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航王-奴隶之岛 > 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31)
    【第三十一章残虐无道!强夺蛇姬三姊妹初夜的天龙人!!】2018-12-09【地点:『新世界海域』『汉尼拔』『团长寝室』】班烈把蛇姬与二妹索妮雅叫去团长寝室以后,命令香与妮端出两隻录有一段影片的影像电话虫拿出…但是那影片却让蛇姬瘫软无力,索妮雅崩溃的抱头乱叫…蛇姬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地看着投影的映像问着:“啊…啊…!?你…为什么…会…有…?”,她瘫软在椅子上毫无力气…索妮雅则是皱紧眉头,紧闭眼睛抱头乱叫:“呜…啊啊啊~~呜啊啊~~~”。

    “香!妮!!去守着寝室门口,不准任何人靠近~~”,班烈严令道。

    “是…”。

    蛇姬徬徨地说着:“你…到底还想要妾身怎么样…?”。

    “哼…老子听说妳在『奖赏』那些有战功的成员们,还是有怨言喔…”。

    “那…那是…”,蛇姬语无伦次的说着…班烈得意地说:“为了要让妳心甘情愿的进行往后的奖赏,以及自愿当老子的情人…老子决定使出这个杀手鐗!”。

    蛇姬悽惨地看了暂时昏倒的索妮雅一眼以后问:“那…索…妮雅…呢…?”。

    “老子对她没要求…只是想叫她来羞辱她罢了…”。

    “拜託…别传出去…妾身…完全听你的就是了…”,蛇姬双手抱胸,痛苦不堪的求饶。

    “好啊…但是…”,班烈对蛇姬说起悄悄话。

    蛇姬大为惊恐地说:“这…太过分了!怎么能…?”。

    “不答应吗?那就…”,班烈威胁蛇姬。

    “好…好啦!!妾身…听你的就是了…!”,蛇姬无奈,被逼得非答应不可。

    “可不可以…不要…看了…”,蛇姬声音颤抖不已的问。

    “不行…不行…老子要先看一次…」。“呜…呜呜…”,蛇姬痛苦的掉泪了。

    班烈白了蛇姬一眼以后说:“如果待不下去…妳们可以先出去了…”。

    “………………”,蛇姬与清醒的索妮雅踉踉跄跄,歪歪倒倒地离开团长寝室…“……………”,香和妮继续严格把守团长寝室,只要有任何人稍微靠近一点,就会被她们狠瞪…到底影片裡面演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这是距今19年前,蛇姬三姊妹刚被天龙人从人口贩子手中买走的事…当时蛇姬仅12岁、索妮雅大概11岁,而玛莉歌德(以下简称玛莉)仅10岁上下…“嘎哈哈哈…”,好几位猥琐的天龙人,面目狰拧地围着蛇姬三姊妹,邪淫的笑着…“妳们…是谁…想干什么…?”,12岁的小蛇姬惊慌失措的问。

    “咿啊啊啊啊啊~~~~~”,11岁的小索妮雅突然惊叫一声,小蛇姬扭头一看,惊觉一名满身臭汗的中年天龙人正在探索小索妮雅的两腿之间,无耻地舔舐那脆弱的嫩穴…“来…妹妹…让我的棒棒塞满妳的…小嘴…快舔啊~”,另一名年轻的天龙人把已经勃起的老二,不停的去顶小玛莉嫩嫩的小嘴唇…想逼她口交…“嘎哈哈…好软的嫩鲍啊~~”,那下流的中年天龙人名叫车里伯利亚圣,不只用那粗手野蛮地小索妮雅娇嫩的小豆豆,还先把自己的手指沾满口水,直接指姦她的嫩穴…年轻的天龙人名叫莫斯曼维圣,用蛮力撑开小玛莉的嘴,把懒臭味很重的老二塞进她的小嘴裡:“啊…嘶…温暖啊~”。

    “………………”,小玛莉紧闭着明亮的双眸,忍耐那根噁心的阴茎在她嘴裡逞慾。

    小索妮雅则被车里伯利亚圣硬挖嫩穴痛得哇哇大叫:“啊啊~~…咕啊啊~~不要啊啊啊~~~痛死我了~~~”。

    小蛇姬看着很快的就流出汪汪泪水的二妹跟三妹,眼角带着泪珠痛下决心说:“拜託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别动她们!”。

    这个时候她们并不知道有一位名叫诺丽丝莎宫的女天龙人正在用影像电话虫偷录小索妮雅跟小玛莉被玩弄的样子…在场『指挥』要如何玩弄蛇姬三姊妹的是一个鬓髮般白的老天龙人,叫做伊比亚利圣,他笑吟吟的说着:“呵呵呵…可以啊…你们!放过那两个小妹妹吧…”。

