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手转星移(重修版) > 【手转星移(重修版)】(29)
    【手转星移】重修版29希望的火烬作者:rking字数:10209【二十九、希望的火烬】中都大厦中。

    刘家颖颤抖着身体,怯生生地看着拴在柱子上的按摩棒。

    按摩棒的高度,正好是刘家颖从脚底到胯部的高度。

    袁显下令,要求刘家颖在大家的面前,用自己的阴户去接纳这根按摩棒,直至它完全地插入她的身体。

    面对这样的高难度动作,刘家颖殊无信心,何况,她的双手还被扭到身后捆着。

    要完成这个动作,她必须一脚踮地,一脚高抬,尽量分开双腿,以令自己的阴户更易于被插入。

    可她不是乐静婵,做个一字马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个动作还必须兼具腿部力量、腰部力量和身体的平衡。

    刘家颖的动作笨拙已极,她努力地踮着脚尖,将另一条腿尽可能地高高抬起,将自己的阴部完全暴露无遗,然后艰难地用自己的阴部去碰那根静止不动的按摩棒。

    也就极限于“碰”

    而已。

    她每一次吃力地将自己的阴户碰到按摩棒,可是还没等她调整好姿势,没等她找到用力插入的角度,甚至没等她让自己的阴户踮到跟按摩棒平行的高度,承受着全身重力的脚尖就不胜负荷,她一次次狼狈地摔倒到地上。

    李冠雄面露着狡黠的微笑,他就是要刘家颖出丑,在乐静婵面前尽量地出丑。

    他要让乐静婵“学习”

    到,在这里,做一个母狗应该是怎么样的。

    而他的手下,包括袁显,可就没这么安静了。

    他们持续地起哄着,嘲笑着。

    看着刘家颖挂满泪珠的脸最后布满着冷汗,看着她丰腴的肉体狼狈不堪地摆出淫荡而羞耻的姿势,然后一次次地失败,他们快乐地起哄着、嘲笑着。

    凌云婷衔着泪水,默默地按袁显的要求爱抚着乐静婵的下体。

    她知道,李冠雄的目的就是要打击乐静婵,他要让乐姐姐彻底崩溃,好彻底地象自己、象刘律师一样,做他们的性奴隶。

    她的舌头舔过乐静婵下体的每一下,都似在乐静婵的身体上轻轻地一戳。

    乐静婵意识到,那是婷婷在告诉她,她一直在这里,一直在她身边;婷婷在告诉她,要坚持下去,要等到希望来临的一天。

    可是,乐静婵无法抑止自己的哭声,看着自己的至交好友被这样的凌辱,看着刘家颖每一个可笑但可悲的动作,她无法不哭。

    她的身体又被重新吊起,她脸朝下被水平地吊在空中,一双修长的美腿毫无例外地被大大分了开来,在两腿的中间,是凌云婷亲吻着她阴部的漂亮的脸。

    刘家颖的眼光澹澹地荡过来,跟乐静婵的眼光触碰在一起。

    乐静婵看到的,是那对美丽眼眸里散发出的无尽哀戚。

    “或者,家颖也在提醒我,也在叫我坚持下去……”

    乐静婵想。

    “对的,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就算再耻辱的事,也要忍下去!反正身体已经不再纯洁,还有什么可以在乎的呢?我现在应该在乎的,只有找到李冠雄的罪证,彻底把他打败!只有这样,婷婷、家颖和我,才能获得新生!”

    短短的几秒钟里,乐静婵想了很多东西,本来已经沉没在绝望悲哀中的灵魂,开始重新找到了动力。

    “不行啊……主人……我不行啊……”

    可是,刘家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她这时只想着怎么尽快完成这个耻辱的动作,结束这个耻辱的时刻。

    在又一次失败跌倒之后,无助的女律师在地上扭动着迷人的肉体哀啼着。

    “嘿嘿!笨手笨脚的,换了奶娘一定行!”

