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疤痕
    这一天,白世超做值日,回家比较晚,所以下学后李辰博没有等他。就在白世超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路上时,突然看到李辰博和两个学校的小混混在一起抽着烟,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在和学校时一点也不一样,嘴里更是脏话不断。

    因为白世超的自卑感,他并没有过去和李辰博打招呼,而是躲在墙角后面,偷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只见李辰博抽了一口烟,对一个小混混说:“怎么样,我赢了,白傻子现在拿我当死党了,你,掏钱吧。”

    白世超听了一会儿他们的谈话内容,才明白,原来李辰博是为了打赌,才和自己做朋友,感到扎心无比,泪水又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其中一个小混混问:“你呀,不会是真的拿那个丑鬼当朋友了吧?”

    李辰博立刻做出一副厌恶的表情,说道:“怎么可能?这人长得奇丑无比,性格还猥琐,每天看见他我就做噩梦,还当朋友,当个洁把哦!”

    白世超躲在墙角后面,心如死灰。

    扎心的谈话仍在继续:“赶紧掏钱吧,反正我是赢了,以后他再也休想碰我一下!”

    李辰博似乎也不愿意再谈论这个话题了,显然他和白世超做朋友的唯一动机就是要和别人赌钱,钱到手了,他就想赶快跳过这个令人反感的话题。

    白世超心如死灰,他留着泪转身跑走,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全都是骗子,全都是以貌取人的混蛋!”这天回到家里,白世超把自己关进了屋子,哭了一夜。

    第二天,白世超来到了学校,他依旧保佑一线希望,他甚至觉得昨晚看到他们的谈话,会不会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可接下来李辰博对他的态度,充分揭示了,这不是梦。

    李辰博见到白世超,一改往日的态度,说道:“呦呵,丑鬼,来上学了?”

    白世超没有理会,他默默地绕开了李辰博,慢慢地走了过去。这一举动似乎伤了李辰博的自尊心,只见他突然青筋爆起,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叫道:“你这个混蛋,没听到劳资在问你话吗!”

    气得李辰博在后面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吼,他大声叫住了白世超:“混蛋,没看到我在和你说话吗!”

    李辰博看到白世超还是不理他,气得他三两步就朝白世超冲了过去,一拳将他打倒在地,而他身边的人也只是看着,笑着,全然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李辰博把白世超打倒之后,又补了几脚,一边踢一边骂:“小贼,还真特么的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长得这么丑,还出来吓人!”李辰博打累了,方才停手,临走还冲他吐了一口浓痰。

    李辰博打完,便招呼着身边的人一起走了,而他们对自己的恶行丝毫不感到愧疚,在他们眼里,长得丑,又懦弱,就活该被欺负,被殴打。

    白世超躺在地上,心凉胜于身痛。等到一群人走远了,白世超才慢慢地爬起来。

    放学后,白世超不敢回家,怕李辰博那一伙人再半路堵他,于是便一个人走到学校顶层楼的一间被封闭的教室。

    学校一直有一个传闻,说这间教室因为有个女孩子猝死,一直闹鬼。每到夜晚,总是会听到屋子里传来时断时续的哭声,一时间,闹鬼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

    学校没有办法,便将这间教室封闭了起来,而白世超因为一直以来性格都很内向,也没有人和他说这件事。话说白世超心如死灰,本以为自己好不容易有了朋友,可没想到却只是被别人用来玩弄的玩具罢了,看着教室门上沉甸甸的大锁,白世超觉得自己已然无路可走。

    白世超进不去这间教室,只好转身准备离开,但在转身的一瞬间,身后却传来咔嚓一声,这分明就是开锁的声音。

    白世超回头一看,发现那把大锁竟然自己打开了,他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大锁因为年头久了,生锈自己坏掉了。白世超推门走进了教室,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假装自己已经死了。

    白世超好想自杀,自从他记事起,便一直默默地承受着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而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从小到大,每当在外面遭受欺辱,就只有自己的母亲陪伴自己,和自己说话,疏解自己的心结,他想自杀,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随即便打消了念头。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他牵挂的东西。他不能让爱自己的人伤心。

    白世超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可突然又想拼命地把她从自己的脑海中抹去,巨大的自卑感告诉他,像他这种人,即便是想想别人,也会造成别人的负担。

    空旷的教室之中,只有几张破桌椅,白世超一屁股坐了上去,溅起了一小片灰尘。白世超看着窗外渐渐暗下去的城市,黯然神伤。偌大的一个城市,好像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他想不通,为什么那么一块伤疤,就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

    就在白世超伤心时,却没有注意到,从墙面里,若隐若现地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身影。

    白世超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她,就在他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城市暗自发呆时,那女孩慢慢地飘到了他的身后,而白世超一点也没有察觉。白世超反复咀嚼着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屈辱,不禁发出一声叹息。唉!

    那女孩也随着这声叹息,也在后面发出一声叹息,唉!一开始,白世超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可是反复了这么几次,白世超心里有点疑惑,他排除了是自己幻觉的原因,屏住呼吸,仔细倾听。

    呼呼呼。。。

    隐隐约约中,他好像感觉这黑暗的教室之中,好像有人在呼吸。白世超吓得头皮一紧,他大喝一声:“谁!”同时猛地一回头,看到了那个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女鬼。

    那女孩的皮肤惨白无比,暗夜之中,嘴唇却红得渗人,此时的气氛,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她的眼睛大而空洞,而她的脸上也有一块很大的疤痕!

