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冥阳的阴阳眼
    尹周平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北方小城,刚刚大学毕业的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自己也是非常努力,但是最近却因为一个噩梦痛苦不已。最近,睡觉对于尹周平来说变成了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但却又不得不睡,这一天,他坚持不住,还是睡着了。

    梦中,尹周平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听见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呼喊他的名字。此时,他的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发光的球体,他本能地感觉到害怕,拼命地想要远离。但他的身体就如同海中之浮萍,自己无法控制。即便没有迈动双腿,但身体还是慢慢地飘向了前方。

    离得近了,周平才看清那是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但却只有头部和半截子身体。周平看得十分真切,想要后退,双腿却是不受控制。面对周平的提问,没有身体的人笑了,笑得阴惨惨的,很是渗人。

    只见那没有身体的人冲他喊道:“你快把身体还给我。。。”

    周平害怕极了,自己从小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如此恐怖的噩梦,而且还如此真实!

    在梦中,周平拼命地挥手,想要驱赶那个沉浸在蓝色光球中只有半截身体的怪物。

    “你要是不给我身体,我就天天折磨你!”那怪物慢慢地冲向了周平,一边狞笑着,一边伸出手好像就要抓住他了,周平看着这个怪物靠得自己越来越近,直接被吓醒了、脸上冷汗直流,这是他第二十五天做这个怪梦了。

    周平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无缘无故都做同一个梦,梦中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人,到底是谁?

    周平只感觉喉咙很干,穿上拖鞋走出了卧室,想喝些水。这些天每晚都重复同一个梦,让周平心有余悸。

    周平拿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当清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周平觉得整个人也变得清醒了一些。

    回到卧室后,周平坐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了,而此时才凌晨三点不到,期初他并没有当回事,但是连续二十多天都做梦梦见同一个人,他才开始害怕,想着或许应该去看看医生。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周平决定去医院看看,自己到底是有什么病。

    但医生看着周平的检查报告单,告诉周平,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这可让周平犯起了嘀咕,说自己每天都做同一个噩梦。医生说这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所导致的,或许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周平经过医生介绍,来到了一个私人的心理诊所。

    就这样,周平开始跟着心理医生做治疗,每天向医生倾诉着自己的心事。但是持续治疗了一个星期,却一点作用也没有,夜里还是每天都梦到那个没有身体的自己前来纠缠。

    最后心理医生也没了办法,只能告诉他,自己也无能为力了。周平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回了家。每天都做噩梦,弄得周平头昏脑涨,工作上总是出错,到现在都不知道被老板训斥多少次了。

    周平被逼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在下班的路上和同事倾诉。

    那同事问他:“那你有没有找个大师看看啊,我倒是认识一个。”那同事的关心让周平心中泛起丝丝暖意。

    要说周平从小也是接受科学的唯物主义教育,对这些大师什么的自是不信,对同事的建议不以为然。

    每天夜晚,周平还在继续着他的噩梦,但是今天,梦竟然有了变化,周平的身体可以自由活动了,淡漠那个噩梦中的自己却并没有出现。

    周平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个噩梦,可那个自己却突然从背后出现了。身后的自己紧紧地贴住了周平的身体,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另一个自己正在融合进自己的躯体之内。

    周平害怕极了,双手死命地抓住对方的手臂,想要将他从自己的身体中分离出来!周平费了很大的气力,才将对方扯了出来,而自己的一只手臂却已经血肉模糊。

    就在周平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对方却冲着周平狞笑起来:“哈哈哈,你以为结束了吗?这只是开始,我很快就会夺回自己的身体,你和这幅肉身说再见吧,哈哈哈哈!”

    周平感觉越来越害怕了,原来还只是追着自己而已,现在却已然开始和自己的肉身融合了,难道自己以后真的会消失吗?

    周平气喘吁吁地质问对方:“你到底是谁?”

    那怪物说道:“我是谁?这应该问你自己,明明也是我的身体,你用了那么久,难道不应该还吗?”

    周平听了对方莫名其妙的话,又害怕又愤怒,怒斥道:“你胡说,你就是个怪物!”

    对方听了周平的话,反而笑得更加狰狞了,在他看来,周平只不过是在徒劳地挣扎罢了。他桀桀地发出一声恐怖的鬼笑,声音仿若来自九幽地府,听之让人毛骨悚然。

    “是不是我胡说,你很快就要知道了,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日子吧!”

    周平再次惊醒了过来,这次的梦境竟然一直持续到了早上!想想梦中人所说的话,他害怕极了,难道自己真的会消失吗?

    周平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的手臂,竟然留下了淤青,显然,这已经不是梦那么简单了。周平实在是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他非疯了不可。于是周平决定相信同事的话,找个大师来看看,便拿起手机给同事打了过去。

    当电话接通后,传来的是对方不满的声音,毕竟双休的大清早被人打扰,还是很心烦的。周平立刻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不过自己也确实是没有办法了。

    同事一听是周平,便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也没有再发脾气,而是赶忙问道:“你真的想找?”

