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辉怪病
    话说张辉因为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皮肤病,住进了江都市中最好的医院,然而因为这种病实在太过奇特,而得了这种病的张辉又显得异常恐怖,因此张辉所住的病房,根本没有病人愿意住进去,不过这倒也成就了一件好事,那就是张辉的病房成了一个专用单间。

    可是现在。即便给他享受五星级宾馆的待遇他也不愿意,他只想自己这怪病能赶紧医治好。可是,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别说治疗了,就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而张辉的全身皮肤都已经呈现一种奇特的溃烂状态,稍微受到刺激就会有钻心刺骨的疼痛,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这下子,张辉对走科学这条道路彻底绝望了,他必须另寻他法。于是,他苦苦地哀求医生,暂且放他回去,他要到其他地方寻求医治。

    医生让他签署了一份免责协议之后,也就放他回去了,因为这号病人其实也是医院不愿意接收的,他既然自己主动提出来,岂有不放之理。

    张辉全身都裹着白布,就像是僵尸一样,走在大街上,众人纷纷侧目。

    走着走着,张辉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伙子,你等一下。”

    张辉一开始不知道这是在叫自己,依旧自顾自地向前走着,直到一直枯瘦的手从后面扒住了张辉的肩膀,张辉因为剧痛而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老头。

    这事儿要是放在平常,张辉肯定会气急败坏,好好地和这个老头子说道说道,可是这剧痛钻心透骨,实在无法忍受,张辉全身几近虚脱,也根本顾不得生气,只是全身瘫软地半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原来,这老头是在街边摆摊算命的算命先生,就是他拉住了正在着急忙慌地往家走的张辉。

    算命先生看到自己把张辉弄得如此痛苦,心中也充满了歉意,他赶忙向张辉道歉,然后慢慢地搀扶他站起来。张辉的疼痛慢慢地缓解一些了,他才以一副抱怨的口气说道“你这老爷子,怎么回事啊,没看到我全身都受伤了吗!”

    那老头赶忙拱手向张辉认错“实在是对不起,只是因为老夫看到你全身邪气弥漫,所以忍不住冒犯了,来,请这边走。”

    张辉一听说对方是个算命先生,就像见到了救星一般,涕泪横流地说“师傅,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老头子把张辉慢慢地拉到自己的摊位旁边,张辉看到摊位前摆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一张八卦图,写着一些常见的算命词汇有求必应什么啦等等。

    张辉刚想把自己的遭遇讲给老头听,老头却抢先问道“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去过咱们江都市附近的广行山?”

    广行山,就是张辉常去抓蛇的那座山!张辉一听这老头准确地说出了他最近所去的地方,对老头的崇拜之情又附加了一层,现在对眼前这个老头是半点疑虑都没有了!

    后来,张辉就坐在老头的小摊旁边,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最近的经历向老头讲了一遍。但是,只是讲了自己上山抓蛇,后来抓来的蛇泡酒不死,然后自己得怪病的事情,并没有说自己家祖上和蛇仙的因缘。毕竟这是自己祖传的秘密,对于一个陌生人,张辉还是有最起码的戒心的。

    那老头听完张辉讲的故事,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问道“完了?这就是全部?”

    张辉连连点头道“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呀!”

    那老头头呵呵冷笑道“既然你这个小伙子,对我如此不信任,那就请便吧!”只见那老头子面色一沉,一挥手,下了逐客令。

    张辉心慌了,好不容易抓住的救命稻草,眼看着又要失去了,他一着急,赶忙说道“老师傅,我真的全都交代了呀!我对天发誓!”张辉一手指天,发毒誓道“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老头子哈哈大笑道“你对天发誓没用,老天爷管不到你这种小事,我看,你还是对蛇仙发誓,更实用一些。你且去吧!”

    任凭张辉再怎么求老爷子,他都不再答话,张辉碰了一鼻子灰,可是他也顾不得在这里多纠缠,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家,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张辉回到家里,来到地下室,拿出了一个黄布包,这只黄布包,是他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拿出来的。

    依据张家的组训,每个张家的男子在长到十五岁时,都必须取出这个黄不包,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如法祭拜。据说这是张家祖上流传下来的蛇牌,也是世世代代保佑张家的蛇仙的全部灵力的代表物。如此,方可保证张家在从事与蛇相关职业的时候,能够平安,灵验,有真正的法力。可是,也不知从哪代开始,张家人逐渐忘记了这个祖训,可能因为世代被蛇仙宠爱得太过舒服了吧。因为即便不去按照礼仪去祭拜蛇仙,而张家依旧能够以蛇为业,并且有丰厚的收入,久而久之,张家人甚至开始怀疑祖上与蛇仙的缘分是不是真的,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认为,自己训蛇的手艺来自祖传,都是数年勤学苦练和家族天赋的结果,并非有什么蛇仙保佑,尤其到了如今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更是如此。

    而现在张辉遇到了这种灵怪之事,他才想起了组训。

    张辉回到家里,忍受着全身的剧痛,来到地下室,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那块蛇牌。张辉轻轻地打开符包,取出一块青铜牌匾,这块牌匾呈现青色,上面精致地雕刻着一些弯弯曲曲的蛇形纹路,除此以外,他还从地下室翻出一本线装古书。

    张辉小心翼翼地捧着蛇牌,夹着古书,一步三晃地回到自己家里。他翻开古书,仔细阅读了上面关于张家男子十五岁起供奉蛇牌的方法,又顺便看了看上面写的一些戒条,被称为“蛇戒”。

    他先是把那块青色的蛇牌规规矩矩地供在了桌子上,点上了三支香,恭敬虔诚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痛哭流涕地说道“蛇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