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四十九章 大家一起来吃饭
    《识鬼秘要》有云:“第八殿,都市王。都市王司掌大焦热大地狱,此狱之苦,一切无间。乃至虚空皆悉炎燃,炽火于无量百千年岁,常烧不止。罪人热炎炽然其身,如是无量百千年中,血灌其身,烧煮而死。死而复生。业尽堕饿鬼,畜牲受饥渴苦,相互食苦,又无量百千世,欲得人身仿若如龟遇孔,生于人中得贫穷多病,热恼心乱不止,短命报,此为残余果报。观此大地狱,其苦又胜于前,其所造作罪根亦同前,唯更加严厉,故果报亦更强烈。”

    书接上章:又一具尸体沿利剑滑落。排在冥阳前面的还有四个罪魂。

    这声音再度以洪钟之势传递至冥阳的意识。“入息长时知我入息长,出息长时知我出息长。入息短时知我入息短,出息短时知我出息短。”短短几句模糊不清的话语,冥阳却仿佛早就听过似的,听后立刻便理解了其中的含义.其义便是要自己把心神安住在呼吸之间,清晰地了知自己的一呼一吸。稍微分析了一下这几句话的含义,冥阳立刻稳定心神,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之上。

    呼。。吸,呼。。。吸,呼。。。吸.冥阳的心神逐渐凝聚,恐惧进一步消散。

    站在病床前的王强继续耳语道:“我将觉知全身而入息,我将觉知全身而出息。我将平静身行而入息,我将平静身行而出息。”

    排在冥阳前面还有三个罪魂,而王强那几句耳语,传至冥阳的意识中,刚刚还如同雷鸣,却随着冥阳逐渐稳定心神,变得如同流水一般,缓缓地流入冥阳的心田。

    “我将觉知全身而入息,我将觉知全身而出息。我将平静身行而入息,我将平静身行而出息。”随着冥阳将心神进一步安住于呼吸之上,他渐渐感觉到好像自己不是在用鼻子呼吸,而是用全身在呼吸。而他吸进的空气也由焦热变得清凉起来,所吸进的气体好像并非来自炎热的地狱,而是一片清凉的小溪边。

    冥阳感到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一呼,身体如同气球排气般缩小,一吸,全身又仿若气球充气般膨胀。冥阳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我将”

    排在冥阳前只剩下两个罪魂,而冥阳此时却感觉不到丝毫恐惧,虽然置身于焦热的地狱之中,但冥阳却有一种身心分离的感觉,不管地狱的环境多么恐怖,炎热,痛苦,现在都与冥阳无关了。打个比方,冥阳觉得此时自己的身体如同一间房子,过去的时候,这间房子两扇大门是向外界全开的,来自外部环境中的各种感受,喜怒哀乐都可以直接进入房间里,而现在,门关闭了,不管外界多么波涛汹涌,也与自己无关。

    只见又一个罪魂顺着利剑滑了下来,冥阳前面只剩下一个罪魂了。眼前这幅景象,虽然恐怖无比,但冥阳只是感觉自己象在观看一场电影一样,无论如何,都与自己无关了。正所谓看戏的不怕事大。地狱天空的雷鸣,虽然震耳欲聋,但传至冥阳耳中,却也只是毫无意义的背景杂音。

    鬼差用钢叉猛烈地刺进了冥阳前面罪魂的胸膛,只听得一声惨叫,它便被高高地抛起,几秒钟之后就被串在利剑之上。

    完成了这一切,那鬼卒望向了冥阳。一瞬间,冥阳看到那鬼卒的脸面竟然出现了变化,刚刚还青面獠牙的鬼卒,此刻脸面竟然变成了自己的一个熟悉之人,王强。

    王强是冥阳的初中同学,萧何的高中同学,也是冥阳在江都市玉氏烧烤兼职的介绍人,可以说自己能有这份工作,全赖王强之力。

    只见眼前这个鬼卒,身体虽然是粗壮的鬼差,而脸面却是一个自己熟人的模样,更显得诡异无比。

    本来冥阳的心神已经完全收摄,但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一瞬间从刚刚那种安详的状态中脱出,心中再度惊恐无比.

    “王。。。王强,怎么会是你?“这话还没问出口,而就在这一瞬间,眼前的这个鬼差冲冥阳诡异一笑,突然挥出手中的钢叉,猛地刺进冥阳的胸膛!

    “啊!”冥阳感到胸前一阵剧痛,随着剧痛的感觉在全身扩散开来,他也从这恐怖的地狱幻境中脱离出来。与此同时,这剧痛也仿佛给了冥阳一个当头棒喝,就在这痛苦的一瞬间,冥阳对一句话若有所悟。

    “名色分别,分别名色,名色各异,相互不涉。”

    冥阳睁开眼睛,全身大汗淋漓,上衣依然撩在前胸部位,稍微动一下,便剧痛无比。萧何也不知身在何处。

    “萧哥,萧哥!”冥阳高喊两声,病房中空空荡荡,无人应答。而此时,他又因为声带发音,带动着整个躯干上的腐肉颤动起来,又是一阵剧痛袭来。

    此时,在世纪大饭店,酒过三旬,菜过五味,所有人都有点喝大了,包括萧何。这些平时斯斯文文的小姑娘,在酒精的作用下,思想意识开始飘飞,有的满嘴脏话,有的甚至讲起了荤段子。

    服务员上了一大盆汤,有一个姑娘直接拿起勺子,盛上一勺直接就往自己嘴里送,嘴唇紧紧地贴住了勺子,之后狠狠地啪叽两下嘴,然后直接爆了一句粗口:“草,真特么的烫!”说着,又把勺子放进汤盆里。真是要多豪爽就有多豪爽。

    另一个女孩抱怨道:“得了,这汤还能喝呀,全都污染了!”

    “咋的,嫌我脏啊?”

    包间里喧闹无比,叽叽喳喳。

    。。。

    这餐饭萧何吃得不算开心,一来是因为没能实现自己和小霞的单独相处,二来也是因为自己记忆的缺失。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没处理,但无论怎样也想不起来,心里总是挂着一件事,但又不知道是件什么事。但萧何是个性开朗的人,再加上他本人也有些喝多了,头晕晕乎乎的,思想也开始飘逸,所以,不论怎样不开心,也挡不住他那张巨能白活的嘴。

    眼看酒席上一个女孩直接下手抓起一只田鸡往嘴里送,萧何针对这只田鸡便白活上了:“知道吗,田鸡学名又叫青蛙,这玩意儿抓来用火烤烤特别好吃,我和你讲哈,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好多事情你们这些城里的娃儿都不知道!“

    “切,农村长大的有啥了不起,姑奶奶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