    同事很干脆,马上约好了地点,等着周平见面。到了相约的地点,周平竟然发现那同事小张竟然先到了。小张一边走一边给周平介绍这个大师,从表情中能看出来,小张是真的佩服这个大师的能力,而周平现在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只不过是抱着一种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看到小张一脸崇敬的心情,也不好说什么。不多时,二人就来到了刘先生的家。

    小张先上前去敲门,门开了,只见刘先生正笑眯眯地看着小张。

    冥阳终于承认了自己能力上的不足,开始专心致志地跟随神秘道士,学习阴阳道法。这一天,冥阳的阴阳眼终于打开了。现在的冥阳,已经不像过去,随时能看到一些飘来飘去的没脸子,而是随时随地都能看到它们!要说冥阳的这种阴阳眼,其实也不是完全由修行而得来,那和他与神秘道士学习阴阳术的第二个月开始,那场奇怪的大病有关系。

    那场高烧持续了有好几天,医生给他做了各种检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器质性病变。

    这让医生非常为难,神秘道士知道,这是阴阳眼要开了,邻居把冥阳送到了医院,神秘道士却假装不知道。高烧持续了几天,突然就退了,医生怕他出现反复,特意让他留院观察几天。那几天,除了一直躺在病床上,感觉身体有些虚之外,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因为每天躺在床上很无聊,冥阳就到走廊里四处乱转。

    每天早饭过后,都会有病人按医生的吩咐在走廊里活动活动,但是冥阳却发现在人群之中有些很奇怪的人。

    是个别的几个人,他们身上像是被罩上一层黑烟,看上去有些模糊。这让冥阳感觉很是奇怪,他特意从那些看上去模糊的人身边经过,可是即便离得很近,也还是看不清他们的面目。

    更奇怪的是,他亲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走进了一面墙壁当中。看着特消失在那面墙壁里,让冥阳很是震惊,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跑到那面墙壁面前,又是摸又是敲,确定那就是一面墙,一面很普通的墙壁。冥阳把这件事和医生讲了,他怀疑持续的高烧影响了冥阳的视神经,于是让他去看眼科的专家。

    医生又给冥阳做了一系列关于视力方面的检查,确定他的视力没有啥问题,至于他看到的那些东西,有可能是药物的副作用造成的。

    新的症状,让冥阳又延迟了出院的时间,每天除了吃饭就是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晚上实在睡不着了就到走廊的一个平台上看看夜景。毕业后,冥阳在一家小公司做起了程序员,这一作就是两年,每天繁重的工作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以至于身体上都除了问题。

    一天晚上,也是他正趴在栏杆上望着夜色出神。

    突然间,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一个小女孩悄无声息地从冥阳的身后走了过去。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是那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僻静的走廊里有些奇怪,还有一点就是那小女孩的身形,看上去也有些模糊。她就是那样悄无声息地在冥阳身边走了过去,连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冥阳一愣神的功夫,她已经走到了一个拐弯处,冥阳在医院里住了小一个月,知道那里有一个同乡天台的安全门,那小女孩径直地往那里走了进去。

    这更加勾起了冥阳的好奇心,他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果然他没有猜错,那小女孩进了安全门。

    冥阳跟着她走了进去,她已经上了楼梯,那条楼梯除了天台以外,不能通向任何地方。冥阳就这样,看着他开门走上了天台,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和不安,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

    冥阳担心一旦晚了,小女孩会有危险,三步并做两步走,追到了天台上。要说冥阳过去也曾经想上来,但是门都是锁着的,不知道为何那天晚上,门没有锁上。

    天台上的光纤并不是很好,好在面积并不大,小女孩就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上,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一个抱着孩子的古怪女人,正在和小女孩说着什么。虽然离得不远,可冥阳只能看到她的嘴在动,却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而那个小女孩只是两眼空洞地站在那里听。

    那女人说了几句话以后,那小女孩竟然爬到了天台的护栏上。这突然的举动惊出了冥阳一身冷汗,那那女人难道是在教唆小女孩跳楼自杀吗?冥阳只一愣神的功夫,小女孩已经站到了护栏上,要跳下去了。冥阳来不及细想是什么情况,快步跑上去想拦住那个小女孩。

    就在她纵身想要往下跳的时候,冥阳扑到了近前。伸手拦腰抱住了她。可让冥阳没想到的是,他眼看着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可却如同抱着空气一般,扑了个空。

    向前冲所产生的巨大惯性,让冥阳险些从楼顶一头栽下去。这一着可是吓得冥阳腿肚子转筋,拼命地爬回了天台上。

    这时,冥阳才想起,还有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冥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搜寻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的身影。她已经抱着孩子走向了门口,或者说是飘到了门口,因为看不到她的腿,她确实是飘着向前的!

    飘到了门口,她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冥阳一眼,冥阳借助月光看清了她和她怀里的那个孩子的样子,那可根本就不是人脸,而是面色铁青,布满青筋的脸,就像电视剧中看到的恶鬼那样!

    在瞪了冥阳一眼之后,她抱着孩子飘进了门里,然后那门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咣当一声,狠狠地关注了。

    冥阳没敢耽搁,跌跌撞撞地跑回了自己的病房,第二天早上,他在护士查房时,向她问起了医院有没有住着一个十多岁披肩发的小姑娘。

    护士说,冥阳所在的病区,真的曾经有一个类似的小姑娘,昨天夜里发病了,差一点没抢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