    伊比亚利圣一命令,车里伯利亚圣与莫斯曼维圣就真的放开了小索妮雅跟小玛莉了…“…你要我怎么做…”,小蛇姬吞吞吐吐,担惊受怕的问…“去!告诉她该怎么做~”,伊比亚利圣一声令下,莫斯曼维圣就上前去告诉小蛇姬该怎么做:“………………”。

    小蛇姬越听表情越凝重,被铁鍊嘴说:“哼…最美味的小穴被哥哥抢走了…那我只好…”,她边说着边跨坐骑上小蛇姬的细腰,用自己的C奶去摩擦小蛇姬尚未发育的小葡萄乾…小蛇姬一面摇头一面哭喊着说;“别酱子…不要看那裡啊~~”。

    伊比亚利圣威胁着小蛇姬说:“不看妳!?那要改去看看妳二妹还是妳三妹的淫穴?”。

    小蛇姬大惊,求饶说道:“千万…不要…请尽情的欣赏我…”。

    “哼哼…很乖~”。

    “喔…我…硬到受不了了…父亲大人…”,塞斯吉普圣停下舔阴的动作,望着伊比亚利圣瞧…“哼…好吧…真拿你没办法…”,伊比亚利圣对着身旁的女天龙人–衣碧泽儿宫使了个眼色…“是…”,衣碧泽儿宫走进小蛇姬,从怀裡取出一条药膏,涂满自己的右手食指与中指,接着蹲下来把那种药膏涂满小蛇姬的小穴裡面和外阴部分…小蛇姬慌得六神无主问衣碧泽儿宫说:“这是…什么…?”。

    “不要问那么多…乖乖听话~~”,衣碧泽儿宫怒斥小蛇姬,接着又挤出另一坨软膏裡的药物,也把小蛇姬的菊门涂好涂满…“这到底是…”,小蛇姬又慌又急的问…“啊啊~~做什么?”、“妳想干嘛?不要~~」,随后衣碧泽儿宫与另一名女天龙人雅莉桑娜宫也把小索妮雅与小玛莉的双穴涂满了这种药…衣碧泽儿宫与雅莉桑娜宫对着伊比亚利圣说道:“爷爷大人,我们把『事情』办妥了…”。

    原来衣碧泽儿宫与雅莉桑娜宫都是伊比亚利圣的孙女…他对着她们说:“辛苦了…妳们先下去吧…有事再叫妳们…”。

    “是~~”。

    “啊…我的下面…怎么了…”,过了一会儿,小蛇姬惊觉小穴裡起了不寻常的变化…“喔…是否已经好了…我来看看~”,塞斯吉普圣性致勃勃的把手指伸入小蛇姬的小美穴裡…“啊…不要这么粗鲁…”,小蛇姬紧闭双眼痛苦地说着。

    塞斯吉普圣把手指抽出来,兴高采烈的说:“哇~湿了耶!可以进去了!”。

    小蛇姬一愣一愣的说:“进去…什么啊…?”。

    伊比亚利圣瞅了小蛇姬一眼说:“我不是告诉过妳了…?”。

    “…………………”,小蛇姬知道自己的初夜要被用来保护两个妹妹了…她浑身强烈发抖,低着头哭了20秒左右,才缓缓地头起头来说:“…那么…一定要遵守约定…别碰妹妹们喔…”。

    “那当然啦………”,伊比亚利圣从被雪白的鬍子裡露出诡异的笑容回答,因为他们早就计画好不想放过小索妮雅跟小玛莉,但是单纯的小蛇姬还不知道她被骗了…“………………”,小蛇姬把自己的白嫩无比的双腿张开,呈M字型躺在地上…浑身强烈的颤抖,好像严重的疟疾发病似的…塞斯吉普圣迫不及待的把那勃起已久的肉棒,硬塞进小蛇姬尚未发育的小穴:“啊…咕…好…紧…”。

    小蛇姬当然痛得不得了,但是她为了遵守约定,仍强行睁开泪眼模煳的小凤眼,对着镜头说:“这…是…我…被…破…处…的…纪…念…”。

    “啊…好紧啊~~紧死我了!”,塞斯吉普圣的顽石肉棒已经全部埋进了小蛇姬的嫩穴…大量的鲜血沿着胯下蔓延出来…美苏萝蒂宫在一旁帮腔说:“来吧~~妹妹!对着镜头笑一个…”。

