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 >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3)
    作者:色回2019年3月12日字数:6710【挡不住的熟女诱惑】(三)刚刚吃过晚饭,邱鸣筠坐在沙发上看着体育频道的天下足球,徐佳萌想看电视剧,求着他到电脑上去看天下足球,讨价还价中间,徐佳萌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妈妈一般不会背着人接电话,接个电话还要进卧室,肯定是秘密,没准是沉翊菲或者赵立坤的电话,邱鸣筠边想边把电视声音调小了。

    邱鸣筠竖起耳朵听着卧室里的声音,他对自己的听力很自信。

    “喂,翊菲。”

    徐佳萌声音压得很低。

    “…………………………”

    “你小点声,我儿子还在呢。”

    “…………………………”

    “江凌说了,目前他只能争取这么多了,现在能给点就不错了,想要全款根本不可能。”

    “…………………………”

    “嗯,你放心,一有机会我就和他说,争取半年内分几批给你们全部解决。

    不能全部解决,也得解决一大部分。”

    “…………………………”

    “谢什么啊,我不要你的钱。”

    “…………………………”

    “翊菲,今晚江凌不在,可我不能不管鸣筠吧,还是改天吧。”

    “…………………………”

    “我才不去呢……,再胡说不理你了……”

    “…………………………”

    “好啦,不说了,微信聊吧,挂啦。”

    邱鸣筠完全听到了徐佳萌说的话,他在想既然有了照片,检察院又给结了一部分账,现在去找沉翊菲摊牌,她敢不同意吗?无论是妈妈,还是沉翊菲、赵立坤,谁都不敢让爸爸看那些照片,他决定尽快去找沉翊菲。

    徐佳萌从卧室出来就坐到沙发边上聊起了微信,也不看电视剧了。

    没人和邱鸣筠抢电视,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看天下足球了。

    电话里,沉翊菲知道邱江凌不在家,就让徐佳萌去赵立坤公司,徐佳萌很想去,她已经爱上了赵立坤的大鸡巴,甚至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赵立坤了,尽管如此,她还是想保持女人特有的矜持,她可不想让沉翊菲觉得自己是主动投怀送抱的。

    两个人在微信里聊了够一个小时,徐佳萌觉得差不过了,才故作勉强的答应了沉翊菲。

    “鸣筠,你沉阿姨的老公和女儿今天都不在家,她想让妈妈过去和她作伴儿。”

    徐佳萌编了个瞎话。

    “哦,沉阿姨一个人不敢睡?”

    邱鸣筠说。

    “她那个胆子,要是敢睡还会叫妈妈过去吗?”

    “嗯,妈妈,既然沉阿姨要你去,就去吧,不过天儿已经黑了,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沉阿姨开车过来接我。”

    徐佳萌边说边进了卧室。

    坐在梳妆台前,徐佳萌想着一会儿就能和赵立坤在一起,心里充满激动,她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又怕儿子看出异样,就简单的弄了弄头发,补了点腮红,赶紧出了门。

    邱鸣筠看着天下足球,还盘算着目前所有的条件都已经具备,用什么方法搞掂沉翊菲最稳妥,根本没有觉察到徐佳萌的异样。

    万事俱备,只差行动,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

    邱鸣筠就读的大学所在的省会城市有三十多所高校,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城,这些高校要在暑假举办一个赛会制的比赛,赛制2天,算上提前归队训练和准备,起码得一个月。

    他就读大学的校长是个超级球迷,对这项赛事非常重视,要求校队教练和队员都得会回来参赛,还给出了优厚的参赛条件,如果不回去,后果自负。

    邱鸣筠满脑子都是搞掂沉翊菲,根本不想回去,但他是校队绝对主力,肯定得回去,他很清楚,校长这么重视的比赛,倘若不回去,以后会有穿不完的小鞋,再心有不甘也得回去,沉翊菲的事情只好等踢完比赛再说吧。

    回到学校,邱鸣筠马上投入到紧张集训中,训练内容极为严格,每天上午8:——1:3是体能储备和练习基本功,下午2:3——5:是演练技战术和分组对抗,好在训练结束后的时间是自由的,前提是不能饮酒。

