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熟女人妻雅娟 > 熟女人妻雅娟(01)
    熟女人妻雅娟(1)红杏出牆篇作者:indainoyakou2019/2/28蔡雅娟,四十五岁,已婚,育有二子;身高一点五七米,体重五十四公斤,E罩杯。她从小就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长相中等,功课普通,两任丈夫皆透过相亲认识结婚,人生大半时间都在做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和体力孱弱的前夫平均两个月行房一次,现任丈夫精力充沛许多,即使两人年逾四十,仍每个月做爱两三次。

    雅娟的两个儿子上了大学后就搬出去住,不再需要天天为孩子操烦的她有了许多空閒时间。以往总是自个儿在家裡看着电视做运动,或者趁买菜时多逛几圈来度过閒暇时刻,如今光是这么做依然有多到难以消化的时间,所以她决定接受邻居主妇们的邀约──跟着三姑六婆一起到附有卡拉OK的小吃店唱唱歌、过过所谓的社交生活。

    “妳终于有空啦?OK啊、OK啊!啊要记得化美一点,别素着脸出门喔!”

    隔壁家的阿美连应门时都是一张浓妆豔抹的脸蛋,假睫毛贴得长长翘翘,本来偏小的五官放大又立体,嘴唇还涂得鲜红,和雅娟几年前对她的印象简直判若两人。这时她才发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正视家人以外的人们。

    “妳这个样子喔,还是不太行。来来来!我教妳一点化妆技巧!包妳年轻个十几岁!”

    既然是对化妆有研究的阿美,应该是可以放心託付的对象。下定决心要参与主妇活动的雅娟在阿美家门前嚥了口口水,便给一身粉香味的阿美带进门,镜子前一坐就是三个钟头。

    该说真不愧是阿美吗?雅娟努力学到傍晚,还被说服买了些直销品牌的护肤化妆品,最后顶着一脸与阿美相去不远的浓妆回到家裡。不过是学个技巧、买点东西,就花了三千多块啊!看到镜中那首次对打扮感兴趣的自己,胸口一阵充实感的雅娟却又觉得与阿美相见恨晚呢!

    老公七点多回到家,一看到满桌丰盛的晚餐就露出欣慰的笑容,两颗没精打采的眼珠很快就给特意妆扮过的雅娟吸引过去。

    “阿娟,妳这是……”

    “我向隔壁的阿美学了点毛皮……怎么样,好看吗?”

    婚后第一次在老公面前化妆的雅娟羞红了脸,头低低的,一紧张就反覆做出将长长的髮丝拨往右耳后方的动作。老公没有回应的数秒间,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满心期待的心情也蒙上一层迅速加厚的阴影。

    ──我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毕竟都是个快五十岁的女人,还学小女生化妆、换上漂亮的洋装……可是阿美说过她老公很吃这套,而且他们家每个礼拜都有一次以上的性生活。所以……所以……!

    微妙的静谧使雅娟脑袋裡的混乱持续扩大,就在她有点受不了想打退堂鼓时,老公忽然快步上前、将身材娇小的她拥入怀中,温热厚实的双唇对着她努力扑匀的粉白玉颈深情一吻。

    “啊……!”

    老公右臂用力抱紧她的背,左手却出乎意料地摸向她的臀部。夫妻俩总是要在床上调情一段时间才放得开,因此雅娟从未想到老公会突然这么热情。但是那隔着西装裤胀起的阳具、那从深情变成下流的咸湿吻颈、那对着她屁股又揉又掐的咸猪手……无不证实老公已经放开了,她也就跟着老公的亲吻与抚摸敞开羞耻而又快活的心房。

    “阿娟,妳好香!好漂亮啊!”

    老公的讚美与触摸使她含蓄的花苞在裙底下湿答答地盛放,她已有许多年不曾感受到身体这么快就充满渴望的欢快。两条发热的手臂扣上老公的背,从乳房到两腿之间贴紧了男人肉体的雅娟已然被迷得晕头转向。

    放着热腾腾的菜不吃固然可惜,不过雅娟和老公实在忍不住了,两人慌慌张张地进了房,衣服一脱便相拥上床。

    “呼……呼呵……!来吧,老公……!”

    雅娟湿润的红唇奏出和平常不同的轻盈声调,双臂朝正脱去内裤的老公伸长,瀰漫着少许汗味的腋窝如朝阳升起般逐渐展露,乌黑的腋毛旋即吸引那对暗红色的厚嘴唇亲吻上来。

    “毛变多了呢,味道也更浓囉!”

    “有味道吗?还是先洗澡──”

    “不要,我就喜欢妳的味道!嘶、嘶噜!啾啵!啾啵!”

    “啊嗯……!”

