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零五章 说不清楚的故事
    话说张鹏夜晚上厕所,却听到从外面传来一阵幽幽的歌声,仔细听去,竟然是跳大神的唱词:“日落西山黑了天,十家上锁九家把门关,就有一家门没关,烧香打鼓请胡黄二仙。鱼龙虾蟹出了老龙潭,柳木格格奔营盘,蜈蟒长蛇刁鹰和虎狼披挂整齐都下高山,官奔衙门客奔店,行路君子把家还。木匠铺里锛刨不响,铁匠炉里不冒烟,农夫扛锄把家转,船夫停舟不把桨翻,大车店里上了锁,瓦匠拎着大铲下了高楼不砌砖,狗守门旁鸡上架,老牛老马靠槽边,喜鹊乌鸦奔大树,家雀扑鸽入房檐,龙也归海虎归山,龙归大海能行雨,虎归大山不把路拦,大道断了车和辆,小道断了女和男。。。”

    张鹏被这种不阴不阳的声音吓了个魂不附体,他浑身发抖,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但也不能总这样下去啊,于是,张鹏鼓足勇气露出半个脑袋向外看去。

    只见外面是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她就这样在黑暗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张鹏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的呼叫,然后立刻用手捂住了嘴。那女人似乎是听到了张鹏的声音,于是扭头望向了厕所的方向,张鹏借着稀疏的月光看清了那女人的脸,只见在昏暗的月光·之下,那女人的面色惨白,可嘴唇却红得如同涂抹了鲜血一般,这种对比,加上这种气氛,真是要多渗人有多渗人。只见那女人眼睛瞪得老大,双眼却空洞无神,看上去十分诡异,她望向了厕所方向,咧嘴笑了起来,还发出一种桀桀桀的幽幽鬼笑。。。

    这下张鹏实在是忍不住了,一魂升天,二魄离体用来形容当时的张鹏,真是再合适不过。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这下彻底惊动了那个红衣女人,只见她一步一步地慢慢向着厕所的方向踱步而来,寂静的夜晚,那女人发出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分外清晰,每发出一声,都像是在张鹏的心脏上踢了一脚。厕所内的空间十分狭小,也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张鹏被吓得缩在墙后,却是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可尽管如此,那脚步声还是踢踢踏踏地踱到了厕所墙外,现在,张鹏和那个红衣女鬼只是一墙之隔了!那脚步声在到达墙外时,便突然停了下来,张鹏浑身哆嗦,刚刚已经解决完的内急,如今又差点尿裤子。

    那种幽幽的歌声依旧没有停止:“僧道两门归了寺院,读书的学生合上书篇。。。扎花小姐插上钢针盘绒线,样板夹起五彩蓝。这才有弟子和帮班,带领一堂人马得道的仙,在李家府门前扎下万马神营盘,只听得人喊马嘶闹得欢,灯笼火把照如白天,但只见黑人黑马黑旗,黑盔黑甲黑雕鞍,上驮黑熏一太岁,手把竹节打将鞭,若问此人名和姓,掌堂教主胡家的将官,黄堂兵马不示弱,紧俐落短打扮。。。”

    转头再说冥阳的事情,话说他下降到了双头怪蛇地狱之中,见到许多罪灵在接受痛苦的罪罚,不禁心生悲悯,于是,他想到,如果能以自己的一己之力,超度救拔他们,该有多好。

    也就在此时,王强突然从黑暗中显露了出来,他呵呵笑着对冥阳说:“阳子,你现在的嘴是灵口,任何的咒语,只要由你的嘴里说出来,必然有神奇的效果,我看你不妨试一试!”

    冥阳听到这里恍然大悟,于是他心中默想了一遍自己刚刚习得的金光咒:“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五帝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驭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鸣。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吾身!”冥阳念完这段咒语,只见他身放大光明,照射得这幽冥地府处处鲜亮,群鬼嘶鸣,它们不知在地狱中六转了多少亿年,今天,终于见到了阳光!

    所谓金光咒,可以将太阳的光芒映射修持者身上,让持咒者身放太阳光,不仅可以长生不老,还可以摧伏一切灵鬼精怪!

    从天空中传来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少年,我是来拯救你的!”

    张鹏定睛看去,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人,他是谁呢?

    那闪耀着金光的人慢慢地落在地面上,他自我介绍说:“我叫冥阳,是创世主李辰博送我来这里的。”

    张鹏心中疑惑,他问道:“李辰博是谁?”

    冥阳说道:“现在情况紧急,我来传授你一套自救的办法。”说罢,冥阳便把自己那套增强自信的办法传授给了张鹏,张鹏静心地听授了教导之后,他双手合十,对冥阳说道:“感谢您的悉心教导,我已经得此妙法。”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张鹏突然回想起来冥阳的教导,于是他伸出右手食指在自己的额头处点了一下,顿时,从他额头的中心射出一道金光,这道金光凝结成一个金色的光团,渐渐地,一个闪耀着金光的猫头鹰从中飞出,只见它拍打了两下翅膀飞向了天空,那个红衣女鬼似乎被这只猫头鹰吸引了注意力,于是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张鹏才躲在厕所的内墙里,暗暗地叹了口气。他又在厕所里躲避了一会儿,听着外面确实没有动静了,才蹑手蹑脚地从厕所里走出来。

    确定那女人不在了,张鹏迈开了步伐,三步并做两步走,如飞般地向着宿舍跑去。可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任凭自己如何跑,都无法找到自己来时的宿舍!张鹏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宿舍走出来也就是花费了不到五分钟,现在好像跑了十多分钟了还没有找到宿舍,自己竟然在距离宿舍不到五分钟路程的地方,迷路了!