    袁显嘲笑着,用眼角淫淫地看着乐静婵。

    “我……”

    乐静婵突然应声道,可是欲言又止。

    她轻抬着眼看了一下刘家颖,刘家颖也满脸哀怨地看着她。

    两个女人眼神一碰,羞耻地荡了开去。

    “你怎么?是不是想试试?哈哈!”

    袁显走近前去,一手抓在乐静婵的胸脯上,握着一只乳房玩弄着。

    那对美肉一直在他眼前乱晃着,不上去再摸捏一下,心中就是痒痒。

    “我……我不……”

    乐静婵脸上闪烁不定,任凭他玩弄着自己的乳房。

    到现在,她似乎已经不懂得躲闪,不懂得反抗。

    “随他去吧!”

    乐静婵心想,“我的身体,反正已经不值得珍惜了……”

    “婷婷说得对,只要人在,我们总有机会翻身的!家颖一定也没有放弃,只要我们还能找到他们的罪证,家颖一定有办法把他们绳之以法!”

    乐静婵想,即使不能再得到之前想要的那盘录音带,可是,有婷婷和她一起在李冠雄的身边,总能找到证据,总能……她的眼光,从迷雾中渐渐走了出来。

    她看看刘家颖,看看凌云婷,又看看袁显,暗暗地吸了一口气。

    “怎么样,奶娘?这个女大律师的表演真是差劲,你来表演表演?哈哈!”

    袁显嘲弄着乐静婵,他执行着李冠雄的指示,尽可能地羞辱这个犟女人。

    乐静婵羞耻地低着头,没有答话。

    答话的是李冠雄。

    “时间到了,婷儿马上去换衣服,不要迟到了!”

    他看着手表说。

    “还有,去洗个澡,臭死了!”

    闻到凌云婷从乐静婵身上沾来的尿酸味,他皱了皱眉头。

    “是。”

    凌云婷站起来,垂着头向外便走。

    突然间,发现袁显离开乐静婵向刘家颖走去,扭过身来,走回乐静婵身边,就在李冠雄的注视下,往她脸上轻轻一吻,轻声说:“相信你,也相信我!”

    对着乐静婵迷惘的双眸,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才转过身去。

    甫出门间,凌云婷回头又看了一眼乐静婵,被吊在半空可怜的乐姐姐含着泪眼,正依依不舍地看着她。

    刚刚那句话,她相信乐静婵一定能听到。

    突然,乐静婵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对着凌云婷微微点一点头。

    “她能捱过去的……”

    凌云婷用手背轻拭一下眼角,头也不回去奔出门去,“象乐姐姐这么高傲的人,真是太难为……”

    可现在的凌云婷已经无暇再想下去了,她必须马上去参加一个电影界的活动。

    她的演艺生涯,她的走红,现在是她生存的本钱、生存的动力,更是她一切的希望。

    而和身处痛苦的中都大厦不同,在外面,迎接她的不是耻辱,是如潮的欢呼声。

    凌云婷在疯狂歌迷的包围中挤进了会场,面露微笑和会场中每一个声名显赫的演艺界人士握手问好。

    现在,她已经是他们间的一员,她是当今最走红、最受欢迎的女明星了!虽然她出道至今还不足一年。

    《情字号追杀令》的票房一路高飙,就象凌云婷的人气一样。

    初入影坛就获得巨大成功,现在,她不仅仅是歌坛最受欢迎的歌星,还是影圈中最受瞩目的新星。

    虽然她的表演在某些方面还明显存在不足,但连最苛刻的评论家也承认,这是一名极具潜质的新秀,她彷佛将她的生命都溶入了每一个表演的动作之中。

    大家相信,她将会获得更大的成功。

    而随着影片的大热,插曲《等你回家》上榜仅二周也迅速冲上排行榜首,“不知你是否远在天涯,等你重返你的家”