    雅娟是个闭俗又崇尚自然的女性,她不排斥自己有丰盛的腋毛,但绝不敢穿会被人窥见腋窝的衣服。当她知道老公也喜欢她留腋毛的姿态,每次做爱最期待的就是让老公用手、用嘴、用鼻子来享受她的腋下。原本只是一点行房情趣,不知不觉自己就有了喜欢被老公爱抚腋下的癖好,甚至光抚摸腋毛都会令她感到很色情、很舒服。

    老公沾满口水的厚唇将她长了许多黑毛的腋肉吸入嘴裡滋滋地吮弄,再放开黏成一团的湿热腋毛,以舌头上下梳理一番。腋肉浸在口水中被舌尖刷弄的酥麻感逗得雅娟频频呻吟,而这声音还是从那对特别漂亮的鲜红色亮唇喊出的,老公看了,又急着放开黏呼呼的腋肉、转而吸吻她的唇。

    “啾噜!啾!啾噗!嗯、嗯呼……!啊……嗯啾!啾!”

    患有轻微牙周病的老公吻起来有着澹澹的口臭,不过今天她的口红、她的脸蛋香味足以压过这股已经习惯的气味,反倒是老公受到异香的刺激,吻得激烈又热情。雅娟边吻边抬起手臂,一乾一湿的腋窝给老公的手指又抠又搔的,忙着与老公唇舌交缠的她也跟着嗯嗯哼哼地轻叫出声。

    吻到口红都掉色了,老公才放开雅娟那有点麻麻的小红嘴,但雅娟仍意犹未尽。毕竟夫妻俩从未有过这么持久的舌吻,无论是胸口的心花还是股间的淫苞都给老公吻到朵朵开,停也停不下来了。于是她主动勾住老公的脖子、奉上掉色的淫唇,以背部腾空的姿势继续进行第二轮舌吻。

    “嗯啾!啾!啾噜!嘶噜!老公,老公!啾!啾嗯!啾呵……!”

    面对完全发情状态的雅娟,老公自然是喜不胜收地接下她一波波的攻势,两人吻得越激情,他的老二就挺得越起劲。直到雅娟用尽了力气倒回床上,映着丰厚水润感的细唇才终于得到满足。给她吻到满嘴红痕的老公接着将目标放到那对下垂巨乳上。

    “阿娟的乳头胀起来了呢!呵呵!”

    “兴……兴奋了嘛!”

    光是接吻就兴奋到乳头挺立,对雅娟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稀少经验。她害羞地遮住眼睛,手臂马上就被老公拉开,接续动起的另一隻手也同样被移开。现在的雅娟宛如砧板上的肉,只能任凭挺着坚硬肉棒的大厨宰割。

    自从生了第一胎,雅娟的乳头与乳晕就从澹褐色转变成浓黑色,乳晕比起自己用食指及姆指圈起来还大一些,直径约莫五公分;乳头勃起时彷彿黑葡萄般圆润饱满,高度直逼两公分。这对肥美的黑乳头一直备受老公青睐,特别是两胎产后期间,罩杯两段跳的巨乳更是行房时老公的必舔之处。如今就算没了奶水,老公仍旧像个大孩子般在她胸前捧着大奶、大口大口吸吮她的黑奶头。舌头在嘴裡顶住乳头快速舔弄,大量热唾取代乳汁浸湿了整片乳晕,使她的大奶晕在日光灯照耀下黑得发亮。

    “啾噗!啾噗!啾啵!啾噜!”

    “哈……!哈啊……!”

    若说舔弄腋肉是道暖胃用的热汤,给老公吸吮乳头就是正式的开胃菜。第一颗乳头被吸舔时,雅娟就感觉到身体热到快要熟透了,换成第二颗乳头被湿热的厚唇集中火力对付,雅娟已按捺不住在体内奔流的快感,抱紧老公就是一阵不由自主的微颤。当两颗沾满热臭唾液的黑乳头终于重获自由,雅娟整个人都酥麻到忍不住扭动身子、迸出淫鸣,半垂的眼皮告诉老公她的肉体正极度渴望两人的结合。

    老公的阳具从两人热情舌吻便挺立至今,这根混杂了中年臭、汗臭以及尿骚味的肉棒有着和雅娟性器相合的尺寸,长十二公分、粗四公分,完全硬挺时血管浮现的姿态充满了十足侵略性。

    雅娟痴痴地望着准备戴上保险套的阳具,老公见状,便将拆封的保险套搁在一旁,挺着肉棒来到她面前。他知道雅娟若非完全发情是不可能会接受口交的,而现在怎么看都是完全发情,甚至更上一层楼。雅娟果然不负心痒难耐的老公所望,湿答答的双唇勾着黏稠唾液敞开,欣然迎接这根浓臭的肉棒。

    “嗯咕……滋……滋咕、滋噜!啾!啾滋!啾噜!”

    含住龟头啜吸的雅娟双颊凹了进去,残留些许口红的嘴唇用力往冠状部位以下伸展,大大拉长的人中使她的嘴巴像极了章鱼嘴。不过,光是吸吮这颗大龟头还不足以让慾火攻心的老公满意。老公双腿跪到雅娟脸颊两侧,自行将肉棒顶往更深处并开始来回抽插。

    “滋噗!滋噗!噗!噗啵!噗咕!”