    集训的第二天下午,一场分组对抗赛,上半场补时阶段,邱鸣筠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兄弟齐健岷,在高速回追解围的时候,左胳膊重重撞在球门立柱上,大胳膊和小胳膊全部骨折,当下就被送到学校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齐健岷家在省会,队里马上通知了他的家人。

    刚刚办完住院手续,他的妈妈夏美洁就着急忙慌的赶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整只胳膊打满石膏的儿子,她着急的都要哭了,不停的埋怨着儿子为什么不小心,齐健岷倒像没事儿一样,一个劲儿的安慰着妈妈。

    旁边的医生给夏美洁详细的介绍了病情,说情况并不严重,一个月就能康复,知道儿子并无大碍后,她满是紧张与害怕的脸才恢复正常。

    领队和教练又不停的说好话安慰着,保证一切费用学校全部负责,她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知道踢球可能受伤,也没怎么计较。

    领队和教练做好了夏美洁的工作,又叮嘱医生和护士一定要照顾好齐健岷,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带着几个学生回去了。

    邱鸣筠没有跟着回去,齐健岷是他的好兄弟,他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

    其实邱鸣筠留下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痴迷熟女的他已经迷上了夏美洁。

    夏美洁是个很有韵味的女人,俏丽的脸蛋儿充满妩媚,水汪汪的眼睛有种说不出的含情脉脉,嘴角微微向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栗色的头发盘着梅花结,端庄又不失活泼,将近1米7的个子丰盈高挑,配上一袭浅黄色碎花旗袍裙,很好的凸显出饱满的胸部和挺翘的臀部,裙摆开到大腿下段,修长的美腿穿着诱人的黑色暗纹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鱼嘴露后跟高跟鞋,露出被黑丝包裹的后跟和脚趾。

    这样充满魅惑的美熟女,对于有强烈熟女情结的邱鸣筠,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

    从夏美洁一进病房,邱鸣筠就被她深深吸引,眼睛一直在她身上,一刻也没有离开,尤其她是情绪平复下来之后,坐在齐健岷身边,用手抚摸着儿子的额头,那种母性的慈爱和恬静更让人着迷。

    他又非常清楚,这是他好兄弟的妈妈,他就是再喜欢再着迷,也不敢往多想,他很矛盾,有点不知所措。

    之前他满脑子都是沉翊菲,毕竟是报复的成分居多,而面对夏美洁则完全是没道理的喜欢。

    “妈,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好兄弟,邱鸣筠,我们都叫他小筠,你也这样叫他吧。”

    齐健岷说道。

    齐健岷的话一下子把邱鸣筠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赶紧笑着说:“阿姨好!”

    “嗯,小筠,你好,阿姨姓夏,叫夏美洁,谢谢你这么照顾岷岷。”

    夏美洁对邱鸣筠很感激。

    “阿姨,您别这么说,我和岷岷这么好的关系,这还不是应该的。再说,校队里也就我俩是一个系一个班的,我不照顾他谁照顾他?阿姨,您放心,他住院这段时间,只要球队没有训练,我都会来医院的。”

    邱鸣筠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就是想讨好夏美洁。

    邱鸣筠的表态让夏美洁很不好意思,赶紧说:“小筠,你能这么对岷岷,阿姨谢谢你了。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辛苦,他又没什么大碍,有空过来看看他就行了,没必要天天来。”齐健岷也跟着妈妈帮腔:“就是,小筠,我也就是个养伤,就咱这身体,几天就好了,你不用那么上心。”

    邱鸣筠当然不会同意:“阿姨,岷岷,现在放假,除了训练,我也没事儿,还不如来这儿陪陪好兄弟。”

    “真的不用了。”

    夏美洁还在劝。

    齐健岷准备开口,邱鸣筠马上坚定地说道:“好了,阿姨,岷岷,就这么定了,照顾岷岷我是一定要来的。”

    邱鸣筠坚决的表态让夏美洁很欣慰儿子能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却不知儿子的好兄弟真正在意的其实是她。

    “小筠,你能这样对我,兄弟真的很感动,但我这里确实不需要你多过来……”

