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九十一章 说破无毒
    其实,王芳之所以被这样风言风语,也不是没有道理。在刚分到李家集的时候,王芳就把厌恶农村生活,厌恶做农活儿这种情绪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刚来的那一个月,她成天闷闷不乐,每到下地干活的时候,她满嘴牢骚,嘟嘟囔囔,老乡和她说两句话,她把嘴噘得比山还高,师傅教她用锄头什么的,她更是敷衍了事,干活腻腻歪歪,有气无力,弄得没什么人愿意带她。

    甚至,她还不停地请病假,今天头疼,明天脑热,后天脚跟疼,总之,能用来请假的理由都被她用遍了。

    总得来说,她就是个城里的大小姐脾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渴望奢华享受的那种人。搁到现在,就是那种:“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上笑的主儿”。

    王芳一方面是无法再承受这种风言风语,一方面也确实厌恶村里的生活条件,她一个从城里来的大姑娘哪受得过这份苦啊!她不像是崔周平和张鹏,是大大咧咧的爷们儿,来了以后马上就和老乡打好了关系,平时干活儿比村里人还积极,造得昏天黑地的。而王芳和村里的老乡关系都很淡漠,举手投足都表现出一种厌恶,鄙视。因此,村里的老乡也没几个愿意搭理她。

    她是真的不能再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下去了,思来想去,她决定和村长赵有志达成这笔交易,一来是因为这样自己具能回城,永远摆脱村里穷困的生活,和村里那些妇人的风言风语了,二来,也是因为自己的名声已然如此了,不如做实了,倒也落个心理平衡。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王芳主动找到了赵村长。在找赵村长之前,王芳早已打听好了,那天,赵村长因为和她媳妇打架,把媳妇气回了娘家,而她也吃了足量的止吐药,为了回城,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王芳鼓足了勇气,为了重新回到自己在城里的优越生活,当然,也为了能有机会上学读书,就在那天晚上,王芳主动上门,和村长赵有志之间,发生了不可名状的事情。

    事情过后,王芳就日等夜等,天天等着回城的名额下发给自己,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两个回城的名额给了崔周平和张鹏,她日思夜想的回城机会,并没有给她。

    这下子,王芳万念俱灰,接连不断的打击,让王芳的精神出了问题。而崔周平和张鹏走了以后,她更是她披头散发,不是一个人蜷缩在炕上喃喃自语,就是一个人在村里的路上胡乱奔跑,嘴里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实际上,村长赵有志一开始真的想把回城名额给她的,但自从上次村长打算猥亵她但没达成目的,而她又呕吐又那啥的,让赵村长恨上了她,大家想一想,自己想和对方亲热,结果对方呕吐,是个男人就会被挫伤自尊心。

    赵村长的自尊心被彻底挫伤了,原本他就打算,这两个回城名额死也不能给王芳,这下王芳又自己送上门来,赵村长心说好啊,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别怪我不客气!

    也就是说,不管发不发生那事,这回城的名额都没有王芳的份,这事儿早在王芳呕吐那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了!

    话说崔周平和张鹏回去了,而王芳在村子里又混得极度没有人缘,各种压力的打击使她得了精神病,天天披头散发地在村子里乱跑,逢人便说:“我要回城了,我要过好日子了,我要脱离苦海了,我要脱离地狱了!”

    一开始,有好心的村民还想接济她一下,但听她嘴里说的那话,那叫个不招人待见,她这意思就是村子是地狱,她要赶快回去,过好日子。

    这些话是个村里人听了心里就不会舒服。久而久之,村民们也就随她而去,懒得再理她了。

    有那么一天,这个王芳又在村里乱跑,跑到村口的铁道旁,恰好一列火车经过,她二话不说就去追火车,口中还大声喊着:“我要回家了,我要过好日子去了。。。”结果被飞驰的火车卷了进去,王芳被碾压得七零八落,死相极惨烈,此时的她,可比让人恶心的所谓赵有志村长要恶心多了。

    尽管她和村里人的关系处得都不好,但人既然都死了,村里人也就不再计较什么,给她草草填了个坟,而又因为王芳的父母早在那十年中死了,于是埋葬她后,这个人也就慢慢地被人淡忘了,偶尔有人提及她,只是说是一个城里来的大小姐,后来得了精神病。。。

    五爷的回忆戛然而止,他叹了口气,又抽了口烟,望着眼前还在跳着脚骂街的王芳,无奈地摇摇头。

    李狗蛋听完了这个故事,感叹无比,他先是表示惊叹:“乖乖,这还真是闹了鬼儿了!”随即,他又呸了一声,骂道:“这个城里来的大小姐,嫌弃咱农村不好,因为回不了城得了精神病,最后又惨死,我看她也是活该,咱农村怎么了,咱农民不种地他们吃啥...”李狗蛋儿嘴里嘟嘟囔囔地骂,五爷二话不说冲他屁股就踢了一脚,道:“得了得了,故事也听了,赶紧给我回家去!”

    李狗蛋儿挨了踢,嬉皮笑脸地跑开,并没有回家,这热闹还没看完呢!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燕子好像也骂累了,停下来喘着粗气,李琳奶奶慢慢走到她跟前,说道:“你骂了骂完了,也该消停了吧!”

    燕子突然又窜起来,骂道:“我要报仇,我要它赵有志给我偿命!”

    李琳奶奶道:“赵有志早已死去,这几十年间,不知在地狱里滚了多少遭,该还的债也还完了,如今他投生在张家,已然是洗净了前生的罪孽,你又何苦加害?”

    燕子好像听不到李琳奶奶的话,只是在哪里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李琳奶奶看她不听劝,随即又道:“那赵有志十恶不赦是不假,但你扪心自问,你自己就一点错都没有吗?”

    燕子依旧喃喃:“我要回家,过好日子,我讨厌这里,这里人坏,人脏,我要回去享受生活,我有什么错!”

    李琳奶奶叹口气道:“那赵有志是有淫心不假,可你头一次不也逃开了吗?事情到此本该结束,若没有你后来起了贼心,又岂能被白白糟蹋?你扪心自问,你恨他,到底是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