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十一章 平行线
    只见这道身影,身材高挑,短发,瓜子脸,一席连衣轻裙轻轻摆动,足蹬银色高跟,体态婀娜,一个非常有气质的女子。这是已经脱下护士装的玉小霞,对于只见过玉小霞上班状态的萧何,竟然一时没有认出来。

    萧何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玉小霞,眼睛都直了。说实话,相对于雪灵儿,萧何还是更喜欢玉小霞这种类型的女子。用如今的当红明星打个比方,雪灵儿好比范冰冰,玉小霞好比桂纶镁。

    雪灵儿五官精致,大眼睛双眼皮,一眼看上去就美得特别明显,那是一种张扬的美丽,霸气无比。而玉小霞的容貌,初看上去并非倾国倾城,但五官搭配在一起看上去十分柔和舒服,女人看了不会嫉妒,男人看了也不想犯罪,但就是愿意和她接近。可以这么说,雪灵儿,所有用来诠释一个女孩子美丽的词汇,都毫无犹疑地被老天爷写在了她的脸上,而对于玉小霞,则被老天爷拆分开来,一分写在脸上,一分写在她的笑容里,一分写在嗓音里,一分写在言行中。。。。

    “厉厉,你在干什么?”玉小霞看到撒泼的男童,立刻一路小跑奔过去,高跟鞋的“踏踏”声十分悦耳。

    正在撒泼的男童看到玉小霞,也立刻停止了撒泼,撒欢儿一般地奔向走廊尽头,一边跑嘴里一边大声喊:“表姐姐!”

    表姐姐?萧何还没有确定这个男童喊的是谁,玉小霞已经跑了过来,在经过萧何身边时,扭头冲他微笑了一下,直到萧何看到了这熟悉的笑容,才认出了玉小霞。

    小。。。小霞。。。?!萧何的脑子明显还没做好接收这个信息的准备,他双眼呆滞,魂魄几乎被勾去,玉小霞已经跑到那个男童的身边,以一种柔和的“训斥”口吻说道:“怎么搞的?又不听话啦!”

    那男童委屈地说道:“表姐姐,听说你昨晚出事了,我们一家都很着急,我不喜欢他们那么烦你!他们烦你我就要打他们!”

    玉小霞慢慢地蹲下,连衣裙随着身体的弯曲变化而勾叠起来,将玉体勾勒得更加性感。她用手轻抚男童的头,温柔地说道:“弟弟乖,他们是警察叔叔,就是专门为了昨晚的事情来的,因为姐姐亲眼看见了那些坏人,而警察叔叔就是让我给他们讲讲那些坏人的模样,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他们啊!”

    男童对这个解释非常受用,立刻缓和了情绪,以轻轻地而又有些带有撒娇的语气说道:“我们都很担心你。。。”

    玉小霞继续安抚了男童一阵子,然后站起身,走到那名中年妇女面前,喊了一声:“姑姑。”

    卧槽!萧何彻底懵逼了,原来小霞竟然还和江都市首富有这一层关系!萧何在脑子里捋了一下:那个男童应该是雪氏集团董事长雪峰的养子,他称呼玉小霞为表姐,而玉小霞又喊那个中年妇女称为“姑姑”。。。那么毫无疑问,那个中年妇女肯定就是雪氏集团的女主人玉明芳了,而玉小霞的背景也不简单,她身后是江都市另一个鼎鼎大名的企业:玉氏集团!

    雪氏和玉氏的联姻属于强强联合,双方都是江都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只有雪氏集团董事长雪峰时常在媒体上露面,而他的配偶,坊间只是知道她的背景是玉氏集团,名叫玉明芳,因为她平时为人低调,从不在媒体露面,因此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当萧何缕清这层关系之后,情绪立刻沮丧了下来:原来他还磨刀霍霍,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打听一下玉小霞有否婚配,现在看来,以自己这种平民身分,要追求玉小霞这种身分的女孩子,简直是痴心妄想了。

    其实最早在萧何知道小霞姓玉时,他就隐隐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转念又想,哪个富人家会让孩子来医院干护士呢?忙得没白天没黑夜不说,关键是病人时常会呕吐或腹泻,又脏又臭,而且时不时还要受点数落。。。

    如今这个年代,即使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更何况从小锦衣玉食的富家女呢?正因如此,萧何打消了顾虑,准备对玉小霞展开攻势,可现在,眼前的现实给了他沉痛一击。

    萧何,玉小霞,身分地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像一对儿,是的,一对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尽管如此,萧何依旧死死地盯着玉小霞,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舍不得挪开自己的双眼,没办法,遇到美女,萧何就是特别没出息。

    只见警察对玉小霞说着一些客套话,诸如:“感谢您配合我们工作”,“我们一定会尽一切努力查出凶手”,“即使是恶作剧也太过分了”“尚未发现和去年的案子有联系”等等诸如此类。

    听了这些话,萧何只感觉好笑:看来这个案子已经被基本定性为恶作剧了。如果说恶作剧者能把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瞬间吓晕还情有可原,可要是说能喷射出腐蚀了整扇玻璃窗的血液,这恶作剧的成本也有点高吧?要知道华夏人(世界观:故事发生在华夏国,地球上其余国家与现实基本类似)的性格比较拘谨,不像那些西方人有娱乐精神,比如西方人弄的那些街头恶搞,要是华夏人来搞,很可能人当场就会翻脸,挨揍是轻的,要是吓到了老头老太太,人家往地上一趟,不讹你个十万八万块钱的不算完。

    华夏人没有恶作剧的传统,更不会花如此高的成本来进行恶作剧。不过,警察有一句话萧何听进去了:“尚未发现和去年的案子有联系”。难道说去年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此时此刻,沮丧的萧何对去年的什么案子并没有兴趣,他打算使出自己发明的“断念大法”,来忘记对玉小霞产生在萌芽状态的感情,这种方法是萧何经历过无数次类似场景后,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那就是:最后看她三分钟,然后心中默念:“断”!从此以后再也不看这个女孩子,再也不让她的半丝念头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不要误会,这种方法并非修道之人的什么方外之术,纯粹是萧何自己瞎编的心理暗示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