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命书 > 【命书】(3.6)
    命书3(6)兽性暴发作者:弄玉(泉晶),江南哭哭生2019年3月12日为首的那小子住朱五家后街,有爸没妈,在学校里号称老大,绰号叫大白鲨,仗着老子是个局长,横行霸道,校长都不敢惹。

    朱五从未惹过这种人,可大白鲨总喜欢欺侮朱五。

    每次看见朱五都要挑衅。

    原因很简单,大白鲨以前挑逗朱五母亲时,被朱五母亲斥骂过,原话是:小屁孩儿,还想玩老娘,毛长齐没有?大白鲨视为奇耻大辱,发誓有一天要雪耻。

    朱五和他同在一个学校上课,大白鲨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出气筒,动不动骂朱五,甚至打过朱五。

    朱五敢怒不敢言,不敢招惹人家,知道人家是什么人物。

    因此,大白鲨认定朱五是个软柿子,任人捏弄。

    不想今天骂起朱五,朱五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硬气起来,向他们反冲过来。

    不用大白鲨吱声,手下三个小子迎上,三下五除二,将朱五一顿扁,噼噼啪啪的连响,朱五倒在地上起不来。

    大白鲨临走之前,还霸气地踩住朱五试图抬起的脑袋,放话说:“回去告诉你家的老婊子,明个是小爷的生日,晚上去操你妈屄,让她把屄洗干净了。哼,你个婊子养的。”

    几人扬长而去,朱五从屈辱中站起来,泣不成声。

    回到家里,母亲的房里仍然噪音不断,还有客人在取乐。

    朱五默默地返回自己房间,脸上在疼,身上在疼,心上更疼。

    想起自己所受的侮辱,肺子都要气炸,心里窝着一团烈火,嘴上喃喃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等到客人走时,朱五母亲送到门口,陪笑道:“老哥,你以后常来啊。”

    客人说:“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不是你对手。”

    “这是说啥呢,刚才你差点把人家弄死醒不过来。”

    客人心里受用,笑声不断,笑声跟老乌鸦似的难听。

    朱五向外偷看,只见是个满头白发的家伙,还认识,是在街上捡垃圾的老头,身上总带着一股垃圾箱里的腐臭味儿。

    老头子一走,朱五母亲一脸厌恶,忍不住呕吐,骂道:“死老头子,薰死我了,”

    朱五见此,心里难过,回去往床上一躺,没出来见妈。

    朱五母亲刚想给儿子弄点死吃的,又有客人上门,是个老光棍,快七十岁,头发掉光,瘦得像风中的芦苇。

    老光棍没跟进专用房间,而是要把朱五母亲领走。

    朱五母亲临走前,把一张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让朱五买点什么吃。

    朱五出屋,看到桌上那张百元大票,伸过手去,快触到钱时,又缩回手。

    朝地上吐口口水,转身回屋,一直饿着,没动那钱,心里盘算着怎么对付大白鲨。

    无论怎么对比,自己都处于劣势。

    跟人家斗,无疑以卵击石。

    最后的对策是躲避。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朱五想得美,你躲人家,人家想整你,你也躲不开。

    次日晚饭后,朱五出去和同学玩一圈,回到家时,照例听到母亲房里淫声大起,床榻震响,也没在意。

    这种声音天天都有,习以为常。

    正想回房时,一个小青年走出来,哼着小曲,身后追着朱五母亲,一脸愤怒。

    身上是件睡衣,露出里边白花花的肉,一对奶子和秘处躲躲闪闪的,魅力不小。

    想是急着出来,睡衣连扣子都没系。

    “大白鲨,你赶紧给钱呐,老娘不能让你白玩。”

    “你这么老了,我来安慰安慰你,不冲你要钱就不错了。”

    正是飞扬跋扈的那个大白鲨,令朱五又恨又怕。

    朱五母亲掐腰瞪眼,怒道:“小子,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你这么干,以后不想混了吧?”

    “操你这老屄,我亏死了。那么松,一点没有感觉。小爷我这生日都没过好。”

    掏出十块钱,砸到朱五母亲脸上。

    朱五母亲两眼冒火,骂道:“小兔崽子,你太欺侮人了。”

    大白鲨目光在睡衣敞口处进去,看看露出的一半肉球,再瞅瞅下边微微张嘴的肉唇,嘲笑道:“你这屄太老了,只能接破烂的老鬼了。我看不如让你儿子卖屁股吧,肯定会比你生意好。”

    用手一指旁边懦弱的朱五,哈哈大笑。

    朱五母亲气得流下泪,说不出话来。

    活了大半辈子,哪受过这样的气啊,忍不住哭出声。

    朱五在那一刹那间,突然兽生暴发,完全打消所有的顾虑,早忘记后果。

    一把抓起桌旁的实木凳子,以疾风般的速度,照大白鲨脑袋砸下去,一道鲜血从额头滑下,滑过鼻梁,将他的脸一分为二。

    “我操你妈的,你敢动我。”

