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小佛神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解绳子
    “好。。。好,停!对。。。先解绳子,,,”

    “大家注意点啊,轻拿轻放。。。谢谢诸位!”

    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我爸跟我提起,最近要搬来两个新邻居。

    当年,我爸下乡回来,求爷爷告奶奶地走了不少关系,终于进了本市一座国有企业工厂,后来工厂给分了房子,就是我现在居住的这栋。这是一栋九十年代建的红砖楼,最早时算是单位分的福利房,后来政策改变,我们家便花钱买了下来。这栋楼共六层,每层有三个住户,我家住二层中门。原来的两个老邻居,据说他们的孩子混得风生水起,相继在外面买了房子,于是就想把老爹老妈接到环境更好的地方去居住。

    “你瞧瞧人家的孩子!”我爸如此对我埋怨,我无言以对,但是心中怀有疑惑:这两个从小连高中都没考上的家伙是怎么混得这么牛逼的,而且怎么会突然就这么牛逼了?

    对于他们的成功,我的心酸溜溜的,实在是感觉这大学白念了。

    从我爸听说他们两家都有个很牛逼的儿子到人去楼空,前后大概半年时间。后来,搬走的两家人又觉得空房子闲着实在可惜,所以这两个老邻居便把房子租了出去。看来,如今是租客到了,而这车运的正是他们的行头。不过,通常来说,搬家的卡车,装的都是满满当当的的家具器用,而眼前这辆卡车,偌大一个卡车货斗,怎么就装着两个纸箱子呢?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了本市一家私企小工厂做绘图员。工作很忙,平时没有节假日,时常加班加点,而且工资也不高,加上相亲屡次失败,应该说,日子过得不算顺心。

    事业与爱情的双重坎坷使我本来就不太豁达的心胸逐渐扭曲,并呈现出四仇之相,一仇富,二仇帅,三仇家境,四仇智。当然,对于一个心态失衡的人来说,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仇视的对象,又何止四仇?有句话说得好:拉不出那啥怨引力不强。

    不过,在本市工作,免去了租房等一应额外开销,日子虽不顺心,但还算安逸。

    不过,在成长的过程中,每当周围的人谈起他们丰富的梦境时,我还是会报以小小的羡慕。因为,我只会做同一个梦。

    除了这个每晚必做的梦以外,我和一般人比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这种情况,自那两个人成为我的邻居开始,就发生了改观。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

    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晃到了三十岁。在这个本该小有所成的而立之年,依旧一无所有。

    那是一个深秋的周日。

    已然日上三竿,我依旧没有起床,只为享受一下从暗无天日的繁重工作中拼命挤出的一个休息日,沉浸在睡梦中不愿醒来。然而,就在我想追住那个金色神人问个清楚时,我还是醒过来了。

    我不禁回想起七年前,也是深秋时节。当我把每日都通宵达旦地奋斗了半个多月的课程设计交给指导老师,并终于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时,我也扭头望向了窗外。

    校园内,秋风萧瑟,金叶铺地,校门外,一条大路冲开满地秋叶,直通远方。

    我天真地以为,通宵达旦地半个月付出,不仅能值回一个满意的成绩,同样能够给我铺就一条金色的职业大路,到三十岁的时候,我就能过上众多白领电视剧中所展现的那种生活:西装革履,名表在腕,皮鞋油亮,娇妻在侧(或许长得像刘涛)。家住二层小洋楼,就是那种韩剧或国产爱情yy剧中男主角住的那种带楼梯的房子;宝马上路,名企工作,一间宽大的独人办公室,一个制丝小秘,几个给我汇报工作的手下,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逢年过节的时候,或许还能组织一场同学会,大家一起坐下来催牛逼,秀优越,简直爽透了。

    七年之后的今天,想想当初天真的想法,不禁哑然失笑。还真如梦中那个金色人对我说的那样,这个想法只能属于梦境的范畴,也许是属于我的另外一个人生,但绝对不是这个人生。

    想当初,刚刚踏出校园时,我爸就跟我说,我可以子承父业,直接进他工作了一辈子的国企工厂。

    我自己去工厂考察了两遭,觉得对于一个念了十几年书的大学生而言,这里着实不是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再一问收入,更是让我退避三舍。

    当时我爸就骂我:“你小子什么水平当老子的最清楚,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因为当时我沉浸在未来娶刘涛开宝马的迷梦中,便没听老子的话。非要要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于是我开始跑招聘会。

    正赶上夏初。虽说天气还算不上太热,但是绕着小区快步走上两圈,还是会搞得汗流浃背,更不要说往来驰骤于各大招聘会了。

    虽然我身冒酷热,体流臭汗,且挤着公交,但我的心是亮堂的。因为我十分确信,五年之后,我就不会再和这些每天灰头土脸地挤公交上下班的上班族处在同一个阶层了,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梦想。

    当我第一次走进招聘会场后,着实被那种人山人海的气势震住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一个个五官娟秀的人力小妹儿坐在排成一排的小桌前,面带仪式性的笑容,或解释求职者的问题,或查阅简历;再看那些招聘桌,上面全都累了一大摞厚厚的简历纸。

    我隐隐感到不安,因为我知道,有梦想的不止我一个,那些个以邮递员般娴熟手法把自己的简历投到招聘桌上的每个求职者,他们都有梦想。

    僧多粥少。现实的引力实在是太沉重了。

    一年又一年,我逐渐把梦想揣进了兜里,然后踩在脚下,最后干脆扔进了垃圾桶。当我最终摆正自己的心态后,因为年龄的原因,老爸给我安排的那所国企也进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