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天若有情后记 > 【天若有情后记】白莉媛的自白(2)
    作者:hyperx2019/03/12字数:7644【第二章】男人听到我有些凄婉的叫疼声,便停手不再虐待那对肥臀,但旋之便有一根粗大的肉茎贴在了我的屁股沟上,那壮硕的龟头正在我的蜜穴与菊蕾之间的肉上摩擦着,接着他俯下身凑到我的耳边,用一种邪恶的语气轻声说道。

    “宝贝老婆,老公要进来咯,你要不要啊。”

    我轻咬着下唇,他那根肉茎像一头没眼睛的虫子,正在我的下体间乱钻乱窜,弄得我下面一阵阵麻痒,小腹间那股肿胀的感觉又起来了,好像有千百只蚂蚁一般在爬着,那种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觉太折磨人了,我甚至感觉自己蜜穴口的那两片肉瓣已经张开了,正在翕动着向外鼓着热气。

    “要吖,老公,你快些进来嘛。”我娇滴滴的喊着,有些不耐烦的摇动着自己的肥白大屁股,不顾脸面说着羞人的话向老公求欢。

    可是这个坏蛋却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只顾着将那根肉茎在我的蜜穴上方磨蹭,偶尔蜻蜓点水般将那个大龟头贴上去磨几下,待我想要摇臀相就的时候,他又恶作剧般将肉茎移开,每一次都让我的蜜穴里分泌出一股液体,渐渐将那两片嫣红的肉瓣沾湿了。

    “老公,不要逗我了,我要你吖。”我忍不住出口求他,下体的麻痒感越来越重,我想要用手去给自己缓解一下,却被他抓住,牢牢的按在了镜子上。

    “你要什么啊,老婆,你不说我怎么好给你。”老公故意装作不知,这个坏蛋,偏偏这个时候来吊老娘的胃口。

    “我要老公的肉棒,老公,快些插进来吧。”我也顾不得再做矜持了,你不是就要我说些下流话儿吗,我就满足你好了,只要你能用阳具为我缓解下下体的麻痒感觉。

    “答错了,这个奖励还是不能给你。”老公得意洋洋的继续挑逗着我,他的行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过我现在顾不得这些,首先得解决我下身的迫切需求,之后再跟他秋后算账。

    我想了想他最近几次爱爱中玩的把戏,心里顿时有数了。我稍微侧了侧身子,像只小狗儿般摇了摇自己的肥白美臀,张开薄薄的小嘴儿,一截鲜红的舌头在两排洁白的牙齿中若隐若现,用一种又甜又糯的嗓子娇声说道。

    “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用你的大鸡巴操老婆好吗?”

    我的声音又酥又麻,简直可以从中挤得出水来,果然收到了奇效。我只觉得下身一紧,那根粗大的肉茎已经贴在了我的蜜穴上,我怎肯放过这个良机,忙撅起自己的肥臀就凑了上去。

    “宝贝老婆,老公的大鸡巴来了。”随着他的一声沉吟,我只觉得那个硕大的龟头以一种坚定的姿态挤进了我的蜜穴,两片已经肿胀多时的肉瓣被一个粗大的棒状物分开,随之整个腔道内部被那件巨大的肉茎所占据,我立马感受到那熟悉的整个人被撑大的感觉。

    我的蜜穴虽然开口处很窄,一旦进入之后里面的腔道弯弯绕绕的,就像九曲回肠般有着大量的肉褶,普通男人的阳具在进入后就会迷失在这迷宫般的肉褶里,被四周的腔肉合力刮擦一番,马上就会败下阵来,乖乖的缴枪放炮,败在我的胯下。

    可是老公的肉茎完全太过庞大了,上面还布满了一圈圈凸起的小肉环,它就像一只长得过于肥胖的肉虫子般,直接将自己的腔道撑到了极限。而且这个年纪的男人每次都特别的硬,随着茎体的每一次深入,我腔道里那引以为傲的肉褶都直接被磨扁,里面那些异常敏感娇嫩的肉芽儿被磨得发出阵阵麻酥酥的电流,由里向外散发,经过小腹传散到全身。