    张鹏心中起了急,他的脑子飞速旋转,在盘算着主义。张鹏突然想到,这种情况肯定是鬼压床,而解决办法,就是要冲着西方尿尿,就可以破除。可是,他刚刚厕所里解决了一泡,又被吓尿了一泡,此时此刻,哪里还能尿的出来啊!他心急如焚,于是,他突然想到,以前老人曾经说过,对于这种状况,只要能冲着天空骂一些脏话,就可以破除,于是他把心一横,冲着天空的月亮就骂起了脏话。

    一时间,什么爹呀,吗呀的不堪入耳的声音,在小小的山村小学中此起彼伏。终于,张鹏的眼前一片开朗,他又看到了回宿舍的路,于是他迈开步伐就往宿舍跑去。他慌张地进了屋,死死地挡住了门,生怕那女人跟了过来。正熟睡中的杨波被张鹏弄出的声音惊醒了,他迷迷糊糊地问道:“你这是咋的了?”

    杨波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问张鹏,这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去干啥了?张鹏顶着门,支支吾吾地把刚才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杨波听到张鹏见鬼的事情,也是吃惊不小,他把灯打开,先是倒了一缸子水给张鹏,让他先冷静一下,然后请他慢慢说。

    张鹏喝了一口水,稍微安静了一下心神,才把那个红衣女鬼的样貌说了一遍。杨波听了个大概,长呼了一口气,说道:“你遇见的那个女鬼,是不是个子很高大,长相很粗犷,像个男人?”

    张鹏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杨波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才把这个故事娓娓道来。

    原来,这里面,还有一个更加离奇的故事。讲故事的女孩讲到这里,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饮料,说要暂且休息一会儿。可是大家正听到精彩的部分,哪能轻易地放过她呀!

    大家听得都入了神。玉小霞看到这种情况,于是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来来来,大家也别光顾着听故事,让我们吃着喝着,今宵有酒今宵醉呀!”

    “好故事,真是一个好故事啊!”其中一个人感叹道。

    眼看着周秀琴如此痛苦,丈夫李强心痛极了,可是又无计可施。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哀求医生,好好给她看病,可是医生此时对周秀琴这种诡异的疼痛现象感到一筹莫展。李强心急如焚,他因为照顾妻子,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此时的意识也处在昏聩的状态。

    雪儿,九尾狐族小公主,因外出游历被幽鬼所伤,被慕容天救下,并收其为徒,后为了帮助慕容天盗取狐族至宝“瞒天玉盘”,被九尾狐族追杀。慕容天为了救她险些身亡,

    在张勇的心理中,自己把兔唇的知识了解得如此详细,充分地凸显了自己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详实地向自己的老婆汇报,其实也是以前在工作时,给女上司汇报工作所养成的习惯。

    然而,如今状况今非昔比,陈丽情绪烦躁,张勇又在一旁磨磨唧唧,终于有一天,她爆炸了。

    “你给我闭嘴吧你!”一声怒喝,张勇吓了一跳,也呆在了原地,陈丽接着喊叫道:“你还算不算个男人,什么事儿都磨磨唧唧地跟我讲,我要你干什么?以后这种事你给我自己看着办,少来烦我!!”

    自从结婚以来,陈丽是第一次冲自己的丈夫发这么大的脾气,张勇惊呆了,半晌说不出话,而陈丽冲着他发完脾气,则自己躺回床上,一扭身,再也不看张勇,连睡在自己身边的孩子也不看一下。

    张勇涨得满脸通红,同病房的病友家属赶忙过来帮忙打圆场,他一边把张勇让出病房,一边安慰道:

    “陈丽这种情况属于产后抑郁,身为一个男人要多顺着点女人,等熬过这段时间后就好了。”

    张勇点着头,不说话,默默地走出了病房,心里委屈而又郁闷,在热恋的时候,陈丽也曾经发过小脾气,可那是一种甜蜜的脾气,即便是说话口气稍微重了一点,陈丽都会马上道歉。可现在。。。

    后来,张勇依然坚持工作并查阅资料,依据资料和医生的建议,唇裂的手术的最佳时机是新生儿六个月后,在这段时间,张勇只是做着积极的准备,因为陈丽上次冲他发了脾气,木讷又有些老实的张勇便不再和老婆提这件事。

    生下孩子不久,陈丽很快就出院了。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很快,她在工作单位对待下属的态度完全对张勇暴露了出来,张勇是个很能忍耐的人,陈丽发火他一般也不会顶嘴,只是默默地听取,但张勇的沉默似乎让陈丽更加烦躁,她不停地数落着自己的丈夫:“没出息的东西,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成了她形容自己丈夫的一句经典台词。

    有一天,陈丽突然对张勇说道:“是不是我不问,你就永远不打算说了?”

    张勇被问得一头雾水,问道:“你要问什么?”

    陈丽吼道:“问什么?咱们孩子手术的事情呀!你到底还想不想管?”

    张勇说道:“管呀,资料我一直在查,可上回你不是说。。。”

    不想陈丽一下子就爆炸了,她高声吼道:“我说什么了?我让你不要什么事都来烦我,你自己长着手长着脑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应该很清楚,但我没让你从此以后撒手不管吧?”

    张勇说道:“谁说撒手不管了,我咨询过医生了,像咱们孩子这种情况六个月的时候做手术是最佳时机,现在不是还没到时候吗?”

    陈丽听了不再说话,竟然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这可是他头一次见陈丽抽烟,他没想到自己老婆竟然还会吸烟。

    张勇忍不住劝了两句,说道:“你过去怎么没告诉我你还会抽烟?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陈丽立刻回怼道:“我抽不抽烟要你管?当初不知道?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后悔了,后悔就离婚!”

    张勇说道:“你看看你,怎么说出这么重的话,我是关心你,而且吸烟对孩子也不好啊!”

    一听到张勇说出:“孩子”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