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一十章 修习通灵术二
    我们今天的这个故事,说的是在北方的一个小村庄,那是一个有名的长寿村。而且还上过电视新闻,不少媒体都来采访过,而且中科院还派出专家来调查这里的水质和庄稼,企图从科学,基因等方面来解释这种现象,但是都徒劳无功。因为他们经过分析和化验,并没有发现这个村子里的水质或食物有什么区别他处的地方,一时间,这个长寿村让许多人都为之费解。

    然而,竟然有一个村子里的疯子宣称,之所以这里有许多长寿老人,完全是由于他的功劳。

    大家对他的疯言疯语自是不信,因为谁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疯老头明名叫刘强,从小本是一个挺正常的孩子,但因为小时候的一次发烧,似乎是烧坏了脑子,从此以后便变得疯疯癫癫,胡言乱语,有时候说着话突然就会骂大街,为此没少和人发生冲突。久而久之,人们知道他是个疯子,也就绕着他走,不和他一般见识。

    而且这个老头子还酗酒无度,喝醉了就满嘴胡说八道,他自称自己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保佑这个村子的人个个长命百岁。

    大家自然是不信他的话,只是拿他当个疯子,但是,奇怪的是,这个村子确实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长寿村,曾经还上过主流媒体的报道,许多专家都来过这个村子进行过考察,分别从饮用水,环境,污染程度,附近的植物等方面进行过分析,但最终没有一个确定的结论。

    而据那个疯老头说“正是自己每天坐在村口破口大骂,把那些前来拘魂的阴间拘差全都骂走了,才保得全村人长寿健康。”

    大家听了他的话,自然是一笑置之,没人会当真。可一旦有人对他的话表示不信或对其有调侃的态度,那老头似乎还是个火爆的脾气,举手就打,久而久之,大家都躲着他走,成了一个没人敢惹,也没人愿意搭理的主儿。而这个只是对大姨所生活的村子背景做一个简要介绍,真正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中期。

    在八十年代的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仍然十分严重,当时又因为计生政策的执行,使得每个家庭对这唯一出生的孩子非常珍重,媳妇嫁到公婆家后,生的孩子基本决定了他的地位。如果有幸生个儿子,她的地位顿时会提高,一家子人都会拿她当个宝贝供养起来,而假如不幸生个女儿,那可就倒了大霉啦,婆婆时不时地就给甩个脸子,再遇到个混不吝的丈夫,甚至会对妻子大打出手,由此造成许多婚姻的悲剧。

    而王慧燕的大姨,大概就要归属到这类不幸的女人当中。

    大姨没有正式工作,她是继承了祖上的职业,是个演员。当然,提到演员,现在的人都会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有多么拉风,实际上,大姨的这个所谓的演员,叫做戏子似乎更加合适,也就是村子里办白事时,都会搭台唱大戏,而大姨就是唱大戏的演员。

    大姨一直对自己这个身份有些自卑,因此,在谈对象时,她发誓,绝对不再找唱戏的男人结婚。

    后来,大姨嫁给了一个村子里做瓦匠的男人,刚开始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可是,一切的一切都从大姨生孩子之后改变了。

    要说,孩子是父母之间爱情的结晶,对婚后的夫妻生活有时候甚至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生儿育女抚育下一代也是每个人的必经过程,然而,还有些家庭因为没有孩子,而变得支离破碎。

    自打大姨第一胎生了个女儿开始,她的丈夫对她的态度一天比一天恶劣了,两口子动辄就大吵。

    这不,两口子又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只听得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地关上,从声音就能听出来,关门的人生了很大的气,而对于这一切,大姨早已习惯了。每次她和丈夫吵架之后,丈夫都会摔门而去,一晚上都不回来。

    而吵架的原因却是持久不变,那就是大姨的婆婆嫌弃她不争气,生了个女儿。

    书接上章。话说李强觉得自己老婆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因为她过去可是从来不相信什么神啊鬼啊这些东西的,今天是怎么了?于是他不停地安慰欧阳琳道“你就别瞎猜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你就是搬了新家不适应而已,少胡思乱想,最近一段时间也别在家干活了,自己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吧!”

    要说李强这老公对媳妇可是真不错,可没想到欧阳琳竟然被老公这几句话给惹火了,只见她突然大吼一声“你就是不相信我是吧!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这突然的发火把李强吓了一跳,不过他依旧不急也不恼,还是耐心地劝导着自己的老婆,叫她不要胡思乱想。可欧阳琳就是坚持自己的感觉绝对没有错。两个人说着说着开始辩论,最后演变成争吵,闹了个不愉快。于是。当天两人吃完晚饭,早早地就睡下了,连电视也没有看。

    当天晚上,欧阳琳战战兢兢地睡下了,到了半夜,想起夜,有些不大敢去,有心想把丈夫叫起来,可吃完饭时刚因为这事吵了一架,正在冷战中,不好意思叫醒他,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下了床。

    那个年头,农村还在用旱厕,也就是在房子后院的某个角落里,用砖头或木板搭建起来的,欧阳琳一个人,战战兢兢地向着厕所走去,而头皮一阵又一阵地发麻。农村的夜格外的安静,欧阳琳的每一个脚步声,在如此寂静的夜里,都如同一只拳头一样,直刺欧阳琳的心脏。而她走着走着,就感觉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自己,可她回过头,只能看到身后空旷的院子,别的啥也没有。

    欧阳琳越走越害怕,最后一路小跑,三步并做两步走,向厕所跑去。可是欧阳琳虽然跑起来了,后面那个人也跟着她跑了起来,欧阳琳回头一看,可依旧什么也看不到。总算是跑到了厕所前,欧阳琳心总算放下了一些,可她刚迈进厕所,就觉得身侧有一个黑影在晃动。欧阳琳不记得自己曾在厕所里挂过什么东西,于是她扭头看去,这一看,把她吓了个魂飞天外。

    就在厕所的房梁上,吊着一个男人的尸体,尸体已经风干,还不停地打着摆子。欧阳琳被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叫道“有鬼啊!”