    大白鲨嚎叫起来。

    刚抬起胳膊,还没来得及反抗,朱五抡起凳子,像疯了一样狠砸着脑袋,匡匡匡的,眼看着大白鲨软软倒下。

    母亲赶紧过来阻止,抓住手腕。

    “儿子,杀人要偿命的。”

    朱五一下子瘫软地上,双眼发直,凳子啪地掉在地上。

    母亲去试大白鲨的鼻孔,又摸摸心脏,身子往下一退。“完了,完了,没气了。这下出人命了,这可怎么好。”

    朱五吓得跳起来,六神无主,抓着妈的胳膊。

    “那会不会被枪毙啊。”

    “很可能。”

    朱五抱住母亲,放声大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母亲一把推开他,正色道:“你快跑,有多远,跑多远,千万别回来。”

    朱五指指地上的家伙,问道:“这个畜生咋办?”

    “你别管,快跑。”

    跑进房里,母亲拿来一摞钱,塞进朱五手里,在儿子脸上连亲几口,将他推走。

    朱五回头看,只见母亲眼中充满了不舍。

    虽然肉体裸露,胸、穴仍在空气中展览,但这一瞬间,在朱五眼里,母亲一点不淫荡,又恢复了往日的美貌,恢复了当母亲的尊严。

    朱五叫声:“妈。”

    母亲强着泪水,向儿子挥挥手,一对奶子悠悠颤着,荡出动人的波浪。

    最后看一眼母亲的俏脸和肉体,朱五拔腿奔跑,再不回头。

    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奔跑是安全的,不会被抓,不会死掉。

    讲到这里,朱五抱着脑袋,泪流满面,泪水无声地落在地上。

    林慕飞听得心里酸熘熘的,眼睛也湿润了,想不到这位朱五爷还有这样的历史。

    对比之下,至少自己比人家幸运。

    在这次蒙冤之前,生活还是充满阳光的。

    递给朱五一条毛巾,林慕飞问道:“后来怎么样?你妈怎么处理这事的?你又逃到哪里去?”

    朱五擦下眼泪,稳定一下情绪,合上绿豆眼。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我妈。那次分别,是我最后一次看她。”

    “你接着讲,我想听下去。”

    朱五睁开一双绿豆眼,叹几口气,半晌才继续讲起来。

    朱五逃到外地,先找一份活儿干,给不几个钱,但能活下去。

    过了半年吧,悄悄返回家乡,才知道母亲被抓起来。

    母亲在儿子走后,叫来急救车,把大白鲨送医院抢救,活是活过来,但变成智障了,连自己爹都不认识。

    大白鲨心疼儿子,追究责任。

    母亲把所有的罪揽在自己身上,后以故意伤害罪判刑入狱,判刑十几年。

    朱五打算冒险去探监,一打听,母亲已病死监狱。

    听到这一消息,朱五几乎绝望,还指望着母亲服刑期满,自己好好孝顺,不想竟是这个结果。

    到母亲服刑地再一打听,母亲后事是由他父亲给处理的。

    对于父亲,朱五没有什么好感。

    那时候的父亲,已经有了新家,早忘记他们娘俩。

    要不是有关部门通知,朱五父亲不会想起他们。

    母亲死了,朱五悲痛之余,对于造成母亲悲剧的人,切齿痛恨。

    那父子俩都是大仇人,绝不可放过。

    有仇不报非君子,何况自己不是君子,是个小人。

    有天晚上,大白鲨父亲喝酒回家,在开房门进屋时,被从后边冲上来的朱五打昏,随后被打折双腿。

    这还不算,将其绑到椅子上,蒙上眼睛,堵上嘴巴,又将大白鲨从卧室揪出来,揪到客厅上,将其鸡奸。

    一边干,朱五一边还骂:“你操我妈,我就要操你。像你这种人渣,就是欠操。”

    当父亲的醒来,看不到,能听得到。

    听着儿子被干的叫声,再受着断腿的痛苦,这位局长很快又昏过去。

    朱五发泄完兽欲,为母报完仇,大为惬意,用腿踩着大白鲨的脑袋,狞笑道:“孙子,你现在人脑变成了狗脑袋,也不能当废物啊,也应该自己养活自己才是。爷给你指条明路吧,你可以去卖屁股,肯定比你爹卖屁股生意好。你爹屁股老了,就算洗干净,爷也没兴趣。拜拜吧,孙子。”

    几拳把大白鲨的脸打成猪头,才尽兴而归。

    报复行动到此为止了?没有。

    在朱五看来,造成母亲悲剧的第一个仇人,是那个商店经理,要不是他当年抛弃并辞退了自己母亲,母亲怎么会当鸡?怎么会入狱?怎么会落到那个下场?

    对于如何报复这个家伙,可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