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格罗变身记 > 【格罗变身记】(1)
    【格罗变身记】(1)作者:哲学寺矢2019/3/12字数:6424刺冷的寒风把我冷醒过来,看了四周,旁边是散发臭味的垃圾堆,路灯开了说明过了六点,我想了想,好像是五点来倒垃圾,然后---是被什么砸到了,昏迷过去,赶紧摸了摸头,看起来没出血,伤痕,希望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还是赶快回家吧,妈妈一定等急了,要说什么了。

    进了门,门声预示着妈妈来人是谁。

    “小弘,你去哪里玩了,这么久才回来。”

    妈妈担心的说着并走了过来,“是……因为...。”

    为了不被担心该说些什么借口呢,突然脑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接着两眼一黑,倒了下去,最后听到妈妈急切的呼喊。

    而是一间破旧的房间,从装饰来看是女孩子风格,总之,先出去这里,穿过走廊,下了楼梯,发现这里尽管废弃很久,但还是不失为一座西式豪宅,隐隐约约伴随着阴森,来到门口,刚开门,踏了出去,踏空了,果然是梦,一边欣慰的想着,当与地面接触,传来疼痛提醒着我,呃,嵴椎骨要断了,好想睡觉,妈妈,该回去了吗?教堂的钟声?当我起床时响了起来,这时一位修女服少女进门走了过来。

    [身体还好吗?]扎在一旁的金发辫子停靠那丰满的胸部,一脸纯真可爱的脸蛋,关慰我。

    [现在没事了,谢谢姐姐,我这是在哪里?][可以我叫弥娅卡,你呢,你现在在维罗镇的教堂,看你不像这里的人,怎么会晕倒在郊外。

    ](看来这里远离我所在的地方,说也奇怪,明明是未知的语言,居然能听懂并且对答。)[我是从切斯来的冒险者,不小心迷路了。

    ](头脑是似乎涌入一些回忆片断,一个位于西边的魔法大国切斯,在山谷里有一名少年,名叫乌鲁卡在完成什么仪式,接着山谷崩塌,看来是他召唤了我,为什么了呢。)[那个拥有上古魔法国家切斯,那你一定很厉害。

    ][我叫乌鲁卡,要是那么厉害,也不会倒在那了。

    ]我苦笑着说道[一定饿了吧,拿去吃吧。

    ]弥娅卡拿着块面包递给我。

    [谢谢]吃着面包,来到异世界,有人照顾,让我想起了妈妈。

    在这个维罗镇的几天里,大概理解这是一个类似拥有魔法的中世纪时代,伴随着突变的魔物,精灵之外的人外种族,位于北方大陆的科浮岛上的维罗镇传闻着某位女神遗留的圣物,吸引各族冒险者来到这里,交织文明使这里贸易繁华,但治安也成了问题,发生人贩拐卖事件,黑市不乏精灵等少见种族。

    [乌鲁卡,开饭了。

    ]弥亚卡声音从楼下传来。

    弥娅卡是由己逝的老神父带大的,现在独自在这间教堂里呆了二十年,从未出去过,因此她问起一些冒险故事,我只能从一千零一夜,安徒生童话之类说起,为些她还挺感动的,渐渐熟悉起来。

    我放下扫帚,在洗手时想起刚才,今天是大扫除日,清理过程,发现一个奇怪的石头,黑漆漆的表面刻着奇怪纹印,当我拿起来时,它像是激活了,石头上的纹印转移到我手上,接着消失了,不知道会怎样?桌上摆着民众菜谱常见的棒面包,野菜汤,毕竟这里收入有限,心里想出去找活干,来改善伙食。

    [乌鲁卡,继续讲阿里巴巴的故事好吗?]弥娅卡一眼渴望的看着我,让我有些害羞,接着思索一会,敍敍说道。

    夜里,望了手上出次出现的纹印,它指引我来到教堂隐藏的地下室,走过只容下一个人的过道,眼前是一个仪式现场,纹印驱使我走进圆阵,接着地面裂开,伸出的触手将我四肢抓住,动弹不得。

    可恶,身体动不了,想挣脱还…不会吧,从触手喷出的溶液把我身上的衣服溶解,不是应该对魔法少女吗,我去,想起看魔法少女本子喜闻乐见的情节,现在,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看来顾不得脸面了,还是喊救命为好。

