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43章 王少爷卖桃(加更)
    他尴尬之余,觉得脸作烧。

    他便顺势降低了声音,黯然道:“小兄弟,实话告诉你,我们家也算是耕读人家。哥哥要读书科举,花费颇重,家里入不敷出,我才跟妈妈出来卖桃。妈妈脸相不和善,人见了都不敢靠近,我便自己吆喝上了。”

    李菡瑶恍然大悟。

    连王妈妈也解开疑惑。

    她刚才就觉得这媳妇脸相不大和善,和卖桃子的小姑娘不像母女,更不像仆从——若是仆从的话,能让娇滴滴的姑娘吆喝卖桃子,自己站在一旁看着吗?

    王妈妈觉得这情形有些像拐子拐的女孩子一样。可是也不对,拐子拐了女孩子,一般都精心培养了,好二道转手卖人,断不会做这样苦力活。

    王妈妈深深地疑惑了。

    现在听了王壑的话,总算释疑。

    只有老仆郁闷,觉得自己真成了夜叉。

    王壑见李菡瑶不再怀疑他,松了口气,趁机道:“小兄弟,你说的对,我没做过买卖,没经验,其实我心里也急,也想早些卖完了好出城回家。降价实在不成,你称几斤?我帮你把零头给抹了。唉,买卖难做啊!这秤还是我跟人家掌柜借来的,抵两斤桃子呢。”

    李菡瑶道:“称五斤。”

    王壑道:“怎不多买些?”

    李菡瑶道:“哎呀,我就是个小厮,帮主人买东西,哪能随便乱买。刚才我压你价,想省几文买包子吃。瞧你也艰难,我就不吃包子了。”

    王壑心想,你不吃包子,我就有包子吃了。

    于是,帮她称桃子。

    这认秤也是个难题呀。

    好在王少爷聪明,也学会了。

    买完桃子,王妈妈提着,李菡瑶拿出一个小银角子,对王壑道:“不用找了。姐姐回见。”

    王壑听了一怔,忙看向王妈妈。

    王妈妈猛扯李菡瑶袖子。

    李菡瑶以为她催自己快回家,忙将银角子丢在王壑手上,道:“走走。回去晚了老爷要骂。”

    王壑笑道:“谢小兄弟。小兄弟慢走。”

    李菡瑶转脸道:“姐姐,你降降价,早些卖完了回去吧。你长得这么好看,当心坏人。”

    王壑:“……”

    会遇见登徒子吗?

    李菡瑶和王妈妈走出一段,拐到另一条街上,王妈妈才道:“墨竹,你刚才犯错了可知道?”

    李菡瑶忙问:“我犯什么错了?”

    王妈妈道:“你才说自己是小厮,费了那许多口舌跟那姑娘压价,末了却给人家一个银角子,都值一百文了,还让人家不要找。谁家小厮像你这样买东西?”

    李菡瑶不由满脸尴尬。

    她真是顾头不顾尾,为了五文钱跟人家争了半天,付二十五文,余七十五文不要了,蠢呐!

    都是那个姐姐闹的!

    王妈妈见她羞愧,道:“算了,下回留意就是了。其实钱是小事,你这样人家会怀疑的。”

    李菡瑶忙不迭点头受教。

    王妈妈又道:“我瞧那姑娘也古怪,不像是一般人家的。那婆子更古怪,那脸相……”

    李菡瑶忙道:“看她们不像坏人。”

    王妈妈道:“不是坏人。就是……”

    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因为人家卖桃子,并未做什么骗人勾当,所以她想不出两人目的。

    正说着,就听身后叫“小兄弟”,李菡瑶回身一看,那小姐姐追上来了,忙问:“姐姐有事?”

    王壑将碎银递给她,笑道:“虽然小兄弟心善,姐姐我却不能贪便宜。这是找你的银子。”

    他之前听李菡瑶说“不用找了”,心里一喜。等李菡瑶走后,他又不安,反省道:“我出身书香门第,竟然占小孩子便宜!那小兄弟若有钱,也不会为了一文与我费半天口舌了。可见是他同情我。我怎好骗他!”