    齐健岷话没说完,邱鸣筠打断:“岷岷,我刚才不都说了吗,你怎么还磨叽?再这样我生气了。”

    “小筠,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把话说完。”

    齐健岷赶紧解释。

    “什么意思,你说吧。”

    “我的意思是我这里不用你多过来,我伤的不重,能照顾自己。主要是我家里开了一个小饭馆,除了厨子就我和妈妈两个人忙乎,现在我受伤住院,妈妈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雇个人时间太短,也不值得,我想让你这段时间去饭店帮帮忙,工资待遇什么的你尽管提,等过了这段我康复了就能回去了。”

    “岷岷,人家小筠是你同学,你怎么能让人家干服务员呢?反正你住院时间也不长,妈妈辛苦点也没什么,饭点前后多花点钱雇个钟点工就行,怎么能让小筠干这个呢?”

    夏美洁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反对。

    邱鸣筠本来就想和夏美洁在一起,齐健岷的话对于他来说无异于瞌睡给个枕头,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阿姨,雇什么钟点工啊,岷岷是我兄弟,我去帮忙还不是理所应当的。”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干服务员呢?”

    夏美洁还是不同意。

    “妈妈,你没见小筠态度那么坚决,一定要来医院照顾我,其实来医院也没什么事儿,饭店那里又缺人手,就让小筠去吧,你不让他去,他天天来了医院也是耗着也没事儿干。”

    邱鸣筠跟着帮腔:“是啊,阿姨,反正您不让我去饭店,我就来医院,你再雇钟点工,除了花钱还浪费我这个壮劳力。”

    “岷岷,你说的妈妈也知道,但咱们怎么能让你同学去做服务员呢?这也太……”

    “阿姨,我愿意,做服务员怎么了?好多大人物不都是从服务业干起的?我在您饭店做服务员,等于提前了解社会、体验社会,对我以后的成长会大有帮助的。”

    “这孩子,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夏美洁顿了顿,又说:“小筠,阿姨问你,你真愿意去?”

    “愿意。”

    邱鸣筠说的很坚决。

    “饭店的服务员可不比学生,迎来送往,端盘子送水,活又苦又累,还要被人说被人骂,说完骂完还得满脸陪笑和人赔不是,碰到喝大酒不走的还得等人家走了再打烊,这些你都能受得了?”

    夏美洁想吓跑邱鸣筠。

    邱鸣筠此时正痴迷者夏美洁,对她的话照单全收:“阿姨,我都说了,我要提前了解社会、体验社会,连这点苦累和委屈都受不了,还能叫了解体验吗?”

    “哎,这孩子,真拿你没办法,你要是真想去,明天就上班儿吧。不过阿姨可和你说好了,去了饭店,咱们可不是阿姨和儿子同学的关系了,可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你干的好了自然奖励,干不好挨骂挨罚你也得认,你受不了不干了,可不能记恨岷岷和阿姨。”

    夏美洁还想最后吓唬一下邱鸣筠。

    “知道了,阿姨,哦不,应该是,知道了,老板娘。”

    邱鸣筠赶紧表态。

    “小筠,既然你这么说,那你明天就上班儿吧,上午时间是11点到1点半,下午是5点到晚上9点半,工资每天12元,去几天给几天的工资,没问题吧。”

    “没问题,阿姨。”

    邱鸣筠不想要工资,又怕张口提这件事夏美洁不同意还得掰扯半天,索性直接答应。

    “小筠,我住院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齐健岷对邱鸣筠充满感激。

    “岷岷,你放心好了。”

    邱鸣筠再次拍着胸脯保证道。

    夏美洁抬眼看了下墙上的表,已经6点了,她说:“岷岷,小筠,我先回饭店安顿安顿,顺便给你们带点饭,一会儿我再过来,饭店那里今天让我朋友过去替替我。”

    “妈妈,不用了,我没事儿,你去饭店忙吧,都是些老主顾,你不在全留给外人也不行,万一有点什么连个主事儿的也没有,一会儿让小筠去食堂买回来就行。”

    齐健岷不想让妈妈来回跑。

    “食堂的饭哪有咱家的饭可口?还是我去取吧。”