    的歌声传遍大街小巷。

    凌云婷出道不到一年,已经手握七首榜首金曲。

    现在,她的身价翻了三番,不过这是市井间的传言。

    事实上,最新报价要请凌云婷拍戏的价位,已经达到一千八百万!而《情字号追杀令》的片酬,仅仅二百万。

    大受鼓舞的李冠雄,已经打起投资拍电影的主意。

    手头握有当今最红的女明星,却将钱交给别人去赚,一想到这点他的心理就极端的不平衡。

    不过凌云婷没心思理这些。

    李冠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只想认真做好自己的事业,然后,找个机会扳倒李冠雄,解放自己,解放苦难中的姐妹。

    凌云婷笑盈盈地展示着自己的风采,虽然,她的心没法离开那间黑暗的房子。

    那儿,有正在苦难中折磨着的乐静婵,她现在的荣光,本来也应该有乐静婵的一份……而乐静婵继续被轮奸着,她的头发被后面的人抓在手里,阴户中一根肉棒正慢悠悠地抽插着;她的乳房被另一个人抓着玩弄,可怜的两团奶球在暴力挤压中变换成一个个悲惨的形状。

    她的前面,好友刘家颖仍然在努力地尝试着将自己阴户去套那根高高的按摩棒,在一次一次的失败之后,刘家颖被迫精疲力竭地继续努力着,为了取悦她的主人。

    她的后面,是高翘着二郞腿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欣赏着奴隶表演的李冠雄。

    乐静婵在轮奸中哭叫,刘家颖在羞耻中低鸣。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要好的朋友,但用刘家颖的耻辱表演来眼前打击乐静婵的目的,看起来是收到成效的。

    乐静婵似乎被这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耻辱表演吓傻了,她现在除了不停地哭泣之外,乖乖地听任男人们对她身体的侵犯,前几天那强烈的羞耻感和剧烈的反抗意识,好象都通通失踪了。

    李冠雄胸有成竹地对袁显一举酒杯,袁显也笑笑地举一举杯,一饮而尽。

    “我看她很快就听话了。”

    李冠雄说。

    “嘿嘿,我看也是。”

    袁显说。

    “对了,婷儿的活动有没有直播?”“好象没有。这种活动没什么好看的啦,反正婷儿都那么红了,在那儿只有出风头,不会被人欺负。哈哈!”

    “说的也是。她现在可真能赚钱……”

    李冠雄眼前彷佛出现一迭迭的钞票,“还有丹璐两个小妞,近期风头也挺足的。”

    “是的。那首《云中的爱》三周榜首了,成绩好得有点意外,上周才被婷儿的《等你回家》挤下来。我交代过了,下周推第三首主打歌。”

    袁显汇报着他的计划,“《期许丹璐》两个多月已经卖了四白金,再推这唱片的歌不容易再轰动得起来,接下来要开始准备下一张唱片了。我打算过几天帮她们先办个四白金庆功会,轰轰烈烈再造一波势。”

    “好!”

    李冠雄批准,“确实可以给两个小妞准备新歌了。婷儿的新唱片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歌曲挑得差不多了,新的主打歌马上就录音了。”

    袁显说,“接下来准备主打的叫《天籁留声》,听说格调挺高的。监制说,这首歌不一定能大红,但很适合她唱。”

    “不红?”

    李冠雄皱眉,“那有鸟用?”

    “我也不知道。”

    袁显一摊手,“听他们说,可以展示婷儿的实力什么的,可以帮她的形象往高洁清雅的方向走什么的,反正我不知道讲的什么鬼……”

    “我去!婷儿现在的形象不高洁清雅吗?”

    李冠雄道。

    想到刚才凌云婷在尿堆中抱着乐静婵哭泣的场面,不禁“扑哧”

    笑出声来。

    “那帮人说得那么好,总之先听听看再说吧。”

    袁显说道,“我就在想如果真不是那种能大热的歌,有没必要大力宣传?”