    老公的大肉茎持续的向里推进,有一瞬间我几乎觉得他那根东西的长度是无穷无尽的,但是他每次都要把那根巨物插入我蜜穴深处,抵得我的花心为之绽开,直到顶在我子宫颈口那团柔润滑腻的嫩肉为止。因为那里是他专属的特权禁地,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可以触及我的子宫口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正在乐此不疲的通过对她们的征伐来宣告自己的主权。

    老公并没有慢慢体验我花径内的丝滑温润的意思,而是直截了当的大力抽送着他的巨大肉茎,他的抽插野蛮霸道,毫不讲究技巧花招,完全凭靠自己超人一等的阳具和体力,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征服着我的蜜穴。但我却最喜欢他这种强势的抽插,我的蜜穴渴望着被强壮有力的肉茎刺击,我的腔道欢迎蛮横粗野的肉茎撞击,我的花心期待着长度惊人的肉茎采摘,我要把自己这副淫靡的身子完全奉献给自己身后这个天神般强大的男人,让他主宰我,占有我,爱我……随着老公的活塞动作,我小腹处那股肿胀的气体似乎也在冲击下被电解成了透明液体,像泉泉溪流般从腔道壁上涌出,不断包裹在肉茎上,使得肉茎与腔道的接触更为顺滑。而老公的每一次插入拔出,也带着“噗嗤”、“噗嗤”的声音,好像随着肉茎的插入拔出,腔道里一下子真空了之后,又被肉茎给完全填满,那些透明的液体逐渐从花径里流到肉瓣上,然后又从肉瓣上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时不时还有几滴飞溅在我的小腹上。

    我的身子被老公的肉茎撞击得左右摇晃,只能靠抓住落地镜的两只手来维持平衡,我努力的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风景。

    老公那赤裸的身体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理石雕塑般完美,俊美的脸庞下粗壮的脖子,他的肩膀即宽阔又有力,胸膛上的肌肉高高坟起,铁板一般的小腹上六块腹肌像龟甲般线条分明,整个上半身呈现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肱二头肌高高鼓起的双臂正扶在我的腰间,带动着他深深嵌入我体内的大肉茎抽插着。他面前的我却是一副弱不禁风的媚态,我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呈八字形分开,两瓣丰满肥厚的肥白美臀向后高高撅起,但胸部以上的部分却依然维持上抬着,这种姿势使得我的芊芊细腰从中间向下弯曲,弯出了个浅浅的小凹槽,老公曾多次惊叹我腰部这个小酒窝般凹槽之美,所以每次交欢的时候我都会尽力将她展现出来。

    老公可没考虑到我把自己的腰弯成这样有多费力,他反倒是撩起我的睡衣,双手分别托起我胸前两团雪白的大奶子玩弄着。这两个大奶子是我身上最为自豪的器官之一,十几年前她们已经长得有新鲜的香瓜大小了,这几年经过哺乳和男人的揉捏,体积容量越发的向外扩展,就跟两个小西瓜差不多,沉甸甸的挂在我瘦瘦的上半身,害得我这几年都不敢穿小吊带或者过紧的上衣出门了,否则肯定会引起男人们的围观与追逐。我好几次跟老公撒娇说要去做缩胸手术了,否则没衣服可以穿出门了,老公对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没门”,还恶狠狠的说这对奶子是他和峰儿专属的玩具与食物,包括我在内都没有权利去改变她们,真是个不讲理的小霸王。

    不过老公对我的奶子的迷恋不是毫无理由的,我这两对宝贝儿不单单体积大,而且形状浑圆饱满,毫无大胸女人那种下垂的现象,反倒是逆反地心引力般高高的坚挺翘着。

    由于乳腺脂肪积累丰富的原因,我的奶子的肌肤显得异常的白皙,甚至可以看见乳房内部清晰的毛细血管,老公还开玩笑说我这个奶子叫做“桃乳”,我不满意的回他说人家这里比桃子大多了,他哈哈大笑的说这是因为我的奶子白里透红,就跟刚摘下来的桃子一般,我仔细想了想,还真像这么一回事。