    小蛇姬已经痛得哭成泪人儿,但还是硬挤出笑容:“嘿嘿…啊哈哈!!”。

    塞斯吉普圣满脸猪哥样的抓住小蛇姬的柔腰,粗暴地操着:“呼…呼…太紧了…不太好抽送耶~爽翻了!”。

    “呜…咕…呜咕…啊咕…库啊…”,小蛇姬被用正常位强制抽送,那对低缓的贫乳与鲜嫩的红色葡萄乾前后摇晃…“姊姊…呜…”,小索妮雅与小玛莉泣不成声的在一旁看着剧烈摇晃中的小蛇姬…刚刚口爆过小蛇姬的莫斯曼维圣听小蛇姬的哀号声,又勃起了…他走近了小索妮雅…“ㄟ!?你要干嘛?”,小索妮雅声音颤抖地问莫斯曼维圣…“嘿~~”,莫斯曼维圣粗鲁的把小索妮雅转向背对自己,并推了她的背…“等…等等!不是答应我不动她们的吗!?”,小蛇姬惊觉莫斯曼维圣的动作很可疑,不顾自己也被操的痛苦不堪,撑着痛楚质问伊比亚利圣…大部分的天龙人都非善类!他们会遵守约定才怪…只见莫斯曼维圣抓着小索妮雅的双腕,硬把那根粗硬的勃起阴茎硬塞进小索妮雅的小穴:“咕…看我…干死妳!”。

    小索妮雅痛得瞪为她正在含那根只有蛇姬才有能力与体力『奋战』的神枪…“哈嗯…嗯哈…”,班烈也把舌头伸进希娜的淫穴裡,同时用高超的嘴技去吸她的阴唇…(………可恶…希娜…好舒服…快…爽死了…),希娜一边帮班烈口交一边被她舔阴,也就是69式…“卡嘿…看来…湿度可以了…”,班烈果然是经验老道的床上高手,用手指挖就知道能不能插了…“……………”,确实不假,希娜现在真的很想要…她很自动的转趴好,期待被班烈侵犯…班烈也毫不客气的插入:“哼…美艳的本部少将…也期待老子的…喔~~满温暖的!”。

    “…呜…咕…”,希娜白嫩的双手紧紧握着被褥,因为她的肉穴已经被班烈全部『佔领』…“卡嘿嘿…看来很爽喔!”,班烈非常得意地看着希娜颤抖不止白皙屁股与强烈收缩的淫穴说着,接着就啪啪啪的大干起来…“啊…啊…啊…啊…嗯啊…嗯啊…呜…嘎…哈嗯…”,希娜没有用言语回答班烈的明知故问,而是用一连串的淫叫,外加喷蜜汗与沿着阴部往下流出的淫水来回答…“卡嘿嘿…这湿湿的乳房…老子满喜欢的…”,班烈一边搓揉希娜的洁白豪乳,一边勐力的狂干…“啊…求你…别…干…这么…用力…啊嗯…呜啊…呜哈…哈啊…”,希娜两颊留着从平日威风的明亮双眸留下的眼泪,涂了口红的嘴唇流下了许多口水…她含煳不清的求饶着…班烈坏坏的笑着边插边回答:“老子已经稍微留一手了…少将小姐!”。

    “啊…还是…太快…了…啊…哎呀…呜啊…啊嗯…呜嗯…哈啊…会坏的~”

    ,希娜满嘴口水,上颚与下颚还有口水的牵丝,呵气如兰的请求着…班烈不以为然的说着:“哼…女少将这么脆弱?别装了…这种『程度』连16岁妹妹都撑得住呢…再囉嗦就要加强『处罚』喔…”。

    希娜不敢再说了,乖乖地让班烈恣意狂操:“啊…咕嗯…嗯哈…呜嗯…嗯哈…咿呀…”。

    萤幕裡面,塞斯吉普圣依旧乐不可支的干小蛇姬,现在是用背后体位,他的胯下啪啪啪的撞击小蛇姬的白嫩小屁屁…“嗯…呜…啊…别…再…”,小蛇姬已经叫到没声音了,小穴裡的血早已跟因药效产生的淫水混在一起,变成澹粉红色的血味黏液,一面抽送一面四处乱洒…“………………”,小索妮雅已经痛得快失神了,但莫斯曼维圣依旧不依不饶的用对坐体位蹂躏小索妮雅…“哈…哈…我快要射了”,莫斯曼维圣抱着小索妮雅的背,好像快要不行了。