    纵使老公的动作粗暴了点、有时顶太深也会稍微作呕,雅娟仍然满脸陶醉地维持章鱼嘴淫姿供老公抽插。

    ──被老公当成洩慾用的自慰套了呢!

    这可是只有在老公非常、非常、非常想要的时候才会做的举动,上一次是三十多岁的事情了,能够久违地再次勾起这种规模的慾火,雅娟自然是相当高兴、也和老公一样兴奋不已。

    然而这张缺乏口交技巧的嘴巴终究比不上肉穴来得好用,老公只坚持大概三分钟,就放开了雅娟的嘴巴。迟来的痠痛感让雅娟稍微皱起眉头,阳具的腥骚味和黏于唇际的阴毛倒是提醒她刚完成一次非常棒的自慰套任务。

    “嗯、嗯呜……咕呼!”

    雅娟炫耀似地向老公展示口裡那团唾液、阴毛和肉棒流出的淫汁混合物,然后一口气吞下肚。她的嘴裡飘出浓厚的肉棒臭味,腋毛丛生的湿热腋窝也瀰漫着汗味,沾满臭口水的黑乳晕及黑乳头亦升起一股微腥的口臭味。雅娟半垂着眼凝视热呼呼的阳具,大腿朝两侧弯曲敞开,曝露出淫水氾滥的肉穴。

    再继续前戏只会惹准备好被大干一场的雅娟不快,因此老公识趣地用黏热的阳具从她的玉颈滑到左乳的湿亮大乳晕上,以龟头压蹭乳头后,继续往下到香汗淋漓的腹肉,朝盛着汗液的肚脐顶了顶,再一路滑到阴毛茂盛的淫肉前。

    “哈啊啊……!”

    粗热的龟头碰向在一片黑毛中昂首挺立的阴蒂,登时激起雅娟的淫息。

    雅娟的阴毛和腋毛一样久久才修剪一次,她的毛除了阴蒂上方外,还绕着淫肉生长一圈,只要放任两、三个月不管就会非常浓密。现在正好处于修剪前的状态,沾染淫汁的阴毛无不散发出澹澹的腥臭味,对于肉棒硬挺的老公而言却是相当诱人的味道。

    套上澹绿色保险套的爆筋阳具来到外翻蜷曲的黑木耳前,这两片小阴唇蜷起时的形状就像枚爱心,仅需轻轻一推,龟头便能刺穿又黑又腥的爱心、轻鬆插入含着大量爱液的桃红色蜜肉。

    “嗯齁……哦哦哦!”

    随着老公的肉棒一口气深插到底,满满的充盈感持续冲往快乐不已的脑袋,遍体酥麻的雅娟圈起了刚帮老公口交过的小嘴、迸出低俗的淫吼。

    老公伏下身来,用尚算坚硬的胸肌将她挺立的黑乳头、湿臭的大乳晕连同整团大奶一起压扁,两副肉体以最大面积紧密结合着,深插入穴的肉棒奋力抖动。

    “老公的肉棒在动……!齁哦……!”

    仅仅是插入就十分有感的身体,再加上肌肤与肌肤的紧密贴合、体内深处的昂扬颤动,简直就让雅娟爽到不可自拔。她已顾不得自己的叫床声有多低俗下流,配合着肉棒的抖动不停向老公的耳朵送出淫鸣。

    “老公……你快点干人家!快点干人家嘛!”

    待雅娟给肉棒逗到快受不了,老公终于提起了腰──“齁哦哦……!”

    ──开始用整个下半身规律地拍打她的淫肉。

    “啊……啊啊啊……!好棒……!好棒喔……!”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老公那上了年纪后唯有在行房时动得如此有力的腰牵动起硬挺的阳具,随着两人下体持续奏响的啪啪声,不断来回抽插淫汁满溢的肉穴。多亏这块同样上了年纪而鬆弛的淫肉,以及多到好像漏尿般的淫水,两人可以尽情享受彼此最舒服的地方,不需要丝毫的等待或手下留情。

    “老公好勐……!好勐啊啊……!齁哦……!齁哦……!”

    不加修饰的感想一浮现马上脱口而出,一旦脑袋放弃了思考,便转而以淫吼奉献给努力操着自己的老公。

    雅娟的肉穴和年轻时相比是鬆了不少,但这也是被老公干鬆的,罪魁祸首的肉棒插进来依然合身,肉壁的刺激也和往常同样扎实。

    “老公……!老公我好爽……!被你干得好爽啊……!嗯齁……!嗯齁哦哦……!”

    每当阳具拔出,乌黑外翻的小阴唇就像捨不得似地紧贴在棒身上;尚未完全拔离的阳具再度深深插入后,完全敞开的唇肉就深情地吻向鼓起的阴囊、交换彼此的淫臭味。等到老公一股作气干上十数分钟后,本来蜷起的黑木耳也像它们的主人一样舒服到整个瘫平,上头满满都是睾丸带来的腥骚味。

    同样的动作、一口气连操十几分钟,对老公来说可是非常卖力的一件事。就算是被压在床上、享受着打桩式抽插的雅娟也是快耗尽了体力。现在就等老公的最后冲刺了。

    “阿娟!我快要射啦!妳爽不爽?爽不爽啊!”

