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李娜的故事
    可是,就在李娜将要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却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

    “你咋回事?刚刚那个故事我们还没听完呢!”有人抱怨道。

    李娜此时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说道“我怕我一会儿就把这个故事忘了,我现在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众人还是想继续听那个坐纸车的故事,可是回头一看那个讲故事的女孩,她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看来,现在想听也听不成了。于是,大家答应,先让李娜讲。

    这个故事发生在八月份的某一天,江都市中心有一家大型超市,在搞促销活动活动完毕后,地下留下一片狼藉,环卫工魏师傅负责这条街道几十年了,这种情况遇到不少,不过也是毫无办法,没有公德心的人太多!

    魏师傅不辞劳苦,一点一点地清扫街道,不弄完不能下班啊!

    当魏师傅忙了自己负责的路段后,天色渐晚。他收拾好用具,骑上三轮车,慢慢地向家里骑去。

    空气中传来一阵烟火的味道,逐渐有一些三三两两的人开始在十字路口焚烧纸钱,魏师傅看到此景,突然想起,按照老理儿,今天应该是中元节了,传说中鬼魂从地府中上阳间来接受供养的日子,对此魏师傅倒是不以为然,他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如果说祭奠自己父母祖先,魏师傅已年近六旬,父母早已去世,且父母活着时老实本分,若这世间真有灵魂轮回,他相信父母之灵早已进入轮回,用不着自己供养,若世间无鬼,则烧这些纸钱纯属费纸费钱,还污染环境,身为环卫工,他对污染环境这种事深恶痛绝!而今晚上这波儿纸一烧,明天不知又要给这一带的环卫工师傅制造多大的负担!

    如果说真的有人需要供养的话,那就是自己的女儿。想起自己的女儿,魏师傅不禁叹了口气,只是感觉遗憾,但却没有多少悲伤。

    要说这个女儿的出生,也是一波三折,当初差点就没有要她。

    当初魏师傅的爱人怀她时,就连续好几天做怪梦,先是连续一个礼拜出现了鬼压床的现象,而后就梦见小腹部位压着一个坟头,这坟头似有千斤重,压得爱人喘不过气来,当时两口子都觉得这个现象很不吉利,盘算着是不是要把这个孩子流掉,最后还是魏师傅住在农村的老母亲,从老家请来一位阴阳先生,据说这位阴阳先生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有能耐,平时只是负责给一些孩子收惊,招魂,或用一些土法看病,往往能有奇效,而遇到谁家里有个婚丧嫁娶的事情,他也帮着张罗,有人出殡他还给人相阴宅的风水,测算出秧的日期等等,是个多面手,很是得人尊敬。

    阴阳先生到家里看了看正怀着孕的媳妇,马上就断定,这孩子是来讨债的,魏师傅两口子马上就害怕了,当即就决定要把孩子流掉,再要一个,先生摇摇头道魏师傅的前世和这讨债的胎儿有很强的冤孽,而且,他还以阴眼看到腹中的胎儿手持一张欠条,上面还盖有阴司的冥章,这胎儿是取了阴间合法的手续来讨债的,这笔账这辈子非结不可,不管流掉多少胎儿,她都会回来,根本请不走!而且,如果采用流产的办法,每堕一次胎这怨胎的怨气就会增加一分,到时候只怕化成厉鬼,而魏师傅两口子都有性命之忧。

    魏师傅又问那我们这辈子不要孩子,或干脆去领养一个好不好?

    先生笑道“欠下的账,迟早要还,早清早了。拖得时间越久,利息可也越高,到最后坠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就一切都完了。”

    听了这些话,魏师傅表示半信半疑,而魏师傅的爱人则是特别相信,她赶忙问先生道“那我们要了这个孩子,要还多少债啊?我们家老魏前辈子要是欠了她的命,这辈子岂不是注定要短寿啊,剩下我一个人,可咋过啊!”说着,竟然不住地哭了起来。

    先生只是说道,欠了多少,这属于天机,以我微薄的道行,也不能看出,我只是给出一个建议,你们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账早清早了。

    最终,两口子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说来也怪,自打他们决定要了这个孩子,魏师傅爱人竟然不再做那个诡异的梦了。

    终于迎来了孩子的降生,是个女儿。在看到女儿第一眼后,魏师傅一口断定那所谓的先生是个骗子。

    女儿刚生下来就一副大眼睛,特别讨人喜爱,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更是愈加俊俏,相貌朴素的魏师傅两口子都感觉是自己积德积到了位,这哪里是什么讨债鬼啊?这分明是老天开了眼,给自己送了这么一个漂亮女儿。

    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魏师傅早已对原来师傅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两口子都对她宠爱有加,街坊四邻没有不喜欢她的,而两口子也是宠她到了溺爱的程度,从小要星星不给月亮,久而久之,养成了她骄纵的性格,不仅对长辈没有丝毫尊敬,而且脾气暴躁,甚至对外人也是出口成脏。

    女儿外表虽然很好看,但性格非常粗俗,很早就学会了抽烟,对管教一概不服。两口子这时,才又想到讨债鬼的那个说法,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

    这么一个漂亮女孩,素养没有相应地跟上,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接触的圈子也大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人,随着年龄的长大,她的要求越来越多,到了青春期,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早早就学会了抽烟,因为她长得好看,经常有不三不四的男的来找他,而她也时常彻夜不归,回家就是找父母要钱。而魏师傅两口子都是环卫工,哪有多少钱啊,竟然全都供养了这个不孝的小畜生。

    这时,魏师傅才相信了那个先生的说法,女儿果然是个讨债鬼。他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前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还吧,不然这冤孽还会来索命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