    虽然老公的手掌已经很大了,但也没有办法完全握住我的两对大白奶子,他只能用双手托着,靠着手指的力量搓揉着她们,我那肥腻白嫩的乳肉随着他的五指变幻出各种形状,娇嫩的乳肉被他手指擦过的地方立马浮现出几道浅浅的红痕。

    男人不仅仅满足这些,他还用他的手指捻着我的乳头,如果说我的这对奶子在女人中算是极品的话,那我的乳头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世上罕见。虽然已经奶过两个孩子了,但是乳晕依然很小很浅,颜色是淡淡的嫣红色,两只乳头跟刚上市的加州红提子差不多大小,已经随着我身体的兴奋而鼓胀坚硬起来。最让男人惊讶的是她们都是粉红色的,就像蕊蕊现在这个年龄的颜色一般,从我的身子在十二岁刚开始发育到现在,这么多年来她们除了形状更圆了些外,色泽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变化,见过我身子的男人无不为她们而疯狂。

    可我身后的男人并不会因此怜香惜玉,他的用两根指头夹住我的两只粉红提子,很有技巧的挑逗捏弄着她们,我感觉自己娇嫩的奶子被捏的有点疼,但是那种疼中又带着通电般的快感,一阵阵的向全身扩散开去,我虽然很享受这种快感,但是也忍不住开口讨饶:“老公——吖呀!老公,轻些。你要把我的奶子捏肿了话,以后峰儿可没得吃咯。”

    “没关系,峰儿这么大了,早该给他断奶了,以后就让老公我来承担峰儿的任务吧。”老公嬉皮笑脸的回答,好像他存心想要从儿子口中把他母亲的乳房抢走似的。儿子虽然已经三岁了,但是还是对我的乳房十分迷恋,我也狠不下心来给他断奶,所以一直维持着哺乳的状态,对此老公意见可不小,他的专属玩具要跟另外一个男人分享,这有点让他耿耿于怀,即便这个男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老公手里玩着我的奶子,下身也没有丝毫松懈的保持着抽插的速度,我感觉自己蜜穴里正在不断的流出爱液,老公的肉茎好像又大了几分,那种坚硬如铁的质感是刚走出毛躁青春期的男人特有的,但尚未过于成熟变成老男人似的圆滑。

    他猛烈的撞击把我的身子带动着,不断的摇晃着面前的镜子,镜子中那具雪白的女体浑身散发出妖艳的气息,我如瀑布般的酒红色大波浪长卷发披散着,柳腰一上一下的轻扭,带动着自己的肥白美臀迎合着老公的抽插,花径里中中滋味纷至沓来,一会是麻麻的,一会儿是痒痒的,时不时是混杂着这两种感觉。我只觉得老公的每一下撞击都好像要撞开我的花心,撞入我的子宫,直挺挺的撞在自己的心窝上,自己整个人的心跳都随着他的肉茎不断起伏。我那两只白皙修长的大腿已经稍稍有些弯曲,纤细小腿上面的白肉正在微微颤抖,踩在地毯的白嫩小脚儿也已经踮了起来,完全靠十只趾甲涂成酒红色的脚趾支撑着自己的身子。

    “老公——吖,老公——吖,痒……吖,好痒……吖,老公,使劲点……再使劲一点……哦…哦。”

    “老公…我恨你,我恨死你了……痒死了,痒死了,嗯吖,要痒死了……”

    老公这大肉茎实在太可恶了,越是深入抽插就越是奇痒难忍,如万蚁上身,跗骨之蛆,从蜜穴到花心里一直痒到脊髓里,脑海中每一个神经末梢里,越动越痒,越痒就越想动,如饮鸩止渴一般扭动着自己的肥白美臀,让老公任意玩弄着我晶莹洁白的娇躯。

