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山鬼
    与此同时,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的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其中一个名叫周慧敏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她的一个表哥身上,表哥名叫周华,是一名乡村医生,他在村里开了一家小诊所,平时给村民们看个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十分方便,

    故事要从村里一个二赖子说起,此人名叫李老杜,平日里游手好闲,村民们对他印象非常不好,可做医生的也不能挑病人不是?有那么一天,这个李老杜去诊所看病,说是自己身上长了一个包,又疼又痒,十分难受。表哥让李老杜把衣服脱了露出了半个肩膀。表哥一看,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就见李老杜的脖子和肩膀的位置长了一个半个拳头大小的肉包,看着有些吓人。表哥捏了捏,感觉只是一个肉包,诊断为普通的红肿,给李老杜开了一些消肿的药,并说道:“我给你看点药,你先回家吃吃试试看吧。”

    看到李老杜拿着药走了,表哥偷偷地跟出了门外。

    表哥心说这李老杜说不定是干了什么缺德事,才染上了这么个病,要说表哥有这种想法,也是一点不奇怪,在他们那个淳朴的小乡村里,有病不是打针吃药,就是求神拜佛。

    表哥给李老杜开了药的第二天,正在给一个村民看病,李老杜又火急火燎地推门进来了。

    李老杜呻吟着说道:“大夫,我脖子好疼啊,你快给我看看吧!”只见他手捂着患处,痛得满头大汗。表哥送走了看病的村民,招呼着让李老杜坐下。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大家听得都入了迷。然后问他有没有按时吃药?李老杜呲着牙说他不但按时吃药了,还加大了剂量,可根本就不管用。表哥又让他脱下衣服,想检查一下那个肉包的变化。

    李老杜脱下衣服后,表哥看了一眼那个肉包,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一天的时间,那个肉包就长大了一倍,而且在肉包上还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人脸的轮廓。

    表哥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症状,知道自己治不了,就劝说李老杜到城里的大医院看一看。可是李老杜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并不想去城里的大医院看。他以为表哥只是因为他以前人品不好,所以不想给他治,就说自己可以多给钱,说着话,就伸手往兜里掏。李老杜从兜里掏出了两大把崭新的百元大钞,说是如果表哥给他治病,还可以给他更多的钱。

    表哥顿时对李老杜手中的钱产生了怀疑,谁都知道李老杜平时没有正当工作,连买烟酒的钱都没有,这大把的钞票来路肯定是有问题。

    关于李老杜肩头的肉包,表哥也并非完全不知道是咋回事,他学医的时候,也见过类似的症状。不过他所见的类似病症患者是感染的,如果李老杜也是感染的,那必须得问清楚才行。李老杜被表哥问得有些语塞,一看就是有所隐瞒。

    表哥再三追问,李老杜也不肯说出实情,最后被问急眼了,干脆收起钱穿上衣服走了。看着李老杜那副样子,表哥基本可以断定他没干啥好事,才会得了这种怪病。李老杜走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晚上表哥关上了门,回到了家。

    到了半夜的时候,却听到有人框框地敲门。因为村子里只有表哥这么一个大夫,时常有得了急病的会半夜来敲门请他去看病,表哥对此倒也不奇怪,只是披了一件衣服下地去开门。来敲门的是李老杜,看那样子,实在是忍不了痛了。

    只见他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滴扑了进来,跪在地上,再三地请求。让表哥给他治治,不然真的活不下去了。他真的是受不了了。

    李老杜声泪俱下,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求表哥一定要救救他。表哥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把他让到了屋子里,除去衣物,李老杜肩头的肉包此时已经长出了五官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渗人。表哥这回彻底确定了,李老杜这种病是他以前见过的一种尸毒感染,他严肃地问李老杜道:“你老实跟我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到底碰没碰过尸体一类的东西?”

    在表哥的一再追问下,李老杜才吞吞吐吐地讲出了实情。他说他是让死人给抓伤的。李老杜说自己因为没钱买酒喝,就找了个零活,帮一户人家挖地。没成想挖了一会儿,就挖到一块很大的青转。

    李老杜把土清理了一下,露出了一片由青砖垒砌而成的墙体,他费了一些气力把年终一块松动的青转砸掉了,露出了一个洞。李老杜脑子一转,不由得喜出望外,难道自己撞了大运,挖到了古墓不成?他忙附身顺着砸出的孔洞往下看。

    这一看,却不免有些失望,身下果然是个古墓,只不过规模很小,不大的墓室当中,任何东西都尽收眼底,只不过是一副散了架子的破棺材还有几个破罐子。虽然有些心凉,可李老杜还是取来了手电筒,搬来了木梯子,下到墓室中去看了一看。

    这一看更是心凉,三四米见方的墓室里,除了地上的破陶土罐以外,什么也没有。

    地上摆着一副棺材,也早已腐朽散架,一床破被子下面鼓鼓囊囊的,应该就是墓主的尸骨了。李老杜走到了近前,舒展开了眉头,脸上有了笑模样。只见破棉絮之中露出了一只干枯的手,在手腕上戴着一串碧绿的手串。李老杜蹲下身子,把枯尸的手串撸了下来。用手电一照,泛着碧绿的光泽。

    李老杜真是喜出望外,把手串揣进了兜里,心里盘算着带出去能卖个好价钱,赚上一笔。他正乐不得地想爬出古墓,突然感觉到身后站起来一个人,那墓主的干尸竟然站了起来,在他肩头猛地抓了一把!这可把李老杜吓得魂不附体,拼命从墓里爬了出来!