    这声尖叫在暗夜中传了很远,惊醒了她的丈夫,于是他马上光着脚丫子就循着叫声跑了出去,看见欧阳琳坐在地上,不停地说“有鬼啊,有鬼啊!”

    李强把欧阳琳扶回了屋子,问道“鬼?哪里有鬼?”欧阳琳伸手指向厕所的方向,喃喃地说着“有鬼。。有鬼。。。”

    李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可是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欧阳琳经历了那次事件之后,似乎是受了很大刺激,精神都变得不大正常了。她再也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即便有李强陪在自己身边,她也是疑神疑鬼,而且症状时越来越严重,每天都躲在李强的身后,不是说这儿有鬼,就是说那有鬼,拖累得李强没办法正常工作。

    最后,李强实在是没了办法,便把欧阳琳送进了精神病院,而那个房子,李强也觉得确实是有些蹊跷,也不愿再住了,便让卖房子的倒爷低价受够了,自己则是住进了职工宿舍。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了,大家听得都入了神。玉小霞看到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于是便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故事纵容好听,可也不要忘了喝酒呀!”

    “好故事,真是一个好故事啊!”一个人说道。

    周艳说道“是啊,这里面最坏的就是那个倒爷了吧,他为了卖房子巧言欺骗,我分析有两种可能,一,原房主并不是和儿子进城享福了,而是因为孤苦无依,最后上吊在厕所里,过了很久才被人发现。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两口子曾经住在这间屋子里,不过因为过不好日子,整天吵架,后来男的自杀了,从此以后这栋房子就成了凶宅!”

    “说得有道理呀!”“周艳的分析能力好强啊,不如去写侦探小说吧!”

    大家又对这个凶宅案的真相讨论了好一阵子,谁也争不出个结果。这时,有个人出了个馊主意“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个厕所中吊死的男人的真正身份,不如我们把他召唤出来,问个清楚吧。”

    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同。于是,一群小女孩,在饭店的包厢里玩起了碟仙,因为这碗筷子都是现成的嘛!

    不久之后,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闪耀着青光的幽灵,大家定睛看去,真的是那个吊死的男人的鬼魂!

    大家被吓得不轻,纷纷向后退去,那鬼魂说道“不要害怕,我就是被你们的碟仙游戏召唤出来的吊死鬼,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众人过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全都瑟瑟发抖,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可是,架不住他们当中有萧何这么一个地府走无常,那真是鬼怪的克星!

    看到大家都不敢上前,萧何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从座位上站起身,对面前的吊死鬼说道“你敢伤害她们吗?”

    与此同时,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的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其中一个名叫周小霞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她的一个表哥身上。表哥名叫李辉,是个灵异小说的写作者。最近以为灵感枯竭,正陷入一种苦恼的状态之中。

    我们再来讲讲冥阳的故事。话说冥阳跟随萧何学习了一些简单的驱魔术,而现在正是课程第一天的开始。到了晚上寅时,萧何指导冥阳坐在垫子上,开始打坐。

    冥阳以标准禅定的姿势,坐在软垫子上,开始关注自己的呼吸。一呼,二吸,三呼,四息,五呼,六吸,气呼,八息。。。随着呼吸规律的起伏,冥阳进入了浅禅定状态。在禅定当中,冥阳看到了一片山林。面前是白雪皑皑的山林,寒风狂吠,如同利刃一般打在人身上,刀割一样。

    初冬时分,夜凉如冰,虽说天色很晚了,可满山的白色泛起的光芒比月光还要明亮。一阵马蹄声响起,从远处隐隐约约地跑来一批快马,流光似箭。

    突然,这批马嘶叫一声,停下后,从马上跳下一人,抱拳对冥阳道“禀告长老,大师兄已到枉死城外!”

    冥阳点头道了一声“嗯。”面无表情。

    报马的探子继续说道“还有一事,据第一殿秦广王的消息,即将要在虎萧山地带制造一场地震,以此搜集阴兵,随敢问长老是否知晓此事?

    此时,周围已经有无数的小鬼,并开始窃窃私语。

    “到底是谁在背后组织这场闹剧?”

    “听说陆判官被打下了地狱,但之后又神秘失踪了。”种种的一切,都在指向一场背后的阴谋。一瞬间,冥阳从这个幻觉中退了出来,他不知道,这些幻觉对他意味着什么。

    冥阳从禅定中醒来,此次通灵术的修习,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他一脸疑惑地望着萧何。萧何哈哈笑道“哥们儿,你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做,怎么可能修习成功呢?”

    冥阳问道“我该怎么做呢?”

    萧何解释道“要成功地修习通灵术,首先要洗涑,最好是能洗澡,再不济也要把脸洗洗,通灵通灵,就是要你以自己的灵魂沟通祖师爷的灵魂,把自己打扮干净,这是个最起码的礼貌吧?你就是去相亲,都得把皮鞋擦亮,把头发梳洗整齐吧?”

    冥阳听了恍然大悟,他马上脱掉衣服,进洗手间,开始大洗特洗。心中感叹道,自己怎么连如此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冥阳突然回想起菩萨的教导,于是,他伸出右手食指,在自己的额头中央点了一下,顿时,从冥阳额头中央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