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五十章 冥阳
    与此同时,江都市世纪大饭店内的鬼故事大会依然在进行当中。其中一个名叫李秋名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她的一个表哥身上,表哥名叫罗老杜。

    说的是他家里很有背景,毕业后就开起了一家地产公司,生意做得那是风生水起。可是有一天,他的资金链却突然断裂了,生意一落千丈。那段时间,他基本处在失联状态,而公司门口每天都有很多人要债。除了个别的几个亲戚朋友,他也不敢和外人联系,而李老杜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一次喝酒时,他提起了想要改变困境的办法,说是要养一只小鬼。

    可是,我知道这种事不是什么好事情,弄不好就会被反噬,可是很显然,他根本听不进去,之后我们便很久都没有再联系。再一次见到他是两年以后在他的豪华婚礼上,他娶了副时章的千金,事业也已经东山再起了。

    喜宴上的他满面春风,频频举杯,但是我看得出来,他似乎真的养了小鬼。因为他在身边安排了一个空的位置,而且不停地给那个空空的位置夹着菜,就像那里真的坐着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孩。从他看那着那个座位的表情能看出来,养的那个小鬼并不好伺候。而他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婚礼上过去以后,一天晚上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出了大事。

    我马上赶到了他位于郊外的别墅,刚推开了门,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而接下来看到的,真的把我吓傻了!

    只见他的新婚妻子倒在了血泊之中,吊灯深深地插在了她的肚子里,而他正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正在这时,一个黑影从他的头顶飞过,撞掉了一个古董瓷瓶,他像惊弓之鸟般躲过了摔碎的瓷瓶!而那个黑影却如同发疯般在房间四处飞窜!就如同无数在夜里嗜血捕猎的蝙蝠,不停划出道道黑线。寻找这猎物,并把它置于死地!我看到这幅恐怖的场景,根本不是我么你能够对付的,拉起他拼命地跑了出去。

    为·那一刻,我回头看到了那根他供在屋子中的小鬼。

    那个小鬼似乎正用怨毒的目光看着我们。我把朋友慌忙地带到了我家。他在平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向我讲起了他养小鬼的经历。那是他一生中所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是他的贪婪和侥幸的心理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

    当初,就在他的生意资金断裂,走投无路时,经过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介绍,去南方找了一个道士请来了小鬼。

    那道士反复叮嘱他:“婴灵请回家,一定要好好照顾,不要让他反噬了。”

    道士说着小鬼的金身是由一岁的婴儿尸油炼制而成,法力很高,但是要小心地伺候着。据他说,刚开始那段时间,还是挺好的,可是最近妻子怀了孕,我们俩都挺高兴,期盼着宝宝的来临,“它”应该是嫉妒了。那件事过去以后,他被景查带去调查了许久,后来听说他得了精神疾病。

    我到医院去看望他,隔着玻璃看到他的精神状态,确实是很差。我不知道那个小鬼,到现在是不是还在跟着他

    “你是属于天生身有邪骨的那号人,不出马,可惜了,你从小身体阳火就弱,八字也差,若是没猜错,你生于癸亥年中元节左右,对不对?

    冥阳被这么一说,顿时就愣住了,突然,冥阳的脑子激灵一下子,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什么,迅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钱包还在!

    这个事情也怪不得冥阳这么敏感多疑,毕竟是出门在外,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一开始,冥阳怀疑这个老头子是偷看了他的身份证,可是身份证还在啊!

    然后,那老头又继续说道:“你从小性格木讷内向,不爱说话,身体也比较瘦弱,而且总是能听见许多幽幽鬼音再你身边盘绕,我说的对不对?”

    冥阳顿时愣住了,眼前的这个人,顿时在他的面前高大了起来。

    后来,那人又要请冥阳去咖啡店喝咖啡,冥阳便同意了。

    两个人坐在饭店里,那人拉开了话匣子,他自称自己在一个地方得到了一本天算之书,自己就是靠得里面的天算之法,因此把冥阳的身世说得一清二楚,而这个怪老头之所以会找上冥阳,就是想跟他一道合作,一起驱邪捉鬼,行侠仗义。

    冥阳想也不想救答应了,于是,二人的一个白事店正式成立,却不成想对面也有一间白事店,里面有个叫李大一的纸人匠,据说这个纸人匠的技法十分了得,甚至会做一种江湖上早已失传的手艺,人称双面纸人!

    与阳间的公务员不同,阴间的官员无时无刻都很忙,

    有阳人虽为地府兼职,但毕竟阴阳两隔,一个是活人的阳世,一个是死者的阴间,一年之中,除了华夏国的四个

    萧何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回病房,这时,他发现从走廊尽头缓缓走来一个病歪歪的老太太,她身着病号服,满头银发,步履蹒跚,眼窝深陷,骨瘦如柴,一看就是久病不愈。这老太太从萧何面前徐徐走过,一步三喘的样子让人心疼,

    两位中年男子的出现总算替他解了围:其中一位是萧平光,也就是萧何的父亲。而另一位中等身材,四方大脸,一双眼炯炯有神,穿着十分讲究,看上去是个老板模样。

    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玉堂齐,听说你们出事了,我马上就赶过来了。”

    然后,玉堂齐和雪灵儿母子简单地寒暄了几句,才互相道别。就在此时,萧何依然能感知到雪灵儿周身的气场。现在,萧何从雪灵儿身体周围感知到一股强大的气,只有两种可能:一,她是业余修真爱好者,不知从哪个地摊上猫来的古本,自己一知半解地照着学,因为天赋极佳,很快有了灵感,但因为没有正式的师承,自己又没有可以隐匿灵气的法物,结果弄得身光外泄,成了一团行走的气场。第二种可能,这是一种对实力的刻意显露,意在挑衅,警告,或炫耀。。。以萧何目前的道行,还不能依据对方的气场得知对方修道的等级,只能笼统地知道,对方是个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