    等他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发现肩头被抓伤了。而且变得红肿,奇痒无比。李老杜没敢有半点隐瞒,把事情合盘托出,求表哥快点救治他。

    表哥听完吓得不轻,虽热不大相信古尸能起身伤人,但是李老杜的肩头肉包确实是感染了尸毒才会那样。李老杜见表哥还是不说怎么治他,以为是他不肯,开始趴在地上给三叔叩头。表哥扶起了李老杜,说明了原因,不是他不愿意帮忙,而是他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治,但是却能给推荐一个人。表哥让李老杜先回家,他马上去找人。

    打发走了李老杜,表哥穿上衣服去镇子上找当年他见过的治疗这种怪病的人。表哥走了十几里地,连夜把镇上的老中医张大夫请了过来,当年表哥曾经跟着他学医,也见过他给相似的病人治过那种怪病。

    这一来一回就走了两三个小时,等到了李老杜家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了。表哥敲了几下门也没人应,用手一推才发现门没有锁,应该是他给留的门。

    表哥带着张大夫直接进了院子,可连叫几声也不见李老杜出来。表哥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等他推开了李老杜家的屋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冲鼻孔。只见地上全都是血。而李老杜已经断了气,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刀,肩膀上有一个骇人的大口子,他是用力把肩膀上的人脸给削了下来。

    那张怪异的人脸比表哥走的时候长得更加完整了,仿佛还带着诡异的笑容。表哥行医多年,见到这种场面,还是有些不适,感到一阵阵的反胃。

    出了人命,表哥报了景,景查带走了李老杜的尸体,也检查了他挖到古墓的地方,可并没有找到他所说的古墓。

    故事讲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大家听得都入了迷。玉小霞看到这种情况,举起酒杯,道:“故事纵然好听,可是。。。”

    “好故事,真是一个好故事啊!”其中一人感叹道。

    “是啊,这个故事充分地教育了人们,要珍惜生命。”周彩霞感叹道。

    一人评价道:“故事中的李老杜贪财盗墓,活该有此下场。做人莫作恶,作恶躲不过。举头三尺有神明,规范自己的言行才是不招惹鬼神的最好方法。人世间和鬼世间其实是相通的,不要认为你做事人不知,你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神灵的眼睛,只要有违道义,一旦有了报应,神仙也救不了你!”

    玉小霞举着酒杯说道:“请大家不要再沉溺于故事中了,今宵有酒今宵醉,不要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吃着喝着!”于是大家继续吃喝玩乐,不亦乐乎。

    话题再度转向冥阳,话说冥阳考上了大学,在大学宿舍的座谈会上,又开启了鬼故事大会。其中一个叫孟松柱的舍友,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他上中学时,那时候还是在乡下。那时候他每天都要和同村的两个同学一起去镇上上中学,然后走山路回村里。大概在十月份左右的时候,一次放学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个叫周老杜的家伙,突然提议走一条树林里的近路,可那条路是平日里大人们不允许他们走的路,据说非常邪门。

    可是周老杜非常有冒险精神,对于我说的担心,他一点也不在乎。甚至还狠狠地嘲笑了我一顿。

    而我们中的另一个孩子,是周老杜的追随者,两个人一边嘲笑着我,一边朝那条小路跑了过去。说实话,我那时胆子很小,心里十分不情愿的,但是想到以后可能会因为这件事经常被他们嘲笑,而且全村只有我们三个在一起上学,他们俩本来就因为我的成绩比他们强,而有些排斥我。

    如果我要是那么不合群,他们肯定更加不愿意和我玩的。我左思右想,还是撵上他们,一起走上了那条穿林而过的小路。

    走在小路上,感觉十分阴森,因为树林很茂密,即便太阳还没有落山,路上已经是光线很暗了。不知不觉间我们走到了一处,路边又几个大树桩的地方,这里便是大人们所说的最邪门的地方。而就在这时,周老杜又想出了更加刺激的冒险游戏。他说道:“咱们到下面去玩吧!”

    另一个人也随声附和!而我听到他们的这个计划,便害怕地马上上前,想要拦住他们。因为我不止一次听家里的大人们,说起过这些树桩与山鬼的故事。据我爸说,那些在山里死去的人都会变成山鬼,而那些树桩就是他们依附的地方!

    可是他们两个不但没有听我的话,反而嘲笑我太迷信,还会相信大人们吓唬小孩的谎话!说着,两个人也不理我,从路边的小断崖跳了下去,就到那个全是树桩的地方玩去了。而我当时也真是胆子太小了,在路边鼓了好几次勇气,也没敢跳下去。

    后来,天越来越黑了,我没敢在那小路上等他们,朝着村里的方向便跑了出来。晚上大概十点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写作业。突然听到屋外好像来了人,听声音正是周老杜和那个同学的父母。原来,正是那个同学和周老杜的父母,原来是周老杜和那个同学到现在也没回家,他们的爸妈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人!我便和他们讲了他们放学便去了山中邪地的事情。之后,他们打起手电就向山里跑去了。

    我的父母和村里的很多人听了这个消息以后,也都显得非常吃惊。

    我们几个在山里走丢了,大人们都非常着急,其中我爷爷怀疑,我们是在山里遭遇了山鬼。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可是大家都不愿意去承认,因为一旦真的遭遇了山鬼,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冰有个弟弟,当天下午放学很早,一回到家里,就被家人叫到了一边,说是隔壁的老王太太去世了,于是大家都去帮忙搭灵棚了。

    李冰的弟弟叫李颖,当时也是年龄小,其实啥忙也帮不上,也就是跟着瞎起哄。只见那灵棚顶端盖着蓝色的帆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