    救命…还没喊出几下,就被粗壮的触手给插进嘴里,唔…嘴里的异物,想把它咬掉看起来想不通,呃,舌头被吸盘吸附着,吧滋,吧滋,好恶啊,触手开始抽出抽进,混…蛋,很难…受的,滋,滋,口水也不免流了出了,触手喷出的不明液体,也只能喝下去,咕,咕,喉咙发出喝液体的声音,味道有些苦。

    快出去吧,触手,像是吃了春药,肉棒渐渐抬了头,与触手对视,好讨厌,勃起了,我可没有这种性趣。

    啊!触手像飞机杯一样吞进肉棒,不同于冷,有些温暖的触手包围肉棒套弄,嘴上也无停下,一边口爆一边吞噬。

    唔…吓吓,能不能…温柔点,当它停下来时,还以为它软了,结果…淦,它,它…它伸出触手顶到屁股,等等,不妙,大哥,我舔行了吧,别对屁股出手,触手像是听懂了,从屁股收了回去,好吧,我想想AV女优怎么囗咬的。

    嗞,像是吃冰棍一样含住触手,头慢慢活动起来,舌头细细舔着。

    唔…吧嗞…嗞…口中的触手突然开始加速,它该不会要射精吧!不出所料,呕,一口气喝饮料的吞进去。

    嘴里呛了,咳嗽了几下,抹了嘴角,还是白色液体呢…好痛,好痛,疼的哭了起来,触手一不留神的顶了进去,你妈的,为什么不进信用,疼痛的感觉从屁眼传来,面对不速之客,很想把它挤出去。

    快…出…去啊…拜托了,屈辱的低下头,请求着,好羞耻,被触手爆了菊花,触手不为所动的抽插,呃…前列腺开启的肉棒开关使它充血,痛苦伴随一丝快感。

    触手又插进口中,现在无力的被全身包围,触手向口里,肉棒,屁眼射精…肚子一下接受液体,好胀…唔…我也要射了…射了…好累,睡觉了…随后触手把乌鲁卡包成蛋状。

    过来一天时间。

    触手从乌鲁卡身上收了回去,过程中,无意顶到屁股。

    好疼,一声女声从嘴里传了出来,屁股好疼,可恶的触手怪,以后一定把你煮了吃,呸呸呸,应该直接烧了才是,一想起来口里的液体,但是我怎么变声,勉强站起来,身体还是很矮,但头发长到脖子,胸部微微突起,发出的清脆女音,重要的是鸡鸡不见了,该怎么办,该出去吗。

    弥娅卡会怎么看呢,去找弥娅卡帮忙吗,现在只能这样了,明明…往回走到出口,出去却是一片森林,怎么可能,之前只有这一条来回通道的,现在出去好像很危险,想起弥娅卡还是要回去见一面,这片森林的树异常粗状,比一般还要高大,走了半天现在口好渴,有些恼气随手把石头扔过去树丛,好像听到掉进水里的声音,还伴随一声火气,那个兔崽子,在我尿尿偷袭我。从丛林走了一位佣兵打扮的中年大叔生气走了过来。

    不好,快跑,不过身体却没有什么体力了,[小丫头,怎么不穿衣服,乱跑,还随地乱扔东西,看来要好好调教。

    ]跑了一会,还是逃不掉吗,被像小兔子一样抱进怀里。

    [叫什么名字,小丫头,]佣兵大叔对着耳朵说着。

    耳朵好痒。

    呸,我向佣兵吐了口水。

    [看来是个野丫头,得管教管教。

    ]佣兵大叔坐了下去,把我平躺在大腿,唔,微微突起的胸部挤压着,啪,啪,啪。

    屁股传来疼痛,光滑雪白的屁股上印着红印。

    这王八蛋还来真的,忍住,不能投降。

    [小屁孩,有骨气,看看这个。

    ]佣兵大叔突然俯下身舔了屁股,疼痛过后传来的清凉感,使我发出声音。

    [嘿嘿,在让你瞧瞧。

    ]突然舌头滑进屁眼。

    呀,这时屁屁有些紧张的收缩。

    [不要,好恶心。

    ][怕了呀,要乖乖认错才行哦。

    ]佣兵大叔故意要㖭了几下。

    [知道、知道了,对、对不起。

    ][叫啥名字,]说完,又摸了下屁股。

    [乌鲁卡][不好听的名字,叔叔帮你起个好听的名字,叫莉莉卡,怎样?