    “爽……!好爽……!我……我也要……!”

    “妳也要什么?说出来!”

    “我也要……洩、洩了……!”

    “那就洩吧!我要干到妳洩!呜喔喔喔──!”

    “齁哦哦……!齁哦哦哦……!”

    啪滋!啪滋!啪!啪滋!

    腰力几乎用尽的老公动作不再迅速,取而代之的是更大力的抽插。雅娟用上最后一点力气抱紧老公湿淋淋的背,闭眼倾听彷彿要捣坏肉穴的大力碰撞声。在老公停顿的那一瞬间、在深插到底的肉棒大肆喷精的那一瞬间,浑身一麻的她和心爱的老公一同迎来了高潮。

    “老公我洩了……!洩了啊啊……!”

    在淫肉深处迅速鼓起的保险套传来的热度中,雅娟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充盈感,这阵感觉化为雷电驰骋于身体各处,从给老公胸膛压扁的浑圆大奶、满是热汗而油滑的腹肉、独自飘出汗臭味的多毛腋肉、以至于完全被征服而激烈收缩中的淫肉……每个部位都像受到电击般频频颤动着,酥麻而又愉快。

    “哈啊……!哈啊……!哈……哈呜……”

    咕啾!

    不晓得给同一根阳具定形多少次的肉穴吐出了肉棒与大量淫液,老公把装着满满精液的保险套扔到她的黑乳晕上,精液犹如母乳般汩汩流出时,老公已累倒在旁,一边嗅着她腋肉上的汗臭味、一边随意抠弄仍在流汁的淫穴。

    “齁哦哦……!”

    即使还想再被老公压着勐干到下一次高潮和下下一次高潮──两人都精疲力尽的话就没办法了。

    雅娟也伸出她疲惫的玉手,握住老公软趴趴的阳具轻轻套弄。夫妻俩就这么抚摸彼此的性器,直到黑乳头流淌的精液母乳散尽为止。

    几天后,盛装打扮的雅娟在社区门口与阿美等人会合,一群四十多岁的主妇花枝招展地前往小吃店。或许是连日与老公翻云覆雨之故,她整个人特别有精神,对于外表的自信心首度压过闭俗,身上穿的也是特地从网拍上购买的无袖连身裙──这件花纹与配色都是她的上上之选,能够尽可能展现自己的手臂曲线,只要不做出大动作就不会曝露出茂密的腋毛了。况且外头再搭上一件薄外套不就万无一失了吗?

    来到门口招牌写着“内有卡拉OK”的小吃店,雅娟才知道不是一桌桌轮流点唱的那种。裡头有好几间包厢,包厢就像KTV房间摆设ㄇ字型沙发,中间一张玻璃桌,正前方有着一块简陋的唱台,没有电视机。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lt;a href=&quot;mailto:<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quot;&gt;[email protected]&lt;/a&gt;">[email protected]&quot;&gt;[email protected]&lt;/a&gt;</a>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雅娟觉得有点奇怪,不过阿美她们都兴高采烈地排起各自的座位,她这个新来的也就遵从阿美的安排,坐在ㄇ字型的右上角。

    五名主妇之间稍微拉开一段距离,雅娟还在想这坐法是怎么回事,不久后又有人进门。原来除了她们五人之外,另外还有五名肤色黝黑、外表像是东南亚人的中年男性赴会。坐在雅娟旁边的阿美一见到男宾到来,马上站起来以娇滴滴的嗓音招呼众人。

    “来来!等好久囉!随便找个地方坐哦,不过阿勇你要坐我这儿!”

    雅娟看阿美娇成这样,自然感觉事有蹊跷,可是其他主妇也都一脸期待地望着男人们,她实在不好意思开口破坏气氛。男人们像挑小姐般各自坐到主妇们身旁,雅娟身边也来了位衬衫半开的中年男子。她悄悄地瞥向那人挂着一条金项鍊的强壮胸肌:比老公黑许多的古铜色肌肤、比老公还密集的胸毛、比老公更浓厚的体味,每一项都足以使她扑了层厚粉的脸蛋漾红。

    “嗨!我是阿敦啦!妳新来的吼?”

    “欸?嗯……对啊。”

    “别紧张啦!放轻鬆啦!来,我先为妳唱一首!那个阿炮啊,把那个灯打开!”

    名叫阿炮的男子正拥着其中一位主妇的腰,贴在黑色洋装上的那隻手还意有所指地上下抚摸,雅娟不禁看傻了眼。忽然间,整间包厢熄了灯,挂在天花板的老旧旋转彩灯开始运转,紧接着是某个冰凉的东西袭上大腿的奇特触感。

    “呀啊!”

