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一百零一章 盘问
    莫非,这无常老爷的脾气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吃硬不吃软?

    冥阳正想着,白无常已经飘到了他的跟前,从白袍中掏出一本簿册,一边查,一边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冥阳回答道:“我叫陈冥阳。”

    白无常接着问:“生辰八字是多少?”

    冥阳疑惑道:“生辰八字?”

    白无常看冥阳不明白,于是便说:“哦,就是你的生日,阴历阳历都可以。”

    冥阳说道:“我的生日是公元1990年1月1日。”

    白无常问:“你出生在哪里?”

    冥阳回答:“我不记得了,我是孤儿,第一个记忆就是在孤儿院,是院长陈明爷爷把我养大的。”

    白无常一边翻动簿册,口中喃喃自语道:“陈明,陈冥阳,孤儿院。。。。孤儿院,是哪个孤儿院?”

    冥阳回答:“是黄玉镇的那家孤儿院。”

    白无常疑惑道:“黄玉镇的孤儿院?黄玉镇没有孤儿院啊?”

    冥阳惊诧道:“怎么会?我从小在那里长大,怎么会没有呢?”

    白无常翻着翻着,突然脸色大变!原本它的脸就是那种惨色的死人白,现在好像又白了几分,煞气逼人!只见它“啪嗒”一下猛地合上簿册,指着冥阳说道:“你。。。。你不会是。。。。”

    冥阳看到白无常突然有此一变,心中疑惑不止,仍恭敬地问道:“无常爷爷,您这是怎么了?”

    只见白无常慌忙把簿册往自己宽大的白袍上一挂,那簿册迅速融进了白无常宽袍的白色之中,融为一体,马上消失了,然后,它又把自己手中持的白色哭丧棒往地上一扔,对着冥阳就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以一种讨饶的口气说道:“哎呀呀呀,刚刚对您多有不敬,小的给您磕头,小的给您作揖,求您饶了小的一条狗命吧!”

    冥阳对此疑惑不解,刚刚白无常还牛X得跟什么似的,可查问了一番后竟然吓成了这幅鸟样子,这让冥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不管怎么说,无常毕竟是阴间正神,如今在这里给自己不住地磕头,这也不像话。

    于是冥阳忙上前去想把白无常扶起来,道:“无常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有话好好说啊!”

    无常看到冥阳叫自己老爷,更加显得诚惶诚恐,连忙把头又伏低了几分,以一种哭腔说道:“哎呦哎呦,千万别叫老爷,千万别叫老爷,我受不起,我受不起啊,您再叫两声我不仅头上这顶乌纱不保,恐怕连阴间的鬼寿都要全部折去呀!”

    冥阳实在不知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白无常这幅德行,便也不再企图过去扶他。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白无常一边给冥阳磕头,还一边招呼一直傻站在后面的黑无常道:“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快过来一起给咱爷爷磕头!”

    黑无常倒是很听话,牵着已经锁上的萧平光的亡魂,一脸懵懂地开始给冥阳磕头。

    虽然冥阳不明白都发生了什么,但眼前这两位老爷,从刚刚的盛气凌人到如今的低三下四,这让冥阳心里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满足感,顿时,他内心的黑暗面也有些膨胀。

    这时,冥阳突然注意到,黑无常只是锁了萧平光一个人的魂魄,而那个被打死的小护士的魂魄,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冥阳感觉自己对不起他们两个人,一定要想个办法把他们救他们,但他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便找了个茬问道:“为什么不锁她?”

    白无常缓缓地站起身,把冥阳鬼鬼祟祟地拉到一个角落,低声说道:“爷,死的那个女孩不是地府种,有人收她。”

    冥阳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白无常对他如此恭敬,心里那股黑暗开始放大,便一板脸,说道:“既然不是地府种,那还不赶快放了她?!”

    白无常听到冥阳这么一吼,内心骤然一紧,显得非常为难,他面色惨白,如果是活人的话,这时额头肯定早已渗出了汗珠,只见它左立不安,满脸焦急,说道:“爷,爷,您别这样,这事儿我确实为难,因为按理说,这女孩就不是地府该接收的人,您看,我。。。。”

    冥阳竟然还抖起来了,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无常道:“小的叫谢必安,爷。”

    冥阳冷冷地说道:“嗯,谢必安,您今天对我如此恭敬,那就说明我的威德,各方面等都有让你恭敬的地方,关于你们兄弟俩的事情,我多少也略有耳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脸黑如碳的,叫范无救吧?”

    白无常一脸献媚地说道:“是的,是的,爷,就是叫范无救。”

    冥阳说道:“嗯,我有威德,可是你们二位的感情故事,我也是十分敬佩,传说当年你和那范无救是一对结义兄弟,你脑袋比较游滑,而他比较木讷,有一天晚上,你们约定一起去一个小酒馆喝酒,于是你们便手拉着手一起出来,你们蹦蹦又跳跳,玩玩又闹闹,就像一对情侣一样,对不对?”

    白无常献媚地说道:“对,对,您说得真是太对,太好了!”

    冥阳把脸一沉,道:“就在这儿,给我跳一个!”

    谢必安听罢,二话不说,拉起范无救,就跳起舞来。

    “嘿嘿嘿,亚拉锁,巴扎黑。”黑白无常身为阴间正神,如此却在此翩翩起舞,气氛不仅诡异,更透露出一种搞笑的感觉。

    黑白无常跳舞把冥阳逗得哈哈大乐,乐够了之后便对他们说道:“好了,好了,停止。我跟你们讲,当初你们原本约好了一起去喝酒,走到一座桥下,这时你们突然发觉天气很阴,好像要下雨,于是谢必安便想回去拿伞,让范无救等在桥下,不等你回来就不要走,结果你刚走,就下起了瓢泼大雨,道路瞬时变得泥泞而难走,你好不容易才走到家里,看天下着这么大的雨,原本不想再出去,可你知道你这位范无救兄弟是个死脑子,你要是不去,他肯定会一直在那里等你,所以你最后还是决定取了伞去找他,我说得对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