    、“再说吧!”

    李冠雄听说不是打算要大红的歌,心中不是很爽,已经起了把这歌砍掉的念头,“不好就砍掉!反正最近手头不怎么宽松。”

    “真的要拍电影吗?”

    袁显问,“我们的钱都投到那个什么古什么怪岛上了……”

    “嗯,我知道。”

    李冠雄道,“没关系,暂时先将集团下面最没用几家工厂的资金都抽出来。

    那几家破工厂拼命赚也就那么百几十万,打什么紧。你知道,拍一部电影,只要几个月就赚回来了。”

    “可是很冒险……万一电影不卖座……不如就交给夕雾公司,可以省下不少投资的钱。”

    袁显胆子还是比较小。

    “不行。”

    李冠雄断然否决,“夕雾是拍A片的,名声在外。现在我们可是要拍正规的电影!要是用夕雾的名堂,拍出来的电影不仅难以叫好,还会毁了婷儿的名声。

    现在她可就是凭着脸蛋身材和名声替我们赚钱的!”

    “那……现在我们做什么?要拍什么电影?”

    袁显头脑空荡荡的,不知从何做起。

    “先搞小制作试试水。我刚刚有了个主意……已经叫王枫去办了!”

    李冠雄狡黠地眨眨眼,“你一定很有兴趣!”

    在他耳旁轻语几句。

    “啊哈!这你也想得出来?”

    袁显大笑道,“那我现在要做什么?”

    “该准备的就快准备啊,设备啊人员啊什么的,剧本是现成的。你跟王枫好好商量,要打铁趁热!准备好就尽快开工,现在三月底,争取能不能五月底或者六月初就上映,把资金回笼。”

    李冠雄手托着下巴,寻思着资金调度的问题。

    袁显也就不打扰他了,眼前有绝色的美女可以玩,那种费心思的工夫,就留给老大去干吧。他取过两只小铃铛,笑眯眯地走到乐静婵跟前。

    “呜……”

    乐静婵见他走近,流着泪眼摇摇头。

    “给操得爽吧!”

    袁显笑笑地看了看正在强奸乐静婵的手下,那手下也笑笑地点了点头,肉棒用力一挺,又是深深地挺进乐静婵阴道的深处。

    “呀……放了我吧……”

    乐静婵哭着求道。

    半个月来的地狱生涯,她已经意识到再倔强也没有用。

    凌云婷是在叫她忍辱负重吗?乐静婵心中激烈交战着。

    不能一直被禁锢在这里当他们的人肉玩具了!要反击,就得有行动能力……“嘿嘿!”

    袁显冷笑着,一手握着她的一只乳房,一手捏着铃铛上的小夹子,将铃铛夹到乳头上。

    “呜……不要……”

    乐静婵摇着头哭,些许的疼痛她能忍,但乳房给这么“打扮”,实在太羞耻了。

    “做一个性玩具,要随主人喜欢,不是由你说要不要。”

    袁显一边说着,一边将第二个铃铛夹到乐静婵的另一只乳头上。

    “这样多好玩!”

    袁显双手拍着垂着身下的两只大乳房,两团肥厚的乳肉上下抖动着,铃铛“叮当”

    作响。

    “呜……不要……”

    乐静婵喘着气,轻轻地哀求着。

    她已经在考虑如何把自己的态度如何从死不屈服不太着痕迹向慢慢屈服转变了……真做自己掰开屁股请他们来奸淫的事情吗?乐静婵咬着牙,暗暗缓过一口气。

    我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心里过不去?那就演呗,我是个演员啊!“当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鬼了……”

    乐静婵突然想起凌云婷曾经向她说过的话,婷婷就是这样挺过来的。

    只能这样了!婷婷能做到,我也一样能做到!“嘿,不听话有你受的!”

    袁显阴阴笑着,甩一甩手里的皮鞭。

    皮鞭刚刚从水里捞出来,“啪啪”

    作声。

    “呀!”