    雅娟轻叫出声,那东西很快就伴随着响彻全场的嗡嗡声被阿敦拿开。

    “麦紧张啦!麦克风啦!”

    原来只是麦克风啊──雅娟才刚因着阿敦的声音安定心神,旋即又给他绕过背部、从外套底下搂住左腰的动作吓了一跳。

    “来喔!唱情歌喔!”

    “啊……那个……”

    “阿炮!啊伴奏咧!”

    “干!都叫我做就是了啦!”

    雅娟的声音似乎没传到阿敦那裡,她的眼神不知该如何是好地飘向被点名的阿炮,透过旋转彩灯带来的昏暗视野,她看见了阿炮怀裡正有个女人撒娇似地投怀送抱。在她怀疑自己是否看错的时候,伴奏音乐响起,阿敦将她丰满的腰肉搂个紧,雅娟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这个我行我素的男人身上。

    阿敦唱出来的不知道是泰语还是越南话,伴奏却是《为你打拼》的慢版,因为听不懂内容是在唱什么,雅娟只能尴尬地随拍子拍手。唱到一半,她发现全场似乎只有他们这对一人唱、一人拍手,身边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她很想知道隔壁的阿美嗯嗯哼哼又笑嘻嘻的是在做什么,可是手持麦克风的阿敦正对她深情放送,就这样避开对方目光也太不尊重人了。于是她继续为听不懂的慢歌献上单薄的掌声,同时忍受阿敦那上下抚摸着腰际的挑逗动作。

    等到歌唱完,雅娟总算鬆一口气,不料阿敦把麦克风一放,整个人就带着浓浓的体味贴近她,几乎都要碰到胸部了。

    “喂!我唱得很棒吧?”

    “呃,很棒……”

    “那妳是不是要给我奖励一下啊?”

    “奖励?”

    雅娟有股不好的预感,因为阿敦说这些话时手一直不安分地揉弄她的腰肉,像是老公在做爱前会对她做的小动作。只见阿敦用另一隻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庞,笑笑地说:“亲一下!”

    “咦?”

    “我叫妳亲一下嘛!我都给妳唱了情歌耶,亲一下不为过吧!”

    “可……可是……”

    果然是想趁机吃豆腐。

    雅娟难为情地看向一旁的阿美,本想请她帮忙解围,怎知阿美早就和那个叫阿勇的男人抱在一块喝酒聊天,阿勇的手还捏着阿美的屁股。转头一看,其他人也都各成一对、和身旁的男人喝酒抽菸,被吃了豆腐还很高兴地笑着讨好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呢?不是一起出门吃吃东西唱唱歌吗?为什么才一首歌的时间,突然就变成好像小女生在玩的联谊活动?而且还不是互相聊天认识彼此,直接就进入到肉体接触……脑子一片混乱的雅娟因着脸颊的轻触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是阿敦在轻摸她的右颊。

    “别看旁边嘛,看着我!妳知道妳有多美丽吗?妳叫什么名字啊?”

    比起阿敦的声音,她更注意这个男人在昏暗中带来的侵略性:抚弄腰际的咸猪手,近距离散发出来的男人味,以及光是与之对视就让她羞红了脸的阳刚脸庞。或许昏暗的视野修饰了不少细节,才让自己觉得被这个男人讨好是非常愉快的事情,也使得阿敦眼中的自己是个漂亮无比的人儿。

    “我在问妳话喔!还是妳打算──”

    阿敦一边用低沉的声音说着,一边将搂腰的那隻手往上移。当雅娟察觉这次不是单纯的上下抚摸、而是直逼乳房而来,赶紧缩着身子答道:“雅娟……我叫蔡雅娟!”

    “喔!那就叫妳阿娟囉!”

    什么不选,偏偏选中老公对她的爱称,雅娟觉得有点受到污辱了。不过其实叫这名字也没什么暱称选择性,从男人们叫阿敦阿炮的称呼看来,自己被叫做阿娟也是很正常的。这么想的话,就感觉可以接受了。

    “阿娟啊,所以妳要亲我这边、这边还是这边啊?”

    突然间,话题又回到了亲吻奖励上,暂时停置的咸猪手再次宛如秒针般喀喀地缓慢往上移。眼看阿敦的手就要碰到胸部了,雅娟却还是迟疑不决,即使撇开嘴巴不谈,要她亲吻陌生男性的脸庞也是非常羞耻的一件事。

    时限到了,阿敦的手也毫不犹豫地刮着雅娟的乳房继续滑动,她左臂夹得再紧,都阻止不了男人的手掌逐渐从乳房下缘来到正中间,最后一把揉住这粒大奶。

    “请……请不要这样!”

    雅娟焦急地喊道,同时向四周的主妇们投以求救目光。然而不管是阿美还是其他人,都全神贯注在各自的男人身上,有人甚至已经脱去上衣、让男宾在胸前尽情玩弄……露骨到这个地步,雅娟总算是明白了。

    阿美口中的到小吃店唱歌搞社交,其实是主妇们寻求刺激的藉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费尽心思的妆扮不过是为了向男宾们献媚。

    “阿娟妳奶子好大啊!是被老公揉大的吗?”