    “老公,你的大鸡巴好猛吖……嗷……又想要了,继续操我吖,嗯吖……又要出来了。”

    “我不行了,吖,我要到了吖,老公——吖,你再用劲点。”

    我只觉得自己花心内有个小球开始剧烈的跳动,每跳动一次都会带动起其他小球开始跳动,这样子一直连环复制繁衍着,直至最后整个蜜穴内每一块嫩肉都在不住的颤抖着。我拼命的夹紧自己雪白匀称的长腿,用自己的蜜穴牢牢吸住老公的肉茎,很快便如火山爆发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从喉咙里迸发出一阵快慰到极致的呐喊呻吟。

    “老公——嗯吖,老公,好美哦。”

    “呜呜呜,老公…吖……我到了,我要丢了……吖。”泄完身后的我双腿软软的,没有办法继续支撑自己的身子,我向后抓住老公的胳膊,想要他抱我上床休息,可是他却一把抓住我的双腿,将我给抱了起来。

    老公刚才还没有射出来,他的大肉茎依旧神气十足的杵在我的体内。

    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提在了半空中,忙反手用自己雪白细长的胳膊圈住老公粗壮的脖子,回头一看镜子,自己高挑丰腴的身子被老公抱在空中,就像一个女娃娃般娇小,老公的身高足足有185公分左右,再加上他长期坚持锻炼的好身材,提着100斤的我就像我抱着蕊蕊一般轻松。我那两条白皙浑圆的长腿被他左右分开,他抱着我肥腴的大腿根,我的两条大白腿被折迭起来,正好压在自己那对小西瓜般的肥白奶子上,纤细的小腿垂在面前,脚趾头上酒红色的指甲油分外显眼。由于我的两条大腿被分得很开,胯下的那片桃花源就完全暴露无遗的展现在镜子里,肥腻丰厚的大腿根部,竟然是一个高高鼓起的白嫩的小山丘,那白馒头般饱满的小包包附近居然寸草不生,整个阴阜都是光滑白腻的嫩肉,就像刚出生的女娃娃般干净整洁,可是那肥厚嫣红的肉唇,以及当中那条鲜红的小缝,无不向外展示着我的年龄,这种熟透了的女人才有的蜜穴肉色跟白皙无毛的阴阜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但是却令男人垂涎三尺、欲望勃发。每一个见过我身子最隐秘之处的男人都会惊呼,并惊喜他们得到了女人中罕见的白虎,可是他们很快就会为此而苦恼,并一次次的在我的白虎蜜穴下垂头丧气,让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白虎蜜穴是不祥之物。直到我的老公的出现,才让我不再自怨自艾,并且真正尝到了一个女人的幸福和快乐,只有真命天子才能降服白虎,而老公便是我的真命天子。

    而此时,我的白虎蜜穴正被真命天子占据着,一条比我手臂还粗大的肉茎正蛮横的从蜜穴下方插入,粗大的茎身将嫣红肉唇挤到了一边,花径里面的嫩肉也被带出了一层薄膜,老公的肉茎不但粗大壮硕而且还很长,它完全插入并顶到我的花心上的时候,外面还会余着一截手指长短的茎体,露在外面的茎体上血管高高凸起,茎体根部沾满了一圈白白的糊状物,应该是前面那场激情运动残余的印记。

    老公就这样完全依靠双臂的力量拎着我的身子,同时他坚实有力的双臀就像电动马达般上下耸动,带着他的大肉茎持续上上下下操弄着我。由于前一场高潮中我喷出了相当大量的爱液,这回他每一次抽出肉茎的时候,都会在我的腔道内形成一个真空,然后在他猛烈插入后,会带来大量的液体和气体,空气摩擦间会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就像红酒的橡木瓶塞被打开的声音一样。我原本已经在高潮中平息下来的欲望又蠢蠢欲动,小腹下那股熟悉的酸胀感又回来了,嘴里再次发出“嗯嗯吖吖”的呻吟声。