    按理说,平常人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看到一只漂浮在半空中的女鬼,胆小的吓死,胆大的也得吓尿裤子,可十分奇怪的是,白世超此时虽然知道对方不是人类,但心中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情绪。而女鬼周身的阴风,刮到白世超身上,竟让他感觉有些许的温暖。

    那女鬼说道:“你别害怕,我叫唐蓝梦,就是当年猝死在这里的人,因为和你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我才出现,而且只有你能看到。我知道你很渴望自己能有一个朋友,我也需要。”

    女鬼说完这番话后,本来就不怎么害怕的白世超,更是打消了疑虑。

    可是,面对唐蓝梦,白世超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并不是因为怕鬼,而是因为。。。。像他这种自卑内向的人,从来没有和女孩子相处的经验,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虽然是一只女鬼,可毕竟也是女孩子,白世超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见他支支吾吾,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白世超说道:“我确实想要交朋友,可是。。。”

    想不到那女鬼异常地主动,说道:“怎么了?怕了?觉得人鬼殊途吗?”

    女鬼所说的,也确实是白世超的心中所想,人和鬼,真的能交朋友吗?白世超定睛向女鬼看去,只见她浑身散发着一种幽幽的蓝光,可是这种光在白世超看来,不仅不诡异,反而有一种清幽的神秘感。白世超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朋友似乎也不错,再者说,这女孩脸上,除了有一道疤痕之外,眉目长得很是清秀,能看出来,如果没有疤痕,是个美女。

    可是白世超的自卑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他还是不大相信,因为刚刚遭受了李辰博的玩弄,让他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警惕心。于是他对女孩说道:“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朋友吗?难道你不讨厌我脸上的伤疤吗?”

    那女孩爽朗地笑了,她慢慢地从半空中飘了下来,幽光渐渐散去,顿时,教室里突然大亮。此时的她,就如同一个普通活人一般,她说道:“我为什么要讨厌呢?”

    此时,白世超更加看清了女孩脸上的那块疤痕,和自己长得位置一样,大小也差不多。她说道:“我的脸上也有疤呀!”

    就是这句话,迅速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于是,女鬼在一个墙角蹲下来,慢慢坐下,和白世超讲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她并非是人们传言中猝死,而是因为受不了同学的嘲笑,而在这间教室里自杀了。

    两个人互诉衷肠,白世超被感动得无以复加,他哭着说道:“那。。。那咱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最终,两个人把手握了起来。这是跨越生死的友谊。

    可是,就在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时,白世超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平时都听说,鬼是没有体温的,可为什么唐蓝梦的手如此温热呢?

    正在白世超疑惑时,突然看到眼前的唐蓝梦爆发出一阵狂笑。

    “哇哈哈哈,这个大傻子,又上当啦!”

    白世超顿时感觉情况不对,他狠狠地甩掉了唐蓝梦的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喊叫道:“你。。。”

    唐蓝梦没有理他,而是转身一回头喊叫道:“姐妹兄弟们,都出来吧!”

    顿时,教室里一阵哄笑,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很多人,白世超认出来,这些都是曾经欺负过他的同学,甚至还有外班的不认识的人。

    只见唐蓝梦一扭头,把脸上的一块贴胶撕扯下来,竟然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两口,俨然一副小太妹的模样。而人群中,白世超辨认出,竟然有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那人就是李辰博!

    只见李辰博手中那拿着一部手机,对着手机说道:“老铁们,这是装鬼耍猴直播间,已经完成第一阶段任务,请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

    “哇,感谢大哥送的穿云箭!给刷礼物的朋友加加关注!”李辰博一边冲着手机说话,一边小跑到白世超面前,举着摄像头就是一通狂摄。口中还不停地说着:“请大家看看,这就是我们班最大的沙掉,丑鬼,他叫白世超,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白世超!”

    唐蓝梦还在一旁添油加醋道:“这个弱智,傻子,还以为真的会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呢!哈哈哈。。。哎呀呀,刚刚和他握手了,好脏啊!”

    “亲爱的,”李辰博对唐蓝梦说,“没关系,咱们回家把手洗上一万遍。”

    “还真是,不然饭都吃不了了!”

    “哈哈哈。。。”

    取笑,嘲讽之声弥漫在周围的空气当中,不断地盘旋着向白世超的脑子里钻。此时此刻,白世超意识到,自己已然无处可逃了。

    他强忍着泪水,转身跑到一栋窗户旁边,打开,想要自杀,这回,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跳呀,跳呀,不跳你就不是爷们儿!”

    “我就不信这只丑狗,胆小鬼敢跳,大家拭目以待!”

    “老铁们,如果真的跳下去了,请给刷个穿云箭!”

    白世超对此世再无留恋,他看了看楼下,此是六楼,如果跳下去,必死无疑。于是,白世超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白世超掉落到地面,竟然发现,自己没有死。他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竟然一粒尘土都没有。白世超感觉疑惑,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学校里已经停了许多景车。

    我们再来讲讲冥阳的故事。话说冥阳因为被恶鬼突袭,身受重伤,被送到了医院,和萧何谈了许多双方各自的家事。原来,萧何也是个可怜的人。从小,母亲就抛弃了他们母子走了,据说是外面有了人,而萧何由自己的父亲一把始一把尿地带大。

    而也就在萧何的成长历程当中,出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故事要从他小时候在村子里的一件事情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