    “不…不…够了吧…不要再…”,小索妮雅听到这句话,用有点沙哑的声音,悽惨的说…“不行…我就是要…呜…喔…来…来了…”,莫斯曼维圣完全不管,准备直接中出小索妮雅。

    小索妮雅又再次哭起来了,边哭边说着:“不要…不要啊…求你…不行…不…不…”。

    “哼…闭嘴~~呜…喔!”,莫斯曼维圣眉头一皱,把小索妮雅搂着紧紧的,大量精液不停射进小索妮雅的小淫穴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索妮雅悽惨的一叫,她最先被中出…诺斯阿提克圣仍然无耻的一面搓揉小玛莉的贫乳,一面用正常位抽送:“啊~紧死了…怎么这么爽?”。

    小玛莉也是早已喊到没声了,挂着一双可怜的哭肿双眼,摇着还没发育的娇小身躯,半醒半昏地摇晃着:“………………”。

    塞斯吉普圣则是改用背后体位的姿态,双手粗鲁的拧着小蛇姬的双手,那根粗硬的大肉棒狂顶小蛇姬脆弱的小穴…“…………………”,小蛇姬也被操得泣不成声,嗓子喊哑了,只听得到啪啪啪的声音,与参杂鲜血的淫液往下滴的啵哒啵哒声在牢房裡迴盪…“库…实在是…性骚扰!”,在班烈那裡,不知几时被叫来的卡莉法,裸着身体只穿着渔网袜与黑色高跟鞋…她按照班烈的命令用自己的玉手去抠挖希娜的菊门…“啊…!?…不~酱子…我会去的…咕…呜…嗯哈…哈啊…啊呜…呜…不…不行了~~”,希娜被卡莉法挖菊门,就像是致命一击似的,她要高潮了…“哈…哈…快去吧…少将小姐!”,班烈一边加快速度顶希娜的A点,一边催促着她…“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希娜紧紧皱着双眉,她去了…“换妳来…自己…坐上去…”,班烈把爽的翻白眼的希娜弃置在一旁,躺平在床上指挥着卡莉法说…卡莉法穿着高跟鞋和渔网袜爬上的留在牢房裡,那还留有鲜血的嫩穴还不停地喷出精液…在这之后,这影像因为结束而切断…【地点『无风带』『圣地马力乔亚』】当班烈正在享用卡莉法的时候,五老星已经动身前往圣地马力乔亚觐见伊姆…“参见伊姆大人!!”,五名五老星毕恭毕敬的下跪行礼。

    “………………”,坐在『虚空王座』上的伊姆比了个手势,五老星纷纷站了起来。

    在伊姆的身旁,有着一大堆海贼悬赏单…超新星11人与雷利、红髮等四皇或传奇海贼都有;此外,非悬赏对象的薇薇公主与白星公主等的照片也都有,其中当然也包含了音乐俱乐部的干部与露卡女王的主要大臣们…都被刀子从中间刺破…但是有几张悬赏单却是被另外放至一旁,而且完好无缺,没有用刀子刺破…这些全是『ONLYALIVE』的悬赏对象!除了文斯莫克香吉士之外,还有『千音』卡丝翠丝,悬赏金22亿6千万贝里。

    “伊姆大人…汀斯克露卡…她虽继承了尊贵的血统…但是她的先祖做了那件事…这是绝不能原谅的…而且她还抵抗了『非常召集』…”,那位身着白服,持有初带鬼彻的光头眼镜五老星盯着露卡的悬赏单说…那位留着三叉鬍子的高大五老星继续说着:“汀斯克露卡…与内菲鲁塔莉薇薇的背景有些类似,但她拥有新世界等级的实力…甚至在『天夜叉』之上…”。

    留着黄色络腮鬍的五老星懊恼地说:“当初真不该让卡丝翠丝吃了『命命果食』…她现在居然倒向了邪恶阵营…”。

    那位拥有短捲白髮的五老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伊姆大人…当初汀斯克莉莉被『灭灯』以后,罕见的出现了民众抗议事件…甚至有发生居民持武器袭击当地海军基地的事变传出…”,他稍作停顿,接下去说:“若要对汀斯克露卡进行『灭灯』的话…”。

    最后那位留着八字鬍,身型圆胖的五老星说:“嗯…我们了解伊姆大人的意思了…汀斯克露卡,优先『灭灯』!!有必要在内菲鲁塔莉薇薇之前…出动CP0去处理吧~~”。

    得到了伊姆的『灭灯』指示后,五老星退出伊姆的宫殿…由于偎取与布鲁诺的所在位置距离音乐俱乐部的所在地古鲁梅群岛最近,因此他们先赶去,而路基随后就到…我们再回到班烈与卡莉法的大战…“呜…咕嗯…嗯咕…库…啊啊…嗯啊…呜啊…”,卡莉法看样子是被这根雄伟巨枪插上瘾了,被操得眼角泛泪,全身湿漉漉的还流着口水…现在班烈与卡莉法是採后座体位的姿态,也就是班烈从后面以下半身的力量撑住卡莉法的屁股,狂干她的穴的姿势。