    老公的体力极好,他就这样一边用他的大肉茎操弄着我,一边拎着我在房间里行走着。我浑身肥白软肉在他的撞击下不断的颤动着,就像一只大白鱼般在他的身上跳动,随着他的脚步,我的蜜穴里分泌的爱液不断的飞溅,洒落在屋子的各个角落。由于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我不用担心自己的声音会让孩子或者佣人听到,可以肆无忌惮的任由自己的感受呻吟着。

    “老公——吖,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好热吖——老公。”

    “宝贝,喜欢老公的鸡巴吗,老公操你操得爽不爽。”老公显然对我的呻吟很是受用,一边喘着气一边说。

    “我——才不喜欢呢,老公,你这个坏东西,这么臭的东西,得祸害多少女人啊,哦——又大了……”“宝贝老婆,你天天把老公的臭东西都吸干,老公就没办法去祸害其他女人了,这都不懂吗,笨老婆。”

    “哼,臭老公,你就继续忽悠我吧,你以为你的臭东西是什么神仙宝贝啊,人见人爱。”

    “不是神仙宝贝,老婆你干嘛叫的这么欢呢,你下面的小嘴儿可是对它爱不释口,真真的咬住就不放。”

    “臭老公,就知道欺负我,真是讨厌,讨厌,讨厌死了——吖”

    老公突然提高了抽插的频率,他抱着我走到卧室的飘窗前,把我放在铺着羊毛软垫的窗台上,开始恶狠狠的操干我。我十分配合的分开一对长腿,双膝跪在窗台的羊毛软垫上,将自己那对沉甸甸、颤巍巍的肥白美臀高高撅起,迎接着老公大肉茎的冲击。老公全力冲撞着我的身体,我敞开身心放肆的迎合着,他的大手抓住我胸前那对肥腻柔软的大白瓜,用力搓揉捏弄着,我浑身好像火山爆发般炙热无比,两个大白奶子在老公的玩弄下又麻又疼,只觉得里面丰盛的乳腺细胞正在过着电一般,随后在老公手指的紧捏下,我感觉自己的奶子顶端的一阵巨痒,那两颗嫣红的提子头部张开了一道小缝,两股淡淡的带着奶腥味的乳液从乳头嘴里喷射了出来,打在面前的透明玻璃窗上,渐渐流下了两道白色的液体痕迹。

    我又羞又气,咬着下唇骂着老公:“臭老公,怎么可以这么用力,你看你,都把人家的奶水都挤出来了,这像什么话吖。”

    “乖老婆,我是看你的胸部太大了累赘,帮你减负呢。没关系,回头老公给你补补,奶水多得是,不心疼哈。”老公满不在乎的说着,手里依旧不停的挤压着我的乳头,一股股白白的奶液就这样喷在玻璃窗上,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不可否认,随着这些积蓄已久的奶液的喷出,我胸前那股肿胀的感觉减轻了很多,胸口也不像喂奶前那样闷得慌了。

    “臭老公,臭淫贼,坏东西,就知道变着花样玩人家。”我的脸蛋红得娇艳欲滴,声音媚得要滴水一般,眼神如丝如棉般滑腻,小细腰扭得像麻花般弯曲,大肥白臀转的比轮盘还快。我有意识的收放着小腹,将花径内的嫩肉全部收缩起来,蜜穴内像一只小嘴般咬住老公的大肉茎,老公也毫不示弱,双手将我大腿分开到极限。由于他的身高极高,我的身体完全被他压在了底下,他开始像一台打桩机般向下夯着,大肉茎轰隆轰隆的一杆杆进洞,野蛮凶狠得撞击着我肥白娇弱的身子,撞得我抖抖索索,气喘吁吁,娇嗔怯怯,口中不住的细声求饶。