    乐静婵丰满的乳房上挨了一鞭,吃痛的女人发出一声惨叫。

    “不听话的玩具,整死了也没人可惜!”

    袁显恶狠狠地说着,又举起了皮鞭。

    “啊……不要……不要打!我听话……”

    乐静婵尖叫起来,“我听话……我听话……”

    虽然声音越叫越低,但是“我听话”

    三个字,已让面露奸笑的袁显停住了手里的皮鞭。

    “是吗?那你叫什么?”

    袁显开始享受“胜利果实”。

    “我……我是奶娘……”

    乐静婵红着脸低下头。

    “那你是什么?”

    “我……我……我是……是性玩具……”

    乐静婵的声音彷若蚊鸣。

    “哈哈哈!大声点!”

    “我是性玩具!”

    乐静婵稍稍提高音调,痛苦地说。

    “好的,奶娘性玩具,你面前这个大律师老是做不好自己的工作,你说该怎么办?”

    袁显得意地奸笑着。

    “我……”

    乐静婵衔着泪眼望向刘家颖,她那可怜的好友,正努力地踮着脚尖,一条腿高高举起,在柱子前面作着不知道第几次的失败尝试。

    “我……我帮她……”

    乐静婵从心里流出泪来,噎咽着说。

    “帮?”

    袁显一愣。

    他本来是打算让乐静婵提出惩罚刘家颖的方法,却没料到这大奶的娘们会这么回答。

    不过这倒也是个好主意,会比惩罚的那出戏更好看。

    “放她下来!”

    袁显下令。

    刘家颖停止了羞辱的动作,双手抱胸蹲了下去,眼露着疑惑望着乐静婵。

    已经耗尽了体力的女律师知道自己是无法成功的,她雪白的胴体瑟瑟地发着抖,就象一个被强奸后的无助小女孩一样,怯惺惺地看着走近她的每一个人。

    乐静婵的心也在颤抖。

    她努力地想从刘家颖的眼神读出一点什么来,可是什么也读不到。

    她看到的只有恐慌和害怕。

    “家颖一定在跟我暗示什么……一定是!”

    乐静婵心想,“她应该知道我已经鼓起勇气,她应该知道我已经决定忍辱负重了!我连那么耻辱的话都说出来了,家颖一定领略到了。可是,她这种眼光是什么意思呢?”

    乐静婵苦苦思索着。

    但她并没有想到,她的两个好朋友,凌云婷和刘家颖,怀着的心思虽然类似,却未必雷同。

    *************“拍电影?”

    林昭娴一脸疑惑地看着王枫。

    这是一个新的领域,一个她从未涉足过的领域。

    “以我的专业角度,林小姐若想翻身,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王枫煞有其事地说。

    李冠雄的意思他领会得十分清楚,他知道应该怎么说服林昭娴。

    林昭娴陷入沉思。

    李冠雄不是个好人,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可是现在,欧振堂已经一脚踢开了她,任她自生自灭,反倒是这个李冠雄在她最落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李老板投资电影,第一部片就找我?”

    林昭娴难以置信地问。

    “是这样的。”

    王枫装模作样道,“按理来说,一定是交给凌云婷的。不过凌云婷近段时间确实抽不出时间来,李老板又想尽快推出首部影片,为公司造势。我们看了看,现在的娱乐圈还得数林小姐最有影响力,所以诚意邀请林小姐加盟我们的公司。

    而且这部片子,沧桑感比较强,凌小姐不是太适合,而林小姐是我们认为的最合适人选。酬金方面,我们李老板向来大方的,林小姐是以超级歌后的身份加盟,公司方面绝不会待薄。”

    “明人不说白话。”

    林昭娴做事一向清楚,“我现在的状况,你们不是不清楚。再说,我在欧老板那边还有合约在身……”