    “卡嘿嘿嘿…连CP0的女特务都不敌老子的神枪…爽吗?”,班烈一面从后面搓揉卡莉法的豪乳,一面狂顶她的淫穴,发出剧烈的撞击声…“呜…哈嗯…哈啊…嗯啊…呜啊…啊嗯…”,卡莉法也被干到疯了,拼了命的把自己的跨下往下沉,每抽送一次就会洒出大量的淫水,可见真是『战况激烈』…“喔…真是主动…很好…老子就来给妳一点『小奖励』…”,班列一面狂干一面说着。

    接着班烈故意边干边问:“想去吗…?卡莉法!?”。

    “嗯啊…嗯啊…咕…嗯咕…啊嗯…呜呀…啊…想…想去…求求你!”,卡莉法披头散髮的大力主动扭腰,好像已经爽到失去理智了…许多的汗珠像珍珠般的从金黄秀髮与全身的蜜肉上洒落…“卡嘿…很乖!诚实的乖女孩会有『好康』喔…”,班烈稍微施展了一点武装色霸气,用在不停进攻卡莉法G点的龟头上…卡莉法被酱子一弄,立马潮吹了:“呜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吧!看老子…呜~~”,班烈将湿热无比的精液,射在卡莉法的子宫颈附近…“哼…还不赖喔…”,班烈似乎还算满意,微笑着抽出满满是精液的阴茎。

    “………………”,这时在门外站岗的香知道班烈结束了,马上叫在一旁待命的蕾贝卡进去做『清洁工作』…蕾贝卡缓慢又细心的帮班烈把他的阴茎舔乾淨:“………………”。

    “很好…来…陪我睡一下!”,班烈一把搂住蕾贝卡说道。

    「是…」,蕾贝卡穿着女僕装,很认命的陪班烈睡觉…“………………”,被干到翻白眼的卡莉法,毫无反应,一动也不动地躺在旁边…“好地玩她吧…”,康薇塔微笑着说…康薇塔与首藤两人手牵手前往『哈莱姆』城堡内部深处,目前是艾茵专用的那间寝室…“…………………”,艾茵在上次被贝纳松尼亚用了『阿玛尔之箭』,然后又连续中出7次以后,性格大变…像是一个玩偶般浑浑噩噩的度过时光…“啊!首藤夫人!伟大的康薇塔!!”,在寝室前站岗的重装女兵看到了她们两人,恭敬的欢迎…“咦!?妳…?”,首藤与康薇塔密谋好:康薇塔先用模彷果实变成艾茵的脸进去吓吓本人…艾茵看到了她自己脸,吓了一跳!“哼哼…我是…康薇塔…”,康薇塔用艾茵的脸回答本人。

    首藤随后进来说:“这是某个人的果实能力!”。

    “来吧…艾茵…”,康薇塔维持艾茵的长相,用她的声音说着…同时把那身耀眼的金色旗袍脱下…同时也褪去了她身上的女用内裤…马上,一根因为吃了本萨姆而产生的男人阴茎挂在康薇塔的身上,出现在艾茵面前…“妳…不是…女的吗…?”,艾茵惊愕不已的问…康薇塔无奈说:“我当然是女的!这根是因为我吃了男人的关係…”。

    首藤催促康薇塔说:“别再浪费时间了!直接开始吧~~”。

    “是…是!!”,康薇塔还是维持艾茵的脸,走向艾茵本尊,把阴茎朝她的嘴唇靠近…“…………………”,艾茵因为中了『阿玛尔之箭』,贝纳松尼亚以及他的同伴她都无法攻击…所以艾茵很认份的一把抓住那根阴茎,开始口交…康薇塔马上就有反应了…她用艾茵的声音叫着:“啊啊~~酥麻的感觉…这是男人被口交时的…第一次体验呢!”。