    夏美洁执意要带饭。

    “阿姨,这样吧,医院这边有我呢,您管饭店那边就行了。我现在和您一起回去给岷岷带饭。”

    邱鸣筠提议道。

    “就是,妈妈,让小筠给我带饭,你还是管饭店吧。”

    齐健岷也赞同。

    “那好吧,小筠,咱们现在就走吧。饭店也不远,有个1多分钟就到了。”

    一路上,邱鸣筠讨好夏美洁,使出浑身解数逗她开心,他也确实有语言天分,夏美洁被逗得笑声不断。

    十多分钟后,他们到了饭店。

    饭店的名字叫滨苑餐馆,是一个中档楼盘滨苑小区南面的临界门面房,差不多有6多平米,摆了8张小桌子,是个典型的小饭店。

    饭店买卖还不错,还不到6点半,就坐了4桌客人。

    “小筠,你先坐会儿,我去厨房看看打包的饭菜准备好了没有。”

    夏美洁刚进厨房,一个女服务员端着一个两盘菜从厨房里出来。

    “岚姐,你怎么在这里?”

    邱鸣筠很是惊奇,没想到在夏美洁这里居然能碰到熟人。

    “小筠?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来吃饭的?”

    岚姐也很好奇。“这是我同学家里开的饭店,他今天踢球受伤住院了,我过来给他带饭。岚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邱鸣筠问道。

    “我和这里的老板娘以前是同事,以前都是纺织厂的,处的挺好,后来单位倒闭了,都出来干了别的。她今天下午和我说儿子胳膊受伤住院饭店缺人手,叫我过来帮帮忙,这不现在学校也没开学,便利店也没什么买卖,就过来帮忙了。”

    岚姐边说边给两个桌子上了菜。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没想到岚姐和阿姨以前居然是的同事。”

    邱鸣筠觉得真不可思议。

    夏美洁拿着打包的饭菜出来看见两人在说话,也是满脸疑惑的问:“小筠,岚岚,你们俩认识?”

    “美洁,我的便利店就在小筠他们宿舍楼。”

    岚姐解释道。

    “怪不得你们认识,真是太巧了。”

    夏美洁笑着说。

    “美洁,其实我们不光认识,小筠还是我的大恩人呢。”

    “大恩人?”

    夏美洁一脸疑惑。

    “美洁,我前些年腿脚不利索,可着北京、上海的大医院都去了,都查不出病根治不了,大夫们都说以后离不开轮椅了。最严重的时候就是小筠进校那会儿,拄着拐杖走路都费劲。小筠入校后经常去我那里买东西,一来二去也就算认识了。这不有一回他又去我店里买东西,看见我拄着拐杖吃力的练走路,就和我说他有个亲戚是个中医,在**县里开了一家中医院,挺有名的,全国各地的病人都去,治愈率差不多有七、八成,听说也治愈过走不了路的,建议我不行去他亲戚那里看看,没准儿还有希望呢。”

    “你们去了?”

    “我们家开始还挺犹豫,想着北京、上海那么多大医院都跑遍了也治不了,病根都查不出来,一个小地方的中医院还能治?都不太相信,不过就我当时那种情况,也实在没办法了,想着与其将来坐轮椅还不如去碰碰运气,没准儿还真能有结果。”

    岚姐顿了顿,继续说道:“然后就让小筠给联系了一下,我们就去了。去了之后,美洁,你猜怎么着?”

    岚姐故意卖了个关子。

    “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还能怎么着?好了呗。”

    “太神奇了,去了之后大夫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直接号脉,然后开单子让我们抓药,说可能费点事儿,得半年才能站起来,到时站不起来,1倍退款。我们当时一听,半年就能站起来,这也太神奇了。我们就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情抓了药,喝了4个疗程,可以说一个疗程比一个疗程感觉好,喝到第五个月,完全好了,你说神不神?”