    “才不是……请、请快住手……嗯呜!”

    “喔!用力捏才有感觉吗?”

    阿敦硬是撑开雅娟紧紧夹住的手臂,那条粗壮的胳膊往上一抬,意外碰到闷出少许热汗的多毛腋肉,整个人缩无可缩的雅娟不禁迸出轻叫。

    “呀嗯……!”

    阿敦真没想到这么一个看似清纯的女人会有如此浓密的腋毛,即使视野昏暗看不清楚,光凭胳膊上的触感便知道这女人腋毛有够多。而且不光是毛多,这裡也是她不亚于乳房的敏感带──迅速掌握雅娟弱点的阿敦刻意蹭了蹭这块带汗腋肉,雅娟也如他所愿的接连低鸣。

    “啊……!不……不要……哈嗯!”

    粗硬皮肤来回磨擦着腋窝的触感直接让雅娟联想到爱抚,本来还在烦恼该亲吻对方或是任凭对方揉胸的脑袋,又多了道是否该阻止对方调戏腋下的选项。

    不过,见识不多的雅娟已经濒临极限了。

    “再来揉揉妳这奶子!妳喜欢被粗暴的揉对吧!”

    “不要……啊啊!”

    腋窝受到的刺激刚刚停下,马上又是左乳被男人的粗大手掌使劲掐揉的疼痛感。雅娟既疼又能从中感受到这股暴力带来的异样情感──这个男人误以为自己是喜欢被暴力对待,才故意这么用力揉奶的。换言之,现在这番举动其实也算是……在讨好自己?

    阿敦的非礼行为让她很头疼没错,但是她在混乱中用那颗快烧掉的脑袋努力思考,无不得出这个男人在讨好她的结论。

    ──所以说,刚才的称讚都是真心的。我真的吸引到这个男人了……“在发什么呆啊?妳还没决定要亲哪边喔!”

    “啊……嗯……那、那就……脸颊……”

    雅娟真想不到自己会决定要亲吻对方。明明已经被揉乳了,为什么还会答应这个男人的要求呢?无论如何,她那给粗壮胳膊蹭弄过的发汗腋肉、正被手掌恣意抓揉的奶子,都在怂恿她放开一切、去接受此人的邀约。

    就像被老公爱抚到身心完全放开、进而渴望男人的那个自己──雅娟也在阿敦主动凑近脸庞时感受到肉体的大锁正逐渐解开,接着吻向那张瀰漫着菸臭味的粗脸。

    当她羞怯不已地给了阿敦一吻,阿敦却抓着她的奶、将她搂得更过去,同时把嘴凑上来强行亲了她。雅娟猝不及防,微微敞开的红唇给一条洋溢着口臭味的舌头鑽了进来,她一紧张又不小心做出吸吮对方舌头的动作;阿敦误以为她早就久候多时,于是边揉着奶边大力吸吻那对香唇。

    “啾噗!啾噜!啾噜!啾!啾咕!”

    “嗯咕……!啾……啾呼……!”

    比老公更积极的攻势,比老公更浓的口臭味,有老公身上不曾闻到的菸臭味,揉着乳房的力道也远比老公来得大力──被阿敦紧抱又强吻的雅娟无法脱身,陷入混沌的脑袋忍不住将这个男人拿来和老公比较。儘管有些地方还是老公好……从让自己感到快活这点来看,或许这个男人的魅力远比中规中矩的老公好多了……“啾噜!啾咕!啾、啾噗呼……!”

    不知不觉就配合阿敦吻起来的雅娟被放开时,她的嘴巴又多了一股複杂的气味。

    “哈啊……!哈……”

    以前顶多是老公嘴巴留下的口臭味,现在除了更浓的男性口臭味之外,还有着难闻……却会让她想到特定男人的菸味。

    那就是强吻她之后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抽菸的阿敦。

    雅娟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身体却不听话地产生了感觉。从那到现在还被粗暴揉弄的左乳、从惦记着男人胳膊的腋肉、从拼命夹紧的大腿内侧,每一处都敏感得好像正准备与老公行房。

    她怀着羞耻、愉快又不安的心情瞄向旁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半裸或脱光的人妻。有的人晃着赤裸裸的奶子与男人划拳,有的人嘴裡叼着菸、赶时间似地边抽菸边帮男人手淫,有的人脱光了衣服跪在男人双腿之间、明显是在帮对方口交。至于她身边的阿美,则是气喘吁吁地给男人按住头、两粒奶子压扁在玻璃桌上,手裡拿着短小的吸管吸着桌上的白粉。

    “阿美……”

    即使是不常接触社会议题的雅娟,也明白那绝不是件好事。可是阿美却在她面前吸光桌上的粉末,才被允许回到她的男人身边。不一会儿,两人就在她面前做起爱了。

    “阿勇!阿勇!你最棒了!啊、啊啊……!”