    艾茵一脸尴尬的听着康薇塔用她的声音淫叫,她偷看了康薇塔一眼,继续摆动那头海洋蓝的秀髮,努力口交:“…………………”。

    “啊…啊啊…咕…”,身为女人的康薇塔当然从来没有这种体验…她毫无『续航力』的口爆了艾茵。

    “咳…咳…太快了吧…?”,艾茵(以下称真艾茵)被精液呛得难受,她边咳边说。

    变成假艾茵的康薇塔(以下简称假艾茵)是初次体验男人的射精滋味,立刻软的倒地;“啊~~”。

    “躺下!”,首藤出手帮忙了!他一面命真艾茵躺下,一面将假艾茵扶过来…“是………………”,真艾茵乖乖地躺平。

    “康薇塔…振作点啊~~”,首藤把假艾茵扶起…“唉呦…男人射精的快感…太强了…不过…我还要!”,假艾茵一把抓住真艾茵的豪乳,用乳沟夹住那根沾满精液的滑滑肉棒…首藤也很淫乱的吐口水助兴:“我也来帮忙增加滑度…”。

    “啊啊~~好硬…伟大…的…康薇塔…别…”,真艾茵歪着头,闭上眼睛呻吟着…“喔…库…啊…嗯…啊…好软的…乳房…好…棒…”,假艾茵很大幅度的用真艾茵的乳沟,享受乳交的愉悦…“…………………”,门口已经围了不少在偷听的重装男兵,他们听到寝室裡是两个艾茵在呻吟,都好奇的在附近徘迴…由于贝纳松尼亚又出海去抓美女了,因此他又把管理全丢给涅茉希丝…“妳暂时代替一下…用口水…”,首藤见状,命令跟她一起来的和服女兵暂时代替她…然后怒气冲冲地朝门口走去…那些偷看的男兵见到首藤走过来了,慌忙地作鸟兽散:“糟了…是公爵夫人!”。

    “谁敢再来偷看…我就把他宰了!”,首藤朝走廊大喊着…至此以后,大家都躲得远远的…“啊…啊…”,假艾茵很快的又射了,这次射得真艾茵的乳沟裡满满都是白白的…“这次…我也来帮忙…”,首藤边说着就解开了绿色衣带,脱去了她身上的樱花图桉的和服…假艾茵躺平,真艾茵与首藤两人一左一右,四乳两沟把『夹攻』假艾茵的阴茎…“啊…好棒…这乳压…太…舒服了…呜啊~~”

    ,假艾茵被『夹攻』弄得很爽,仰天大声地呻吟…首藤卖力的捧着自己的乳磨蹭假艾茵的阴茎一边问:“哼哼…康薇塔…酱子爽吗?”。

    真艾茵微闭双瞳的轻轻地呻吟,一面卖力的用乳沟摩擦假艾茵的肉棒:“嗯…嗯…嗯…啊…首藤…夫人…酱子…”。

    真艾茵在跟首藤联手乳交的时候,乳尖上的葡萄乾会经常与首藤的乳尖摩擦,酱子也会引起性致…“呜…呜咕咕…”,假艾茵又喷了,把真艾茵与首藤的豪乳射得都是精液…“呀~~~”,真艾茵的脸被喷了满脸的精液,发出很萌的叫声…首藤看着躺在名和服女兵再度蹲下来,继续用魔杖按摩棒刺激真艾茵的三点:“………………”。

    “呀啊啊啊啊~~~~不行!爽死了~~嗯…嗯啊…咕嗯…啊嗯…”,真艾茵又发出了萌萌的浪叫声…“那么…酱子呢…”,假艾茵把脸埋进真艾茵的股沟裡,进攻她的菊门。

    “啊啊…!?很髒的…不…好丢脸!咕…库…库啊…嗯咕…”,真艾茵吓得大惊失色…假艾茵用舌头一直去舔真艾茵的菊门,边舔边说:“一点都不髒…好美的菊门啊…”。

    “妳们…不要…啊哈…这样…求求妳…嗯嗯…夫人…取消…刚刚…的…5点…啊呀呜~~”,艾茵知道又要高潮了,一边叫一边哀求首藤。

    首藤不屑的轻捏着艾茵的下巴回答:“不行…我无法取消…就算可以,我也不会这么做…”。

    真艾茵勐摇头说着:“不…不…重複高潮5次…我会…啊…呜啊…不要…不…停止…”。

    “啊啊啊啊啊~~~~~~”,真艾茵又高潮了…“不…不要啊…饶了我…吧…呜咿咿啊嗯啊啊~~~~~”,首藤的能力又生效了…真艾茵重複高潮了5次…假艾茵站起来,俯视着高潮到捲曲的真艾茵,对着首藤说:“…好想…直接插她…男人…勃起不差真难受…”。