    岚姐说的眉飞色舞。

    “岚岚,知道了,看你说的天花烂坠的。”

    夏美洁笑着说。

    “呵呵,这种好事儿当然的宣传啊。”

    岚姐还在自鸣得意。

    “你就别臭美了。我和你说个事儿,这不岷岷住院了,这段时间小筠过来给我帮忙,明天正式上班儿。你要是有事儿就忙你的,不忙,也过来吧,每天管你两顿饭。”

    “就管两顿饭?”

    岚姐笑着问。

    “是啊,还让我给你发工钱啊?”

    夏美洁反问道。

    “小筠呢?也管饭,不发钱?”

    “小筠既管饭,又发工资。”

    夏美洁笑着说。

    “切,工资都没有,才不过来帮你呢?”

    岚姐佯装生气。

    “呵呵,看你小气的,我是那种人吗?逗逗你,还生气了?”

    夏美洁推了推岚姐。

    看着夏美洁和岚姐斗嘴,邱鸣筠笑着从夏美洁手中接过打包饭菜:“阿姨,岚姐,你们先忙,我先回医院给岷岷送饭去了。”

    “嗯,好的。小筠,一共两份,你和岷岷各一份儿,底子有点烫,拿的时候小心点。”

    夏美洁吩咐道。

    “好的,阿姨,岚姐,我先走了。”

    “嗯,小筠,慢走。”

    岚姐和邱鸣筠摆摆手。

    “慢走啊!”

    夏美洁也和邱鸣筠摆了摆手。

    走在回医院的路上,有一个疑问始终萦绕在邱鸣筠的心头:怎么一直没见到齐健岷的父亲,医院没去,也不在饭店,而且齐健岷和夏美洁谁都不提,难道他是单亲家庭,他父母是离婚了?还是有其他的事情?还是待会儿一问究竟吧,实在不行就问问岚姐。

    病房里,邱鸣筠和齐健岷有说有笑地吃着盒饭。

    邱鸣筠瞅准时机,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岷岷,怎么你受伤了,就见阿姨忙前忙后的,也没见叔叔过来,是不是有事儿啊?”

    齐健岷叹了口气,说:“小筠,我早就没爸了。”

    果然是单亲家庭,邱鸣筠猜中了,他不好意思地说:“岷岷,不好意思啊,我这没心没肺的,问了不该问的。”

    “兄弟,其实也没什么,都这么多年了,也不怕你知道。我爸不是个好东西,除了长得好,一点优点也没有,喝酒、赌钱,还经常打我妈,1年前,那会儿我刚9岁,他赌钱欠了一大笔钱,为了还债,他被一个富婆给包了,抛弃了我和我妈。当时我妈刚刚从纺织厂下岗,家里的钱都被我爸拿去还赌债了,我上学连学费都交不起,对于我妈来说,简直天塌下了。我妈没办法,为了生存,嫁了一个没儿没女死了老伴的老头,这老头比我妈大4多岁。好在这老头人还挺好,对我妈对我都挺好的,5年前老头得病去世,他名下一套14平米的三居室和一套6平米门面房留给了我妈。那套门面就是你今天去的饭店滨苑餐馆,老头去世那年正好房租到期,我妈想找点事儿做,就开了饭店,三居室就在滨苑小区。兄弟,这些年我妈过得真坎坷,我是真拿你当兄弟才和你说的。”

    “岷岷,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守口如瓶。”

    真的还有其他的故事,邱鸣筠没想到夏美洁和齐健岷居然过得这么坎坷。

    “小筠,其实我倒不太在乎这事儿怕不怕别人知道,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妈妈能找到一个疼她爱她的人,让她有个依靠。”

    “给阿姨找个伴儿?”

    “是的。”

    “那在乎年龄吗?比方说比阿姨大很多,或者小很多?”

    邱鸣筠试探道。

    “最好是年龄相彷,大很多的就不考虑了,上一个老头比她大4多岁,倒是很呵护她,可是没几年人都没了。”

    “那这么说小很多的是可以接受的?”

    邱鸣筠继续问道。

    “小很多如果是真心对妈妈好,其实我也能接受,不过最好是年纪相彷的。”

    齐健岷回到道。

    “哦,希望阿姨能够如愿,找到一个可以依附终生的伴侣。”

    邱鸣筠貌似真诚的祝福道,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