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301章 姑娘,你所托非人
    他年少好胜,心想:王壑出身书香门第、才华出众;张谨言来自玄武王族,乃大靖一等一的武将世家;我却是草根出身,姑娘派我来援助,若不展些本领,回头没帮上忙反而坏了人家的事,岂不丢了姑娘的脸面?

    一定不能堕了姑娘名头!

    一定要教他们刮目相看!

    当下,他便带着手下甩出飞爪,翻过院墙,进入王府内,凡见了官兵便用水枪飚射。

    这水枪乃是竹管做成,约有三尺长,中空,一端连在背囊的下角,开了背囊的阀门,便能灌满毒水,然后操控水枪的活塞,便能飚射水箭。可射远,也可射近。中毒水者肌肤灼烧腐烂,即刻丧失战斗力,抽搐死亡。

    他们每三人一组,背靠背,一来防止敌人从后面偷袭打烂了背囊,二来全方位攻击敌人;又借助院墙、假山等处藏身,尽量避免在空旷处与官兵对峙;整支队伍散开,龙禁卫扔一枚火霹雳过来,伤亡也有限。

    这是李菡瑶制定的藤甲军练兵方略,本适用于野外丛林对战,为了这次京城之行,临时增添了城镇巷战细节,让胡齊亞等人以玩水枪的形式反复操练,专门针对装备齐全、作战经验丰富的龙虎禁卫设定的作战方式。

    龙禁卫骤然遇见这支古怪的队伍,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水枪飚射的水箭袭击倒下,伤亡惨重。

    正杀得畅快,碰见赵朝宗的人,双方虽不认得,因为都在杀龙禁卫,便是自己人了,且他们的衣服和龙禁卫的银色衣甲迥然不同,不会造成误会,于是融成一片。

    赵朝宗的人以为胡齊亞他们是王壑安排的奇兵,都想着回头也要弄这么一个背囊和水枪。

    一壮汉边战边对胡齊亞吼道:“小兄弟,等杀了昏君,咱们吃酒去!你可要把这好东西教哥哥。”

    胡齊亞也高声道:“昏君哪那么容易杀。”姑娘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昏君也有许多人拥护呢。

    那汉子嘻笑道:“有什么难的!没准这会子昏君已经被炸死了。王少爷那一炮正中乾元殿呢……”

    后面的话,胡齊亞听不见了。

    他就抓住一句:王壑炮轰了乾元殿!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他家姑娘在宫里吗?

    不是说好了里应外合吗?

    到底怎么回事,他来不及问了,况且这些人都是小兵,怎会知道王壑和张世子的安排,问了也白问;有这闲工夫,赶紧去皇宫救姑娘才最要紧。

    他当机立断,吼道:“走!”

    于是众人呼啦啦撤退,跟着他往皇宫飞奔而去。

    赵朝宗的人见他们来去如风,还以为这里胜局已定,他们要去执行其他任务呢,一个个都赞叹不已,说“还是王少爷厉害,真是想不到的奇兵!”

    再说胡清风,他的任务是相助张世子。年纪大些就不同,他可比儿子稳重谨慎多了。他在清阳街某宅院内,密切关注坐落在清阳街和朱雀大街连接处的玄武王府的动静。

    皇宫炮响,胡清风判断了下方位,不禁哆嗦了下,暗道“不好!”哪里还管什么玄武王族,当即招呼手下人,穿上藤甲,背上背囊,装上水枪,就冲了出来。

    他没有等李菡瑶发信号。

    出来后,正赶上张谨言率领北疆禁军杀向玄武王府。这些北疆禁军都是事先扮成百姓混入城内的,现在听见世子号令,从各处钻出来,如溪流汇入大江般,汇入张谨言的身后队伍。胡清风也带着人融了进去,反正双方都是杂衣军,且遇见虎禁卫就厮杀,立场一致。

    杀到玄武王府门前,张伯昌临阵反水,杀了虎禁卫右副将军陈守仁;他父子又被龙隐卫杀了;张谨言大展神威、策反虎禁卫,整条朱雀大街都在混战。

    胡清风等人便狂奔而去。

    他们边跑边攻击虎禁卫。

    谁也没注意他们的去向。

    因为朱雀大街和长安大街的交汇处,就是垂直的皇城大道,直通皇城南门。

    胡清风一路跑到皇城南门前,正赶上刘记商铺刚轰完第二炮,正打出第三炮,就见空中烟花绽放,然后无数星辰坠落,在阳光折射下五颜六色,瞧着瑰丽无比,然而落地后,皇城南门的龙禁卫全部倒下,再没有站着的人,吓得脊背冒冷汗,急对手下人道:“再等等!”

    好险!

    再快一点,就全死在皇城门口了。

    他差点葬送性命,李菡瑶呢?

    有没有被昏君连累?

    胡清风心急如焚。

    他精明谨慎,自然不会把王壑想的简单。在他心中,王壑这是一箭双雕的战术,因为李家起兵造反了,王壑或者张家若要争霸天下,将来迟早要跟李菡瑶对上。既然双方免不了一战,不如现在一并除了。

    唉,姑娘虽然聪明,还是太年轻了,不识人心险恶,竟然想跟王壑联手,现在吃亏了吧!

    吃亏还好说,吃亏是福。

    就怕丢了性命,悔之晚矣!

    胡清风暗自祈祷李菡瑶平安。

    只要李菡瑶没死,就会认识到这些名门世家公子的真面目,再不会把终身托付给他们。托付给他家齊亞就好了嘛,他们父子对李家绝对忠心。他也不介意齊亞入赘李家。入赘也要看什么人家,给百姓做赘婿,和入赘给女皇做夫婿,那能一样吗?那是云泥之别!

    胡清风十分情愿儿子入赘。

    ……

    皇城南门的烟雾渐渐消散,胡清风再等不及了,吩咐手下众人把口鼻掩住,憋一口气闯过去,“等过去了再吸气!趁着现在没人,大家冲——”

    于是众人撒开两腿狂奔。

    胡家父子是李菡瑶设下的两步棋,现在这两步棋犹如过了河的卒子,随便闯了。

    第三步棋是火凰滢。

    这几天,简繁有些身体不适,有点腹泻,虽不算严重,却也不甚方便,时常要如厕。

    因他要监督军需军备的筹备和运输,这几日便没待在衙门和皇宫,而是在官仓各处监察。这就给了他便利,时常回家,一来在家如厕有人伺候洗漱,二来也顺便吃药,强似告假。他可不敢告假,事儿多着呢。

    今天早朝后,他直接回了家。

    也没进内院,就去了书房。

    火凰滢在书房伺候他起居。

    简繁才坐到便桶上,就听见炮响。他惊骇,急忙对火凰滢道:“快叫人打听,这是什么声音。”

    火凰滢正替他准备热水,一会子好净手,听见炮响也是一惊,猜想“李姑娘他们发动了?”顿时激动得心砰砰跳,忙道:“婢子这就去。大人别急。”

    忙出去吩咐管家简繁的话。

    管家忙让人爬到房顶上查看,就见皇宫方向冒烟,又有喊杀声传来,忙下来回禀简繁。

    简繁还坐在便桶上呢。

    管家隔着帘子回禀,如此这般。

    简繁听后,又急又慌,腹泻不曾泄干净,想起来又怕走到半路再泄,一面拼命挣,一面咬牙吩咐火凰滢:“替我准备……干净便桶,再备套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