    “康薇塔慢着!要按照那傢伙的流程进行…”,首藤带着命令的口气回答…“好啦好啦~~”,假艾茵嘟着嘴,一把抓起真艾茵…同时首藤也蹲下来,两人一起帮假艾茵吹箫…“嗯…嗯…嗯…唔嗯…”,真艾茵卖力的摆动那头天蓝色的秀髮,努力的吹着那根肉棒…首藤也用洁白如玉的细緻双手捧着假艾茵的阴囊,用嘴及舌头去刺激它:“呵呵…爽吗?”。

    “啊…啊…啊…嗯…啊嗯…好…棒…男人被吹箫…真的好爽…”,假艾茵满脸性福的表情,非常愉快的叫着…“呀啊啊~~~~”,真艾茵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因为假艾茵又射了…假艾茵射的这些精液,全都是被『吃吃果食』所吃掉的本萨姆的…虽然他不会感到任何快感,但是事后的疲累都会算在他身上…而能够一直射不软下来是因为变成假艾茵的康薇塔,拥有能够一直高潮,热度不会『退烧』的女人特性,所以才能一直射精…“唉呦~~”,这次射精感觉太强烈了…假艾茵直接头痛脚软倒地…“再来~~妳舔左边…我从右边…”、“是的…”,首藤与真艾茵一左一右,各自用舌头刷弄假艾茵的阴茎两侧,以及轮流刺激那个位在龟头挺端的男人尿道口…“啊啊啊啊啊啊~~~~~~~”,假艾茵又喷了…把真艾茵与首藤喷得满脸都是…“呼…呼…该…进入『最后阶段』…了吧?”

    ,假艾茵爽到眼角也挂着泪珠,边喘气边问首藤…首藤笑着说:“嗯…是啊~~那就开始囉!”。

    真艾茵慌张地问:“『最后阶段』…!?是什么?”。

    “当然是大惊喜啦~~一定会爽死妳~”,假艾茵诡异的笑着回答…首藤一面笑着一面变出两颗骰子:“呵呵呵…”。

    “两…两颗骰子…?”,真艾茵发抖不止,非常害怕的说…“嘿~”,首藤用力一挥,两颗骰子分别呈现4点的那一面…“8点啊…”,假艾茵盘着手说着…首藤冷笑着说:“不急…第一回合先来个『暖身运动』嘛…”。

    “哼…也好…”,假艾茵也露出怪异的微笑…“…到底…啊…”,真艾茵话还没说完,马上就两名和服女兵抓住双膀,朝假艾茵靠上去…“呜呜…咕…”,真艾茵毫无反抗能力,只好乖乖的把那根射了好几次精的肉棒插进自己淫穴裡…在真艾茵插入那一瞬间,假艾茵张大那对与本尊一模一样的红色亮瞳,爽到掉泪:“啊…嗯啊…太…爽了…”。

    “呜…啊…”,当真艾茵把阴茎插到底时,她也睁大那对明亮的红色瞳孔,演角也泛出泪来…“咕…嗯嗯…啊啊…啊…嗯哈…呜啊…”,真艾茵开始摆动她的阴部进行上上下下的活赛运动…是女方主动的女上位…“啊…酱子动…好…嗯哈…咕啊…啊嗯…呜呀…嗯哈…”,被动方的假艾茵也爽的娇喘连连,上颚与下颚还能看到口水的牵丝…“啊…啊…啊…嗯…”、“呜啊…咕…库…嗯哈…”,在这间哈莱姆城堡内,在艾茵被打入冷宫之前都是她专用的寝室裡面的被褥上,两个艾茵紧紧的缠绵在一起,淫叫声也一模一样…不知何时,首藤穿上了挂着一根綑绑式假阳具的黑色橡胶啊啊~~~~~~~”,假艾茵也喷了,喷在真艾茵的淫穴裡…“啊…嗯…”,真艾茵的双腿呈M字型,还在向外流着精液…“ㄟ!?来了…?不…啊呜呜呜呜呜呜~~~~~~”,真艾茵马上又重複高潮了8次…“哈…哈…”,真艾茵的脑袋,早就一片空白…首藤接着又丢出两颗骰子说:“爽到说不出话吗…?还没完喔…”。

    这次那两颗骰子呈现6点与3点…“9点?没关係~来吧!这次换我!!”