    “关于林小姐的那些传言嘛……李老板相信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我们都相信林小姐的实力和影响力。至于欧老板那边嘛……”王枫点上一根烟,“说句不好听的话,他现在这样对待林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林小姐向她提出解约,相信他不会有什么意见。”

    对于这样的诱惑,林昭娴实在无法抗拒。

    昨天夜里,她整整哭了一晚,想了很多很多。

    她已经明白自己的声望肯定是一去不复返了,她闻到了绝望的味道。

    往日的大手大脚花钱,加上几乎是全自费推出的这张唱片,她往日荣华留给她的,除了这间豪宅外,已经没剩下别的财富了。

    从高处狠狠跌下的感觉,满腔心血付诸东流的感觉,十年光环一朝丧的感觉,林昭娴对前途已经不抱任何指望了,她甚至考虑到了自杀。

    但没想到第二天,就马上有人给她送来了希望!林昭娴很难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眼前摆着的是一份正规得无法再正规的合约。

    “加盟我们公司之后,除了演出上的事宜由公司全权负责之外,如果林小姐对歌坛仍有兴趣,也可以考虑加盟我们的唱片公司。放心吧,中都集团是正规的公司,一切都按规矩办事。”

    王枫的最后一句虽然稍嫌画蛇添足,但对于林昭娴来说,却更象一枚定心丸。

    “看来,”

    她想,“以前对李冠雄的那些坏话,好象也不尽不实啊……”

    现在的她早已辞退经纪人了,一来没钱聘用,二来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

    所以,她要亲自面对合同和一连串令人看得眼花缭乱的条目。

    “我考虑一下,王先生。明天答复你。如何?”

    虽然几乎想马上点头签约,可是林昭娴最终还是决定回家冷静一下再说。

    “没问题,林小姐。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王枫站了起来,伸手跟林昭娴一握,“如果林小姐决定了的话,明天直接到中都大厦的办公室找我就行了!”********************************绳子的一端捆扎着刘家颖精致小巧的脚踝,穿过天花板上滑轮,另一端握在乐静婵的手里。

    刘家颖的身体已经失去平衡,在一腿被高竖着抬起之时,两腿却难以保持成一直线。

    对于一个缺乏运动的大律师来说,做个一字马的姿势实在太难了,何况是直立着做。

    随着绳子一点点地向上拉,她踮着地面的腿渐渐失去支撑点,整个人摇摇晃晃,然后惊叫一声,足尖离地,整个人被倒挂起来。

    “笨死了!”

    袁显在她胸前摇晃着的乳肉上一拍,招呼两个弟兄上前,将刘家颖双手重新捆过,绑在一起高高上举,绳子拉过另一个滑轮固定住,让刘家颖的身体找到另一个着力点。

    乐静婵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摆布自己的好友,看着刘家颖一丝不挂的身体不断地被他们吃着豆腐,看着她的身体也几乎被整个吊了起来。

    她幽幽的眼神看着刘家颖,她轻声问:“准备好了吗?”

    刘家颖抬头望着她,一脸迷惘,不过在长呼了一口气之后,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乐静婵慢慢地拉着绳子,刘家颖发出凄婉的叫声,一条腿慢慢地向上提。