    “大宝贝,好老婆,今天看你老公不操死你个小骚蹄子。小浪货,大屁股,大美妞。”

    我们的卧室窗户这边是完全镂空的一面墙,一整块齐墙高的大玻璃充当了墙体。此时已经时近早上十年了,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射在屋内,我白皙姣好的肉体在窗台上跪坐着,两条羊脂白玉般的大长腿分得开开的,迎接着身后那个天神般强壮的男人的抽插。老公又粗又长的肉茎不停的从我的肥臀上方砸下来,就像一把大锤子般一下下撞击着我的花心,每一次都深深的陷入我的子宫颈,刺穿着我的花径和内心。我那对硕大肥腻的大白奶子被压得贴在冰凉的玻璃上,粉红提子般大小的乳头上还在喷射着带奶腥味的乳液,顺着玻璃窗沿渐渐流了下来,整个房间内弥漫着奶水、男女交合的淫水以及我身上香气的气味,无比淫靡。

    “好人……老公……我要死了,嗯…吖…忍不住了嘛”

    老公看我差不多快到了的样子,开始使出浑身解数大力开垦,越来越使劲,越来越用力,大肉茎开在蜜穴花径内肆虐横行,蜜穴被开垦得淫水飞溅,白沫横流,水声浪花声一声响过一声,一浪盖过一浪,一波急过一波,大肉茎和蜜穴交合之处已经成了一片泥泞的沼泽地,淫液越泛越大,咕叽咕叽响个不停,渐渐声音连成一片,雄浑激昂起来,“啪啪啪啪”的胯部之间的撞击声击打在我的肥白美臀上,也更显得低沉有力,厚实沉重。

    “吖…吖…吖…要来了!!!哦…哦…哦……要死了!!!噢…噢…噢……”

    我开始翻着白眼,两手都快抠进羊毛软垫的纤维中去,指节泛着白痕,爽得魂飞天外,这么强力迅猛的抽插已经将我的欲望撩拨到极限,厚积薄发,在这一次酣畅淋漓的做爱中终于要汇集前次高潮之力,一次性把这一周来累积的欲望全部爆发出来!

    很快高潮便如一场倾盆大雨般袭来,极致的酥爽入骨髓灵魂般席卷过我的整个身心,酣畅淋漓的快慰带来的是全身的持续不断抽搐痉挛。我白皙肥腴的肉体上掀起一阵阵乳波臀浪,从喉咙里迸发出一阵快慰到极致的呐喊呻吟,简直如母兽一般,下身一股股水雾喷薄而出,雾气弥漫,水花飞溅,潮喷的水柱冲击得老公的大肉茎一阵发麻。只听见他大喘着粗气,死命的夯动了几下大肉茎,每一次都深深的嵌入我的子宫颈,最后一下竟然直接冲破了茎口的肉环,将一个巨大的龟头完全伸入了子宫。然后我只觉得他的茎身瞬间膨胀了数倍,接着像崩开的水龙头般开始喷射,我甚至可以听见一股股力量强大的精液“噗噗噗”的射在我的子宫内壁的声音,就像天宫的仙乐般动听。

    我的四肢以一种极为淫靡的姿势趴在窗台上接受着老公的精华洗礼,脸蛋而贴着光洁明亮玻璃窗,透过400多米高的楼层向下望去,曼哈顿高耸入云的大厦森林在我的身子下方延伸,犹如蚂蚁般的行人在棋盘一般的街道上忙碌着,而我正在这个世界的心脏上方,自由而又幸福的享受着爱人的喷射。

    我雪白修长的四肢抽搐了几下,那对白玉香瓜般的奶子再次喷出几束乳白的奶水,胯下已经肿胀不堪的白桃蜜穴里涌出大量透明蜜液,我浑身乏力像一堆白肉香泥般的倚靠在玻璃窗上,轻吻着玻璃中倒映出高岩英俊的脸庞,喃喃细语道:“我爱你,我的老公。”

    “我爱你,我的石头”

    “我爱你,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