    ,首藤走向真艾茵…“……”,真艾茵已经被弄到动弹不得了,只能任由首藤宰割…“啊…”,首藤拉着真艾茵的双手,把綑绑式假阳具入侵真艾茵的肉穴裡…“呜…啊…”,真艾茵浑身起强烈反应,两眼无神的她,留着两道眼泪的与满嘴口水,早就失去了新海军副题督的威风…“呵呵…”,首藤也不拖泥带水,立刻进入『正题』…“啊…啊…嗯啊…呜哈…哈啊…”,真艾茵被首藤用綑绑式假阳具已背后体位狂插,眼泪、蜜汗与口水不断的四处飞溅,以及不停从穴口满溢出来的淫水大量外洩…“嘿嘿嘿…真可爱…新海军副提督也不过是个小淫娃罢了…”,首藤全身也是蜜汗骤增,性趣十足的冲击真艾茵的屁股…“呼…呼…”,另一边,假艾茵也没閒着,搓着那根本来不该属于自己的阴茎,对着真艾茵的脸自慰…镜头稍微转一下…就在这时候,『铁元帅』贝纳松尼亚带着露卡女王的宝贝–『姬骑士团』最幼嫩的苏丽蜜丝南斯丹前往古鲁梅群岛,去抓女人了…“呼…呼…”,有一位长髮飘逸,穿着被香汗渗透的洋装的美女,带着她的女儿拼命的逃…在湿透的洋装之中,看得出那对H乳以及激凸的葡萄乾不停跳动…“………………”,贝纳松尼亚像是在玩老鹰抓小鸡般,明明能够立马抓住她们,却故意先让她们母女逃跑一段之后再迅速跟上,但是又故意留一手让她们能继续逃跑…直到草丛裡冒出一位手持铁钉耙的男性,正是她的丈夫以及那小女生的父亲!“…嗯…?”,贝纳松尼亚瞪着那位村民瞧。

    那村民毫无惧色地说:“不准你再来追赶她们!!”。

    我们再看看哈莱姆城堡的寝室裡面…真艾茵又被首藤插到潮吹了,同时被假艾茵射的满脸是精液…“哈…呼…”,真艾茵好不容易熬过了重複9次的潮吹,躺在那不能再湿的床单上发呆放空…“哼…压轴好戏!!”,首藤站了起来,再次变出两颗骰子,随处一抛,结果呈现两个6点~假艾茵兴奋地叫:“12点!

    好啊!!”。

    “…………………”,(什…么…?饶了我吧!),已经快要没力的真艾茵,瞠目结舌地看着那12点的骰子…“享受最极致的快感吧!!”,首藤用手指指着真艾茵,那12点骰子就飞向她,发挥功效了!“同时插入!”,首藤与假艾茵这次联手,要对真艾茵两穴刺…“不!咕…啊啊啊啊啊~~~~~~~”,真艾茵虽然想求饶,但很快的就被假艾茵插入菊门了…“首藤夫人…请…”,两名和服女兵分别抓住艾茵的蜜大腿,让她方便插入捆绑式假阳具…“呵呵…酱子弄妳肯定会爽死…”,首藤也不客气地插进去了…“啊…啊…不行…会死啊…啊…呜呜呜呜呜~~~~”,至此,真艾茵的两穴都被占满了~“哼哼…”,首藤开始勐烈的活塞运动…“啊…啊…啊…啊…好紧的菊门!!”,假艾茵又开始大声淫叫,拼命狂插真艾茵的菊门…“不要…妳们…我要…死了…啊嗯…库嗯…嗯咕…咕啊…”,真艾茵紧闭双眼,飙泪的乱叫着…首藤边插边说:“哼!新海军的副提督没那么容易死呢…哈…哈…”。

    “咕…嗯…啊嗯…嗯哈…咿呀…呀啊…”,假艾茵在从背后狂顶ˋ真艾茵的同时,也把双手伸到前面搓揉真艾茵的巨乳…“夫人跟伟大的康薇塔她们,干艾茵还真久呢…”、“是啊…”,虽然那些重装女兵不会偷看,但是也忍不住议论起来…首藤的巨乳与真艾茵的豪乳几乎是要黏在一起了,这一来令她更兴奋:“哈…呼…”。

    “啊…嗯…嗯啊…呜啊…呜咕…”、“咿啊…呜啊…啊嗯…呜哈”,那真假两个艾茵则是发出好像双重奏一样,一模一样的叫春声…不知不觉之中本来是坐着搞得她们三个,变成躺着了…首藤在上面用綑绑是假阳具插真艾茵的阴道,假艾茵则是在下面搞她的菊门…变成了三个正妹的美肉三明治大战…“差不多该…”,首藤巨乳上的…但也看得出没有精心打扮、梳洗的样子…她满脸抑鬱,用饱含忧鬱的眼神,面无表情的盯着布鲁诺与偎取…布鲁诺与偎取则是怒视着露卡…究竟蜜库为何要说找死呢?而忧鬱症发作的露卡要如何应战??.。

    (第三十一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