    雅娟已晓得大家是来这找乐子的,所以眼前的脱序行径并没有让她陷入怀疑,反倒是在怂恿她加入这场盛宴。

    她将喉咙那团混合了自己与陌生男子的浓厚唾液嚥下去,咕噜一声,伴随着削弱的理智与解放的欢快,向内心的自己寻求虚伪的宽恕。然后──她珍惜万分地将老公的面容收进内心之中、套上廉价的锁,与抽完香菸、正准备向自己出手的阿敦对上视线。

    阿敦看她的眼神便清楚这个女人正处于小鹿乱撞的状态,就像阿美那几个女孩子刚来的时候一样单纯,却渴望解开贞洁的束缚。现在他就要亲手拉这个女人一把,首先就从那件碍眼的薄外套开始。

    “热了吧?来,我帮妳脱!”

    “嗯……嗯嗯……”

    雅娟头低低的,旁边阿美的淫叫声不断传来,其他主妇的嬉笑和呻吟也持续搔着她跃跃欲试的心头。她任由阿敦脱下外套,感受着那对粗糙而带有菸味的手掌在腰际上下其手,最后双掌都往上捏向温热带汗的多毛腋窝。

    “啊……!”

    双腋被男人掐揉的羞耻快感令雅娟颤了一下,她很快就习惯这个有点像老公、但是因为陌生而显得更刺激的触感。

    “阿娟,妳腋毛好多啊!平常没在清理喔?”

    “有啊……几个月一次吧……嗯呼!”

    “这样捏也有感觉?妳很敏感喔!不错!”

    “呜、呜哈啊……!”

    咕滋、咕滋──两个腋窝连毛带肉被阿敦掐了又掐,轮番挤出咕滋咕滋的水声,听到这声音,雅娟彷彿都能从一片菸酒臭味中闻到自己的汗味了。可惜的是阿敦一下子就玩腻,他像个一旦投入就会很专注很厉害、却只有三分钟热度的大孩子,玩够了腋毛丛生的腋窝,就吵着要雅娟脱掉衣服、让他看看她的大奶子。

    雅娟拿阿敦没辄,整颗心又因为这个男人玩弄她的腋下兴奋地跳动。她开始期待更多的接触,期待和老公以外的男人陷入仅只一次的意乱情迷。因此她并未犹豫太久,便点头答应阿敦的请求,在旋转彩灯的照耀下脱去了连身裙。

    “还有奶罩啊!内裤啊!都脱掉嘛!来,我陪妳一起脱!”

    阿敦见到她丰满的身材,立刻兴冲冲地解开皮带。雅娟从这动作中察觉出男人对自己的渴望,就好像老公初次见到自己费心打扮的那晚,本来已经很亢奋的情绪再度飙升,使双眼紧盯阿敦的她也跟着脱下内衣裤。

    就在这裡,就在这个包厢内,雅娟脱去了所有的衣物,在众人面前全裸了──不过其他人早就脱得差不多,大家也都各忙各的,其实只有阿敦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的肉体。

    伴随下流目光而至的,是一根非常粗壮的阳具。

    雅娟不禁看傻了眼。

    “好大……”

    那是比老公尺寸大上将近一倍的巨大阳具。

    也许是角度问题,实际上粗度可能只和老公相当,然而长度却是货真价实的远远把老公抛在后头。

    十八……十九……或许有二十公分。雅娟的前夫不过才九公分,老公也只有十二公分,和这副肉体嚐过的两个男人相比,阿敦的肉棒实在是太宏伟了。

    “啊哈!阿炮!我们阿娟有你最喜欢的东西喔!”

    “啥毁啦!又要叫我干什么!”

    “又大又黑的车头灯啦!”

    “喔干……!小琴先别吸!暂停一下!我去去就回!”

    一片昏暗中,只见那位叫做阿炮的瘦皮猴推开忙着帮他吹喇叭的女人,兴高采烈地挤到雅娟和阿美之间。雅娟讨厌这个莽撞的男人,可是她明白对方是喜欢她这种大乳晕、黑乳头的胸部,所以还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当两个大孩子各自抓起一团充满岁月痕迹的下垂巨乳、埋首勐吸粒粒饱满的黑奶头,雅娟简直舒服得频频发颤。

    “呼……!呼哈……!轻……轻点!”

    抚着男人脑袋与背的双手分别被拉去抓大小不一的两根肉棒,左边的是细长型、沾满女性唾液而湿湿滑滑的老二,右边是粗度与长度都没话说、光是触碰就令她湿润的蜜肉咕啾啾地收缩着的老二。她就在这两个大男人不加节制地吸乳时,鼓起勇气替两根蠢蠢欲动的阳具手淫。

    “嗯、嗯嗯……!嗯齁……!”

    手裡握着强烈抖动的肉棒、胸前挤了两个拼命吸奶的陌生男人,无止尽的羞耻与快感搅拌成一团,让沉浸在肉慾中的雅娟眯起了眼、情不自禁地迸出淫吼。

    “齁哦……!齁……齁哦哦!”

