老公干…”。

    小秋的淫言浪语越说越疯狂,而我也被点燃了欲火,所以也粗鲁地说道:“那我干死你这个婊子…”。

    “额,额,对,使劲干我,把我干服,把我下面干烂掉。啊,啊,不行了,老公,用力咬,把我小豆豆咬掉…”。

    以前我一直舍不得咬小秋的小豆豆,但是当时,跟小秋干柴烈火的我,也管不到那么多了,对着小秋的小豆豆,直接就用牙齿轻轻咬住了,直到小秋痛的都把我大腿抓破了,不过小秋嘴里仍然喊着:“啊,啊,老公,咬的好舒服,今晚我是不是要被老公干死了?把我干死算了,啊,啊…”。

    一听小秋让我干死她,我便快速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很少对小秋用的狼牙套,戴上后,缓缓插了两下,然后就大幅度地快速抽插了起来。

    吓得小秋蹙眉轻皱,嘴巴张得老大。

    而我此刻也不想怜香惜玉了,大起大落,每次都是凶狠地插着小秋。

    最后小秋一边哀怨地看着我,一边缓缓地发出长长的喘息声:“额…啊,额…啊…”

    当我越来越快时,小秋更是眉头紧锁,难受地叫道:“哼,嗯,哼嗯…”。

    但是因为久疏沙场,就在小秋快越来越受不了时,我有点扛不住了,所以一把抱住小秋,肉棒死死插在小秋小穴里,然后抱着小秋白嫩嫩的大馒头就是一顿啃,这次,我没有再斯斯文文,而是“大口吃肉,大口吃奶”。

    一口把小秋的小半个乳房含在嘴里,然后对着乳头一顿狂舔。

    而小秋看我这“粗鲁”

    地吃香,居然身子在那一抖,不由自主发出了几声颤抖地“额,啊,额,啊”

    地娇喘。

    一看小秋受不了,我更加开心了,一只手,用力抓住小秋的乳房,用尽力道在那揉捏,这顿时把小秋疼的双腿一抖,不过小秋却舒服地叫道:“好喜欢老公这样干我,比爸亲的还舒服,老公啊,啊,用力点,把我吃掉…”。

    一看小秋提到爸,我有点不高兴,所以我轻轻拉起小秋的右手,然后把她手指上的婚戒脱掉了,接着把她的项链也摘了下来,然后坏坏地说道:“就要你脱光光的被我干,我把你项链摘了,看你回去怎么跟爸交代…”。

    小秋听到这,身子一抖,下面一阵收缩,感觉是高潮了,红着脸,杏眼迷离道:“好,好,只被老公一个人干,不让爸知道的,我以后还要瞒着爸被老公干,这种感觉好舒服,啊,老公插我,受不了了…”。

    一听到小秋这淫言浪语,我也立马就硬的受不了了,随后,俩个人,真的差点累死在床上,第一次跟新婚时一样,软了又硬,软了又硬。

    直到第二天早上,小秋红着脸说道:“老公,昨晚表现很棒哦,你把我彻底干服了,我现在就要跟你去复婚,哈哈…”。

    看着小秋这可爱调皮样,我笑着说道:“我倒是想啊,可是今天礼拜天六啊,民政局貌似不上班。”

    小秋嘟着个嘴,在那嗲嗲道:“那好吧,那就礼拜一去复婚…”。

    其实,礼拜一,我不但准备跟小秋复婚,更想把父亲接回家,省的再折腾了。

    但是,小秋却临时变卦了,发信息跟我说道:“老公,这次,我们能和好,完全有爸的功劳,是他苦口婆心劝我不要太任性,是他一直说你好话的。这个游戏,我玩的很开心,我们三个人都成长了,我想啊,我们一直把爸当棋子,这样貌似有点不公平。我想趁着房租还没到期这段时间,好好奖励爸一回,全心全意把他当成一个性伴侣,而不是什么游戏的实验品,或者棋子。这一个月,我可能会跟爸做很多过分的羞羞的事情,我也尽可能满足爸,因为我觉得他值得我奖励他一回。嘿嘿,你老婆我就是这么容易被感动。希望老公能够批准。对了,不批准也不行,你前天说过,你要重新把我宠上天的…”。

    看完,小秋的信息,我哭笑不得,觉得小秋太皮太可爱,所以便回道:“哈哈,好吧,悠着点。这样也好,过年时,我去接你跟爸这俩个小祖宗回来”。

    小秋为啥会临时变卦呢?这其中还有啥隐情吗?小秋要全心全意奖励父亲?

    会做那些羞羞过分的事呢?尤其给父亲一个月尽情发挥?那么父亲会把小秋干成啥样呢?这是一个恐怖的一个月。

    也是我跟小秋的终极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