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倔强的于大明
    话说罗小龙再次失去工作后,满心郁闷地在一家烧烤店喝酒撸串,一直到很晚。喝得醉醺醺的他漫无目的地浪荡在午夜街头,不禁回忆起三个月前,那场改变他人生轨迹的冲突。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罗小龙和五个哥们刚从ktv嗨爽了,开着他那辆贷款买来的宝马,往家里走着。

    走到一个路口时,遇到红灯,而罗小龙的住处需要从这个路口向右拐,前面却恰好有个身穿白衣的骑电动车的男子,在等红灯,男子的位置刚好挡住了罗小龙的宝马车的去路,让他没办法转弯。

    罗小龙不停地按喇叭,意思是催促那人稍微让一下,好让他们通过。

    可是那白衣男回头瞟了罗小龙的宝马一眼,又转过头去,丝毫没有让挪动位置的意思。

    宝马车内,骂声一片。

    “特么的,这什么几把人儿,真没眼色!”

    “就是,要不咱哥几个下车收拾他一顿吧!”宝马车上的几个社会人,都是浑身纹龙刺凤的彪形大汉,哪能受得了这份蔑视?

    “算了吧!”一个名叫陈大白的青年,点上一根烟,缓缓地说道“如今这年头儿,谁活着都不易,你看那人的面相可不善啊,要么就是刚吃了老板的瘪,要么就是老婆刚绿了他,不然能那么没好气儿吗?”

    “要说也是,这事儿要搁任何一个正常人,不就是让一下的事儿吗?至于跟咱治这个气吗?”

    车里顿时安静下来,静静地等待着红灯过去,要说,如果一直能维持这个状态,那么一切都能平安无事。可是,偏偏当天晚上,罗小龙是喝得醉醺醺的,意识本来就恍惚的他,又有一个暴躁的脾气。

    要说过去自己混社会时,可没人敢让自己这么难看,这特么的一车的纹龙刺凤的社会大哥,连让个小老百姓让个路都这么费劲吗?还真是年头变了?

    “卧槽它女马的!”罗小龙连续狠按了几次喇叭后,打开车门就要往下冲,而且嘴里还不停地骂骂咧咧道“这特么哪来的狗杂种,特么的活腻歪了!”

    陈大白赶忙拉住他,说道“算了算了,别冲动!”

    罗小龙醉醺醺地说道“什么特么冲动不冲动,咱再不济过去也是混过的,能吃这臭老百姓的瘪吗?我今天它么的不卸它两条腿我跟它姓!”罗小龙狠命地挣扎,一车的其他四个哥们儿都想按住他,这些纹龙刺凤的大哥们,毕竟都吃过冲动的亏,也明白,只图一时爽的后果是延续数年的不自由。

    此时,车里的那一票人,担心的还是自己把对方打坏了,自己会有牢狱之灾,而丝毫不担心那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而其中,只有陈大白隐隐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拼命地拉住罗小龙,道“老百姓里有狠人,咱别惹事了成不!”

    罗小龙突然爆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嘶吼,吼叫道“都特么的给我放开,要不别怪我真和你们急眼!”

    大家都知道罗小龙的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住,索性也就都松开了。罗小龙此时已经打开了车门,要下车找那白衣男子理论,而陈大白身材很瘦小,活动也十分灵活,只见他迅速打开车后门,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前车门处,死命地把罗小龙挡住。

    “好好好,你别冲动,我去和那人说说。”此时车上五个人都下了车,此时他们都意在阻止罗小龙会发疯,他们担心把事情闹大。

    这几个人里,陈大白算是脾气最好的,也善于和人交流,一般这种场合都是由他先上。

    陈大白一路小跑到那个白衣男子面前,好声好气地说道“不好意思了哥们儿,我车上那哥们儿喝多了,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此时,绿灯早已亮了,按理说此事矛盾的起因已经消失了,大家各走其道也就好了,可是,冲突却远远没有结束。

    事实上,那身穿白衣的男子名叫于大明,四十来岁,一个中年彪形大汉,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段,可是最近它老婆偏偏有给它戴了个绿帽子,它心气儿正不顺,而这件事,恰好成了它借题发挥的一个出口。

    于大明说道“滴滴滴,你们按什么喇叭,当特么别人是聋子啊!”

    陈大白看到这白衣哥于大明好像还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主儿,依旧好声好气地说道“行了大哥,咱得饶人处且饶人,您看这绿灯都亮了,咱们两家就此别过吧,不行留个手机微信啥的,以后我请您喝酒,这总成了吧?”陈大白的口气此时已然近乎卑微,语气低三下四,而且,还拿出一根烟递给于大明。

    于大明接过烟,似乎对陈大白的低三下四非常受用,他张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口气一冲出来,一股咸萝卜外加臭韭菜味直扑陈大白的面门,熏得本来就微醉的陈大白差点呕吐出来。

    于大明把烟放进自己的嘴里,而陈大白又帮着它把烟点着,说道“行了哥,咱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有机会请你喝酒。”

    于大明抽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来,说道“还是这位兄弟说话中听,要是你那几个哥们儿都和你一样就好了,哼,也省得天天自己作死!”

    要说陈大白也是个纹龙刺凤的主儿,除了身材瘦弱一些,完全也是一副混社会的样子,此时的语气态度,简直和他的形象一万个不符合!

    这个于大明还真是有点得理不饶人了,按说人家宝马车上五个彪形大汉,而于大明形单影只,陈大白能做到这份儿上,也算是到了极致了,别说是社会人儿,就是两个老百姓之间发生冲突,也没见过一方有这么怂的。

    于大明又吸了两口烟,准备最后占一句嘴上的便宜“。。。也省得自己天天作死!”

    这个作死两个字,于大明刻意地说得比较大声,就是要不远处的宝马车上的人听见。

    本来可以避免的一场冲突,即由此开始激化,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