    ][好的…][莉莉卡,肚子一定饿了,来吃根肉棒填饱肚子。

    ]佣兵大叔脱了裤子,露出黑粗肉棒来到嘴边。

    呕,有些天没洗澡的肉棒,散发臭味,不得把脸转到一边。

    佣兵不满的用脚突然踢了下肚子。

    好痛好痛,身体不免的卷在一旁,接着把我头拉到肉棒旁边。

    恨了口气,无奈伸出舌头㖭了马眼,舌头拔了包皮,清洗圬垢,渐渐马眼分泌了精液,开始吞了肉棒,阴毛摩擦着鼻子,鼻子一酸。

    好讨厌,突然好想哭,穿越来到这里,明明遇到弥娅卡,现在好狼狈,不如死了算。

    [莉莉…卡…],佣兵脑里想起小时候,被领主夺去的妹妹。

    准备咬下去时,只听到佣兵惨叫,抬头一看,佣兵被一箭刺穿了喉咙,然后倒了下去,看到后面是一名手持弓的少女,不过尖耳朵特征预示她是精灵族。

    [有不有受伤,别害怕,姐姐现在带你回家。

    ]精灵少女把身上的披风盖在我身上,并向我施放治愈魔法,身体渐渐好了很多。

    [谢谢]哇…我哭了起来。

    少女抱住了我,当靠怀里感觉很温馨。

    [姐姐,你可以收留我吗,我回不了家了。

    ]沉静了一会…[好,我们回家。

    ]塞西丁森林,生活着精灵这一古老种族,让奴隶贩子盯住这里,常有佣兵出没,不过精灵设下结界,普通人进不去生活区。

    过入生活区,路上有精灵族人注意到精灵少女旁边的乌鲁卡,在悄悄讨论着什么。

    诺莉丝姐姐,我不安的拉了拉精灵少女的衣服,诺莉丝摇了摇头后向我微笑。

    到家了,不知年份的树屋里面也只容下两人生活的样子,基本用来睡觉休息也足够。

    [诺莉丝姐姐,你一个人住吗?][是的,从小一个人生活。

    ]诺莉丝很平静地说着。

    我这下也不知说什么,只得另寻话题。

    [你一定饿了吧?乌鲁卡]当我寻找话题时,没想到诺莉丝却开口说道,确实经历之前不好的遭遇,早已经饥肠辘辘,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给,诺莉丝从篮子拿来果子过来,这个类似苹果的果子吃起来,却很管饱,诺莉丝又从箱里拿出一件衣裳。

    [这是我小时候的衣服,看看合不合身。

    ]接过来,是一件树叶材织编成的衣裙,想想第一次穿衣裙,有些害羞,不过现在几乎赤身裸体的样子,也只能穿下去,诺莉丝知趣的回避,穿衣服过程中,呼,突然发觉没有内裤!望了诺莉丝的裙下,好像她也没有,感觉有些邪念,不行,摇了摇头,不能对诺莉丝姐姐起邪念。

    [还,挺可爱嘛。

    不过头发乱糟糟,我帮你梳吧。

    ]诺莉丝看着我穿完后称赞我,自己摸了头发后,感觉像交错的织线球,我可不会打理,还是走过去求教,诺莉丝拿起木梳和水盆,帮我梳洗,扎成双马尾。

    我静静享受这一丝温暖,妈妈,我想妈妈了,好困…妈妈…诺莉丝抱着乌鲁卡,沉默不语,这就是亲情吗,感觉想有了个妹妹一样。

    [可怜的孩子,似乎在她身上看到儿时弱小的自己,感到亲切,抱着乌鲁卡往树床放了下去,刚想走开,乌鲁卡抱着手不放,说着妈妈之类的,好像走不开呢,诺莉丝躺了下去,乌鲁卡不依不饶的靠近诺莉丝的胸里。

    这…诺莉丝感到有些难为情,但又想起受伤的小鹿躺在母鹿怀里,是不是还要喂那个呢?诺莉丝脸红着,妈妈,少女突然感到胸前湿润,被乌鲁卡咬了一下。

    看到乌鲁卡的泪痕,诺莉丝思索后,脱了上半身,把乳房放进乌鲁卡的嘴里。唔,乳房被乌鲁卡吸吮着,好奇怪的感觉,乌鲁卡对着乳啼吸吮着,接着一咬,好痛,有些出血了,舌头在乳房转了几圈,印着微小的刻印后,接着消失了。