    想罢,忙撵来退还给李菡瑶。

    李菡瑶见他不肯占人便宜,顿时好感大增,笑眯眯道:“姐姐真有志气。可是我既已经送姐姐,怎好再拿回来呢?就当我帮姐姐好了——朋友相帮。”

    她是女孩子,因此这么说。

    王壑是少年,也不觉唐突。

    他笑道:“好,姐姐交你这个朋友。不过,姐姐眼下还能撑得住,等哪天撑不住了,再找你。”

    “再找你”不过是托词,他不能告诉李菡瑶他的名字和身份,李菡瑶也不敢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和身份。

    有缘的话,自然会再相见的。

    又寒暄几句,李菡瑶收回了找零。

    王壑这才转头回去。

    这笔买卖给了他启发,他当即总结经验教训,让老仆挑了担子沿街叫卖,他则一路喊:“卖桃子——又大又红又脆又甜的桃子,降价卖了!”

    街边商铺里有人过来问价格。

    王壑说:“五文一斤。”

    来人皱眉道:“这么贵!”

    王壑便道:“大爷,这已经降价了。瞧这桃子,多鲜亮!要不是上午下了一阵雨,我见这桃子又熟了,怕熟过了不容易放,才赶晚摘了这一担过来卖。明早上我还要再来,那时人多,我肯定要卖六文一斤。”

    人家一听,机不可失,忙道:“给我称三斤。”

    王壑道:“好的大爷。”

    于是给他称桃子、收钱。

    接着,又有人来买。

    王壑照样重复之前的话。

    不一会工夫,就卖了一大半了。

    最后二十来斤,全被一家粮铺的掌柜买了,叫他们挑了担子送去铺子里,当面付钱。

    王壑欢喜,老仆也意外。

    等到地方,王壑抬头一看,门上一匾额,上书“丰盛粮行”,那掌柜的让他们进去。

    老仆挑着担子就进去了。

    掌柜的一面叫人拿礼盒来装桃子,一面对王壑二人道:“这银子给你们。你们等我一会,我进去问问,说不定还要买些,你们好明天早上送来。”

    王壑忙道:“我们等着就是了。”

    那掌柜的提着礼盒便往后院去了。

    后院的葡萄架下,坐了两个男子喝茶。

    掌柜的先给两人见礼,称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为“东家”,另一个年纪大些的为“钱师爷”,并将礼盒放在钱师爷面前,赔笑道:“这是给钱师爷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钱师爷拱拱手道:“破费了。”

    谭东家道:“不值几个铜子,拿回去哄孩子。”又问掌柜的:“怎不多买些,给知府大人也送些去?”

    掌柜的道:“只剩这些了。正要问东家,可要再买些?若要买,我便告诉那卖桃子的,明早送来。”

    谭东家道:“这还用问?再买一百斤。”

    掌柜的忙道:“是。”

    谭东家又对钱师爷道:“前儿的西瓜吃着怎么样?若觉得好,再让他们每天送些去。”

    钱师爷道:“还算甜。”

    谭东家便吩咐掌柜的去安排。

    掌柜的正要走,就听东家低声对钱师爷道:“前儿说小女的事,知府大人那里可有回话?”他忙止步。

    钱师爷道:“老谭,咱们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告诉你句实话:你要和知府大人攀交,法子多的很;把女儿送去给少爷做妾,靠不住。少爷不是个常情的,再美的姑娘,也新鲜不了几天。所以,攀亲靠不住,不如走别的路子合适,也省得耽搁了侄女的终身。”

    谭东家忙问:“走什么路子?”

    钱师爷咳嗽了一声,道:“这个么,明日你来府衙,再细商议。”又对掌柜的道:“少爷喜欢闻野花。那卖桃的姑娘,我方才从窗子里瞄了一眼,很不错。”

    掌柜的和谭东家一怔,然后对视。

    谭东家试探道:“要小的帮着说合?”

    钱师爷道:“说合什么?倘或出了岔子反不美。你不是要买桃子送知府大人吗?明儿让她直接送去府衙。”

    掌柜的恍然道:“哦,小的明白了!”

    谭东家对他一霎眼,道:“去告诉她们,明天再送桃来。好生说,别惊动了。”

    掌柜的道:“是,东家。”

    说罢转身往前面铺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