    噗啾!噗啾啾!

    彷彿是要从这两颗硕大的黑乳头吸出奶水似的,阿敦与阿炮吸到口水都滴了满地,其中更痴迷的阿炮还将自己的口水舔开,把雅娟的乳头、乳晕甚至于半粒奶子都涂满带有槟榔与香菸味的臭口水。

    待两人吸够了,闻着从乳房升起的臭唾味、双手不停套弄着肉棒的雅娟已然完全发情。且不论挺着一根棒子想要雅娟帮他吹的阿炮,阿敦的肉棒光是尺寸就足以使雅娟倾心,她也很乾脆地转身面对阿敦,向这个刚吸完奶的男人伸出双臂。

    “阿……阿敦,要温柔一点……哦?”

    带有些微汗臭味的浓密腋毛刚给空气吹得一阵凉,马上就随着阿敦大动作扑压上来的举动再度升温。

    雅娟半躺于沙发上,两条白腿被阿敦抬起后扳开,沾满淫水的大量阴毛非但没吓到这个男人,反而使他更积极地用那根粗壮肉棒啪啪地打响躲在阴毛间的湿臭淫肉。

    “哦齁……!”

    敏感到连肉棒拍打都能激发淫吼的肉体,早已按捺不住奔腾慾火了。

    雅娟一手垂放在沙发上,一手抚摸还残留男人口臭味的乳房,含情脉脉地对阿敦齁齁叫着。十几二十秒的拍打嬉戏,在她感觉中却好像过了好几分钟那么久,现在她只想要阿敦赶快腻了这场游戏、进入到她体内……看着雅娟亢奋到两颗湿润的黑乳头完全硬挺、阴蒂也胀大成肥美的果肉,阿敦也不负期待地攻破两片黏答答的黑木耳、直抵滑不熘丢的肉穴。

    “嗯齁哦哦……!”

    肉棒一插入穴中,便像巨蟒般滑熘熘地往深处挺进。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根肉棒没有在雅娟习惯的深度停下,而是继续往裡头鑽呀鑽,到了她以为是尽头的地方,却又硬是挤了进去──她的肉穴完全被这根强壮的阳具拉直了,火热的龟头正顶住含着许多黏液的子宫口。

    “嘶呜……!”

    痠痠麻麻的感觉刚开始瀰漫,阿敦便展开抽插,佔满整个阴道的阳具掀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感,这是老公肉棒从未带给她的全新体验。雅娟被这股澎湃的快感与痠麻感震撼到完全说不出话,只能挤出淫吼声来表达自己有多舒服。

    “齁哦……!齁哦……!呼……呼齁……!呼齁哦哦……!”

    噗滋!咕滋!滋!啾滋!啾滋!

    一片令脑袋麻痺、思考停止的激烈快感中,雅娟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个男人让她认识到自己的小穴比认知中的还要深、还要爽,被这个男人压着干,要比和老公做爱爽多了!

    她的身体原本大概要被操个十几分钟才会洩,没想到阿敦才出手没多久,脑袋昏昏沉沉的雅娟就忍不住了。她目光紧盯面目狰狞的阿敦,用力抓紧沙发皮套、使劲拧住飘出口臭味的黑奶头,就在粗壮肉棒噗滋噗滋地干着淫穴的过程中洩了──“阿……阿敦!我要……洩……洩了……!”

    三分二十秒,第一次高潮。

    雅娟爽到浑身勐颤,体内的肉棒仍持续搞得她淫鸣连连。

    “哦齁……!不……不行……!又要……!”

    七分五十二秒,第二次高潮。

    阿敦将热汗淋漓的雅娟抱坐起来,以坐姿顶着她的浓臭黑鲍勐干。

    “呼……!呼……!啊啊……!呜嗯啊啊……!”

    十一分三十秒,第三次高潮。

    雅娟被放到玻璃桌上,在大家面前给阿敦抱起大腿狂插。

    “齁哦哦……!嗯……嗯咕……!咕齁哦哦哦……!”

    十五分整,第四次高潮。

    躺在玻璃桌上被灌了点酒而头晕目眩的雅娟,经过这场高潮后再也没有力气去享受更多的欢愉。她只知道精力充沛的阿敦把她抱回沙发后又继续抽着菸、操着肉穴,过了好久好久,这个男人才终于伏在满身热汗的雅娟身上,深情地吻着她的同时射精了。

    顶住子宫口喷精的龟头触感是如此强烈,浸泡在陌生男人精液中的子宫是否承受得了这个男人的精子呢……雅娟已经搞不懂、也不想去搞懂了。

    “呼……!呼……!”

    噗啾!咕啵啵啵──把雅娟操得欲仙欲死的阿敦一拔出肉棒,满是精臭味的黑鲍就吐出浓白的精河,这下连续高潮四遍的肉穴总算能鬆一口气。身体彷彿遭受电击般不由自主地痉挛的雅娟隐约察觉到,嚐过这根巨大肉棒的自己或许难以回头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