    可现在,她实在很难控制自己的身体,她低垂在下面的腿已经离开了地面,她很想去和上面的腿合拢。

    两条腿总是分得这么开,很酸。

    可是不行,要完成这个动作,双腿就必须尽可能地分开。

    而且,她实在也没有力气去做多余的动作了。

    刘家颖的下体缓缓上抬,阴户够到了按摩棒的高度。

    她努力地想将自己的下体往按摩棒上靠,可现在她的身体吊在半空中,根本由不得自己作主。

    狼狈的女人用垂在下面的腿勾着柱子,上面的腿也努力地靠向柱子,阴唇已经碰到按摩棒了,角度也已经努力地调整好,可是,最后让按摩棒插入的那一下力气,现在却是欠奉。

    刘家颖满头大汗,虽然这个姿势多么耻辱,可是她必须完成。

    她深知,如果没有完成,等下来迎接她的将会是更难想象耻辱。

    眼看又要功败垂成,刘家颖痛苦地发出一声哀叫。

    乐静婵的心隐隐地绞痛。

    她幽幽望着刘家颖的脸,突然一咬牙,一边拉紧着手里的绳子一边走到柱子边上,腾出一只手抓着刘家颖的屁股一推。

    刘家颖大声尖叫着,那根按摩棒,在好朋友的帮助下,深深地捅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李冠雄眯着眼,侧目看着两个裸体女人的表演,脸上露出阴阴的笑容。

    那儿,袁显正淫笑着,把刘家颖两条腿一上一下分别绑紧到柱子上面,让那根按摩棒稳妥地留在她的体内。

    刘家颖开始了哭泣,她的身体现在吊在半空,双腿分开极大的角度贴着柱子捆住,巨大的按摩棒纳入她的阴户里,耗尽体内的她只能双手抓紧吊着她手腕的绳子,大声地哀号着。

    “哭得真可怜哦……”

    袁显捏捏她的脸。

    乐静婵有些手足无措了,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友的这个姿势有多难受,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可是她不仅帮不上一点忙,反而成了帮凶。

    “看她这么可怜,你也不去安慰安慰她?”

    袁显对着乐静婵淫笑说。

    “嗯……”

    乐静婵稍稍回一下神,走到柱子边,低下头去,将嘴唇凑到刘家颖的阴部上,舌尖对着她的阴核,轻轻地亲吻。

    “呀……呜呜呜……呀呀……”

    刘家颖放声尖叫着,身体急剧地抖动着。

    那是静婵的嘴!刘家颖的头脑一阵晕眩,无可名状的感觉令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张大着口,从喉咙间持续不断地发出刺声的尖叫声。

    乐静婵暗暗咽着泪水,面前这女人的阴户散发着怪异的气味。

    这是另一个女人的阴户,这是她好朋友的阴户,她还从来没有近距离地看过别的女人的阴户,没有闻过这种气味,没有感受过这种味觉。

    可是,她必须,必须好好地亲吻眼前这个被巨大按摩棒贯穿了的阴户,或者,这能减轻一下家颖的痛苦。

    对的,就象刚才婷婷亲吻她一样。

    袁显已经将自己的阳具塞到刘家颖的嘴里,他一边抓着女律师的头发,一边玩弄着她的乳房。

    “虽然也不小了,不过奶娘的奶子还是更大……”

    他饶有趣味地品评着。

    “唔……”

    刘家颖羞耻地摇着头,她就快喘不过气来了,可是,她却不得不努力地吮吸着嘴着的肉棒。

    “对了!”

    远处的李冠雄突然发声,“大厦的酒店不是刚刚贷到五百万吗?拿来购置拍电影的装备正好!”

    “好是好!”

    袁显接话,“不过那笔钱是要用来偿还货款的……”

    “拖他一拖,打什么紧……”

    李冠雄嘿嘿冷笑,“先准备好,片子随时要开拍!”

    乐静婵静静地听着,现在,她对李冠雄的所作所为必须留点心眼,有朝一日,这些东西,说不定就可能成为让她重新得到自由的关键因素。

    要得到更多的消息,就应该尽量得到李冠雄他们的信任,尽量消除他们的戒心。

    乐静婵想着想着,一边埋头舔着刘家颖的阴户,一边伸出手去,轻轻地爱抚着好友的乳房。

    “唔……唔唔……”