    诺莉丝感到不适后晕了过去,留下乌鲁卡继续吸吮着。

    乌鲁卡渐渐醒了过去,看到诺莉丝胸前的齿痕和口水,难道是我吗,怎么会这样?乌鲁卡呆立在一旁。

    嘿嘿,味道不错喔,乌鲁卡脑里传来嘶哑的声音,你是谁?是你干的吗?我只是古老的遗民,被你唤醒了我。

    那你想干嘛?我需要欲望来解放我的封印,好出来,你能帮我吗,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做这种事,我办不到,请离开,另找他人。

    可惜,离不开了,除非你帮我解开,否则一直待在你着。

    只要你不对别人出手,爱待着就待着。

    好说,靠你也行。

    怎么说?你自己自慰,发出欲望。

    让我自慰…如果不行,这个少女可以替代嘛。

    不可以,对诺莉丝出手。

    看起来,它拥有着魔力控制我,没办法了…我穿下裙子,头一次仔细观察下面,以前熟悉的小弟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发育好的小穴,用手轻轻一碰,嘶,是这样的感觉吗,回想本子里女主自慰,用手摩擦着,渐渐传来异样感,和打飞机相似又不同的愉悦…可以了吧,乌鲁卡停了下来。

    还差点,让我帮你吧!晕在一旁的诺莉丝,被操控的站了起来,双手把衣服脱了下来,这下一丝不挂的展现出来。

    看着诺莉丝的玉体靠近,乌鲁卡躲闪不掉,两个人靠在一起,诺莉丝姐姐…嘴上传来湿润,只不过,现在是嘴唇。

    唔…啾…口中两条丁香小舌互相追逐着,哈,两手不自觉的抱住对方,各自的阴唇也互相亲吻着。

    好奇怪,又好快乐。

    诺莉丝挣开眼睛后,看到乌鲁卡和自己舌吻,还有下面摩擦的阴唇,小穴开始湿润起来,脑里放纵着欢乐之音,无法冷静,啾…没办法了…只能继续下去。

    诺莉丝姐姐,我不行了…乌鲁卡…两个少女交织一起高潮着,小穴互喷进对方深处。

    结束了呢,嘶哑的声音传来满足感后隐藏。

    啪。

    诺莉丝姐姐,我…诺莉丝穿好衣服离开,不等我解释,打了一巴掌后离开了。

    完蛋了,躺着,不知道该干嘛,我,,,应该离开这里吧,找回去的路,不想遇到这些麻烦事,抱歉了,诺莉丝姐姐,我想,最好离开你,这样就不会把你卷进来了。

    逃离,乌鲁卡走了半天,离开树屋后,却迷路了,没有指引,像无头苍蝇乱转。

    好渴,水在哪里。

    那里好像有条小溪,过去看看,好像听到女孩子的声音还有男人,跑了过去,不会吧,诺莉丝姐姐被一名黑袍男人打伤在地。

    本来想喝口水,没想到遇到美女在洗澡,真是有眼福,但是你出手伤人就无礼呢。

    黑衣男说道。

    诺莉丝姐姐,你没事吧,乌鲁卡走了过去慰问。

    你怎么来了,现在这里情况不妙,你还是走吧。

    看着诺莉丝姐姐不顾前嫌,我下定心保护她。

    诺莉丝姐姐,抱歉,之前是因为我被控制了,不管你信不信,现在我要保护你。

    乌鲁卡…有意思,看来姐妹闹矛盾了,就让我帮你们复合,黑衣男向我们施了一个魔法。

    两个人彼此迭加一块。

    可恶,要是这一套。

    诺莉丝脸红着转了过去。

    黑衣男走过来。

    不错,姐妹小穴,我就收下了,黑衣男脱下裤子,露出不同常人多出的两根肉棒插了进去。

    啊,好痛,诺莉丝对于异物初到,不免感到疼痛。

    尽管之前乌鲁卡感受过,但还是有些疼痛。

    停下来,快停下来,诺莉丝,哭着说。

    放开诺莉丝姐姐,让我来就好了,黑衣男摇头,要雨露均沾,不能独自享用,说罢,还挺了下。

    抱歉,我没能帮上忙,乌鲁卡失落的说着。

    没…事,要不是我自己跑出来,也不会遇上这事,是我自作自受。

    诺莉丝姐姐,我们好像家人呢。

    是呢,家人。

    你们别忘了我呀,黑衣男打趣道。

    这是合好的礼物,收下吧。

    滚烫的精液射进两个小穴里。

    (未完待续)