    刘家颖被奇异的感觉覆盖着。

    被轮奸的感觉她不再陌生,和别的女人一起被轮奸也不陌生,但被别的女人爱抚私处,却是从未经历过的。

    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至交好友。

    刘家颖的身体颤抖着,她丰满的肉体在此刻显得如此的淫靡,她淫荡的潜质彷佛正在慢慢地蒸发。

    她的身体疲累不堪,可她的肉体现在却是如此的敏感。

    袁显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喷发了,接下来是另一根。

    粗大的按摩棒仍然插在她的阴户里,她的肛门又被插入一根小型的玻璃棒。

    好友仍然在默默地爱抚着她,眼睛开始失神的刘家颖喘气声越来越低,呻吟声却越来越剧烈。

    乐静婵仍然舔着那个插着按摩棒的阴户,从湿淋淋的阴唇周围亲到乌黑丛林,从敏感异常的阴核亲向隆起的臀部。

    乐静婵不时偷眼望向李冠雄,得到的是他嘉许般的眼光。

    乐静婵舔着舌头快麻痹,刘家颖虚弱得快叫不出声了。

    两个女人现在没有一丝束缚,相拥倒在地上。

    乐静婵仍然亲吻着好友的阴户。

    现在,那儿已经没有按摩棒了;现在,她的舌头直入肉缝之中。

    她趴在刘家颖的身上,如实在按照袁显的命令,将头埋到好友的胯下,努力地舔吸着。

    而她的下体,也正暴露在刘家颖的面前,她分开的双腿刚好跨到刘家颖的脸上,她那布满精液残斑的阴部,正由刘家颖轻轻地亲吻着。

    两个成熟性感的女人,在众多男人的面前,赤裸裸地以69式互相爱抚着。

    悲哀。

    乐静婵心中暗痛,虽然好友的嘴唇、好友的舌尖,都令她不时打着冷战。

    李冠雄的喽罗们在哄笑声中鼓噪着,下流的言语尖锐地侮辱着耻辱的女人。

    乐静婵美丽的脸涨得通红,她暗暗咬咬牙,她暗暗发着狠。

    “由你们去吧!我的身子……反正已经不值钱了!我的身子,就当交给鬼吧……”

    现在,凌云婷对她说过的这句话,她终于真正深深地体会到当中埋藏着多少的泪水、多少的辛酸。

    但好戏仍在继续,决意抛开一切的乐静婵开始主动地爱抚着刘家颖的全身,爱抚着她身上的所有性感带。

    她捧着好友的乳房吮吸着、揉搓着,就象男人们对待自己的那样。

    她让自己那对傲人的乳房,贴着好友的双乳,然后扭着身体,让自己的屁股尽情地扭动、扭动。

    她的激情,也许是感染了刘家颖、也许是惊呆了刘家颖。

    女律师在缓慢的呆愣中回过神来,开始紧紧地搂紧着乐静婵,亲吻着她的头发、亲吻着她的耳朵,最后,亲吻着她的嘴……乐静婵感觉自己的阴户在蠕动,感觉自己全身好象沉浸在欲海一样。

    她有点痴迷了,她完全放开了自己的手脚。

    “刘大律师不愧是个大贱货,乐奶娘好象给她舔高潮了……”

    “大奶娘也不差啊,没想到发起骚来,大律师也招架不太住喔……”

    “瞧瞧她们的奶头,自己给磨硬了……”

    “诶!真的在湿吻耶!这两个贱货果然有女同志的潜质,自己就吻上啦……”

    男人们的哄笑声继续响着,他们吹着口哨,他们说得令她们脸红耳赤的话语,他们陆续亮出自己的阳具。

    女人是知道自己的耻辱的,可是,她们还是在男人的笑声中飘上云端。

    她们不断地呻吟着,她们扭着屁股、抖着乳房,她们的下体布满着滑腻的液质,她们在颤抖中相拥而泣。

    直到,再也忍耐不住的男人们飞扑而上,包围住两个美丽的女人,蹂躏着她们身上的每一寸柔嫩的肌肤,享用着性感美女迷人的胴体。

    轮奸开始了,精液横飞、挥汗如雨。

    乱糟糟的笑声和呻吟声,上演着一出淫乱至极的肉戏,直至深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